-

此時,雲曦也是看到了雲啟陽到來,她和江玄對望一眼,緩緩走到雲崖穀門口。

“爹。”

雲曦出聲。

“你先到雲崖穀外等著我,我有話要和江玄單獨說。”

雲啟陽說著,語氣帶著一份不容違抗的威嚴。

“爹,你不要怪江玄。”

雲曦似乎看到了雲啟陽眼眸中的冷意,她還真怕雲啟陽會怪罪江玄大鬨婚禮的事。

“雲曦,你去外麵吧,放心,不會有事的。”

江玄對著雲曦輕輕一笑。

“好吧。”

雲曦見此,也是點了點頭。

而等到雲曦走開,雲啟陽陡然釋放一股恐怖無比,宛若大山般的沉重的氣勢,他看向了前方的江玄,冷冷道:“你可知罪?”

此時雲啟陽突然釋放氣息,讓得江玄隻覺得背後宛若馱扶著一座大山一般。

這一切,讓得江玄就出了一絲絲的冷汗,但他依舊死死咬著牙,目光帶著一份不卑不亢,直視雲啟陽,道:“我何罪之有?”

“何罪之有?”

雲啟陽目露一絲冷意,隨即道:“如今整個北部疆域,誰不知道我小女雲曦的心上人,是你小子,而且,你在我劍鳴府風雲台上大開殺戒,讓我劍鳴府和靈丹閣,都是顏麵掃地,還有雲曦她的婚禮,被你這麼一鬨,難道你讓她以後還有何顏麵去見人?”

“我會迎娶雲曦的。”

江玄一字一句道。

“哼,你有什麼資格來娶?”

雲啟陽冷喝道,隨即不等江玄說話,他又繼續說道:“我當天既然讓你帶走雲曦,我想我的意思你也瞭解,你可以娶雲曦,但必須是要有條件的!”

“條件?

什麼條件?”

江玄神色一愣,怎麼突然間這雲啟陽又這麼突然好說話了?

莫非其中有詐?

“那就是你必須讓全天下的人知道,你江玄,能夠配得上我小女兒雲曦!”

雲啟陽冷冷開口,語氣冇有絲毫商量的餘地。

“爹,我不管江玄有什麼身份,有什麼地位,我隻要和他在一起。”

突然,雲曦從雲崖穀外又走了進來,顯然,她一直冇走,而是在一旁偷聽,此時看到雲啟陽如此為難江玄,她頓時忍不住衝了過來。

“雲曦,這是我們男人的事情,你一個女孩子不要管。”

雲啟陽此時出聲,他眼眸如刀,死死盯著麵前的江玄。

看著雲啟陽,江玄思索片刻,道:“那要如何,才能夠讓天下人知道,我江玄,能夠配得上雲曦?”

“一年之後,五宗大比,你要在那裡脫穎而出,甚至是奪得榜首,不過,這些還遠遠達不到要求,你還需要儘快踏入半步元丹境,成為擎天宗府第五聖子。”

雲啟陽緩緩出聲,繼續道:“如此,你纔有著資格,我的女兒雲曦絕不嫁無能之輩。”

“爹,你太過分了,五宗大比中,天才無數,不說四大宗門,就是聖武皇室中,也有著無數年輕強者,你讓江玄奪得榜首,簡直是極為困難的事情,還有擎天宗府聖子,幾十年來,就隻有四個,第五聖子,哪那麼容易!”

雲曦聽到雲啟陽所說,隻覺得雲啟陽給江玄的壓力太大了,雖然她相信江玄,但她不希望江玄為她這麼拚命。

“我還冇有說完。”

雲啟陽又出聲了,繼續道:“成為擎天宗府第五聖子之後,你還要儘快踏入元丹境,解決你身上的隱患和危機,我才能安心將雲曦交給你,我不想她因為跟隨你,被一些強大的存在盯上,甚至是有著生命危險。”

雲啟陽的話,讓雲曦心中一顫,這些簡直要求太難、太狠了。

五宗大比,是聖武皇朝中五大勢力年輕一代的較量,甚至還有青年一代的出手,這些年輕強者們,一個個絕對都是有著頂尖級彆的戰鬥力,十分可怕。

但江玄,卻是要在所有人當中脫穎而出,爭奪五宗大比的榜首,而且,之後還要想辦法成為擎天宗府聖子級彆的人物,甚至是踏入元丹境。

“爹,你這是在刻意為難江玄!”

雲曦美眸露出一絲薄怒,頓時盯著雲啟陽道。

“哼,他若是這些都做不到,憑什麼揚言娶你,我不如讓你嫁給小丹王北宮振,你要明白,爹讓你嫁北宮振,不是冇有苦心的,北宮振的身份,遠遠冇有表麵看著那麼簡單。”

雲啟陽說著,語氣帶著一份凝重道。

而此時,聽著雲啟陽最後那意有所指的必須儘快踏入元丹境、解決一切危機的話語,江玄目光一閃,難道,這劍鳴府府主,知曉自己與聖武皇帝聖元君的恩怨?

“你的第二個要求,讓我踏入元丹境的時間,有限製嗎?”

江玄突然問道。

“冇有限製,但是你應該很清楚,你若是完成了我的第一個要求,在五宗大比中奪得榜首,絕對會震動整個聖武皇朝疆域,到時候,有些人,可能會坐不住的。”

雲啟陽意有所指道,讓江玄眉頭一皺。

冇錯。

若是自己在五宗大比中展露強大天賦,聖元君就算不會當麵抹殺自己,但恐怕也會暗中盯著自己,甚至是派遣強者,來不斷刺殺自己。

被聖武疆域第一強者暗中盯著,這可不是什麼好事,絕對是頭上懸刀的事情。

想到這裡,江玄道:“府主,你的要求,我會一一完成,在我完成之前,你一定要保護好雲曦,不要讓她受到任何的傷害。”

江玄知道,自己大鬨劍鳴府的事情,絕對會傳遍整個北部疆域,甚至是傳遍整個聖武皇朝。

因此,他不想自己的強大敵人,對雲曦,造成任何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