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學靈元之術乾什麼?”

江玄看著朱梓晨一臉的狡黠,頓時露出一抹狐疑。

“這個自然有本座的用處,一句話,你教不教?”

朱梓晨立馬說道。

江玄看著朱梓晨一臉的期待,也是不由得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來,道:“你先告訴我,你學這個乾什麼,我再考慮要不要教你。”

“盜墓。”

朱梓晨想了想,口中裡吐出了這一詞。

“你說盜墓?”

江玄目光一閃,道:“靈元之術,和盜墓有什麼關係?”

“江玄,靈元師傳承落在你小子身上,簡直是暴殄天物,靈元之術在古老年代,其實被稱為風水之術,正如靈元師在古老年代,被人稱為‘風水師’,尋找靈石礦脈,那不過是皮毛,靈元之術真正的作用,其實是用來尋找那些遠古時代強者的大墓,從而進入其中,尋得各種遠古埋藏的機緣造化。”

朱梓晨懂得很多,此時說著,讓江玄神色有些震動。

“靈元師?

風水師?

尋找遠古強者墓碑,尋找造化機緣?”

江玄口中喃喃著,眼神越來越明亮,隨後,他緊緊盯住了麵前的朱梓晨,頓時道:“梓晨,你是不是知道一些遠古強者的埋葬之地,隻是需要靈元之術去破解其中的封印?”

靈元之術,可探陰陽,逆風水,定龍脈,尋礦脈,到最後,甚至是能夠穿梭時空,感應上古機緣,翻山倒海,無所不能。

因此,這種傳承,十分珍貴,可說是可遇不可求。

怪不得朱梓晨惦記著,就想著讓江玄教他。

“我現在也隻是略懂一二,等我參悟更深的時候,自然會教你。”

江玄說了一句,隨即直接回到了床上,他盤膝而坐,開始進入了修行狀態。

“小子,本座如今告訴了你這麼多秘密,你就算現在不教我,也得給點酬勞啊。”

朱梓晨齜牙咧嘴說著,雙目中滿是氣憤。

嘭咚!而在他話音剛落之際,一塊閃耀靈光的靈石頓時被江玄丟了出去,砸到了朱梓晨的頭上。

“我靠,這麼大!”

朱梓晨臉色大喜,啃起了手中的靈石,揮了揮手道:“這還差不多!”

……第二天,清晨朝陽剛剛升起的時候。

轟隆隆!轟隆隆!忽然,一個個身穿黑色甲冑的士兵,頓時從遠處的雪地儘頭快速前進,很快就聚集在了雲崖穀下。

凶煞的氣息,充滿鐵血殺伐之氣,瞬間就驚動了所有雲崖穀中的人。

眾人紛紛邁步而出,看著山穀外那將近十萬人的精兵,頓時感受到了一種濃烈的不安之感。

雖說昨日江玄向他們保證過不會有讓他們任何危險,但此時他們依舊十分惶恐,甚至是有的族人已經全身顫抖。

“不好了,古源城的騎兵來了!”

雲崖穀口的防禦塔上,一箇中年大漢頓時敲響了鑼鼓,並朝著後方大吼一聲。

老穀主等人,紛紛來到了穀口處,看著麵前那幾萬大軍,神色也是顯得有些蒼白。

江玄,真的能夠以一己之力,抗衡這幾萬精兵嗎?

此時,那幾萬大軍正前方,昨日被江玄強逼著“滾”出雲崖穀的董家小公子赫然端坐在一匹駿馬之上。

但這個時候,這小公子卻冇了昨日的盛氣淩人,反而很是神色恭敬地看著身旁的一個年輕男子。

這年輕男子,他一身素色衣袍,麵容冰冷,鷹鉤般的鼻子,以及那一對三角眼正緊緊盯著雲崖穀方向,目光蔑視,道:“三弟,這種鄉野之地,真的有你口中的那什麼白衣少年強者?”

此人,正是古源城董家的二公子,拜在靈蛇宮下,一身修為,赫然有著化海境七重的修為,是世俗人眼中的超級強者存在。

“二哥,是真的,那白衣少年昨天隻是釋放了一絲氣勢,就把我的眾多侍衛武者全部轟飛。”

小公子對自己這二哥可是十分敬畏的,此時他那如同狐狸一般的目光盯著雲崖穀方向,滿是陰毒地,道:“二哥,這一次,你一定要幫我好好教訓一下那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白衣小子。”

“雲崖穀的賤民們!”

此時,這小公子出聲了,麵容帶著一份狠辣,道:“昨天那不可一世的白衣小子呢,怎麼不出來了?

快點叫他出來,他不是很厲害嗎?

我看看在我二哥麵前,他有什麼資格張狂!”

“他不出來,我古源城幾萬大軍,就此踏平整個雲崖穀!”

小公子說著,語氣帶著一份滔天的怒意,殘忍到極點,讓雲崖穀中不少人都是神色難看到極點。

鏘!然而就在這時候,一聲龍吟般的槍鳴聲,陡然從雲崖穀深處傳了出來。

“這槍鳴聲?”

古源城大軍前方,那二公子目光一閃。

而就在下一刻。

“鏘!”

一道嘹亮清澈的槍鳴聲,頓時從雲崖穀深處浩浩蕩蕩地傳來。

這一次的槍鳴,不似第一聲那般低沉,而是清澈、嘹亮,彷彿要鋒芒畢露,傲淩九霄。

嘩!幾乎就在下一刹那,一柄冰藍色的長槍,自高空落下,“轟隆”一聲巨響,就徑直插在了古源城數萬大軍的前方荒地之上。

槍落,無人。

但就是這麼一柄長槍,此刻直插在大地之上,卻是隱隱間有種要刺破蒼穹的鋒芒之感。

數萬大軍看著前方那柄冰藍色長槍,隻覺得那槍彷彿具有無儘的殺伐之氣,橫貫在他們麵前,如同天塹一般,不可逾越。

冰藍色長槍之後的雲崖穀,因為這一柄冰藍色長槍,仿若變成了一片禁地。

數萬大軍此刻大氣都不敢喘一聲,他們有種感覺,若是此時他們敢越雷池一步,迎接他們的,必將是血流成河,屍橫遍野。

一股如處冰窖般的寒意,頓時在數萬大軍的心中蔓延開來。

戰馬嘶鳴,惶惶不安。

一槍,震萬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