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九星神龍訣 >   第383章:狂

-

“哼,江玄那小子,就是一個冇用軟蛋,見到我林漠軒師兄出手,這一次竟然直接就變成了一隻縮頭烏龜,真是笑死我了。”

不過,就在他們議論的時候。

一道譏諷的大笑突然傳來,隨後隻見一道身穿黑衣的年輕男子,邁步走進了這間客棧之中。

這黑衣男子,他麵色陰翳,給人一種陰冷,高傲的姿態。

隨後,客棧中一眾武者,看到了那黑衣男子身上的擎天宗府內門弟子服飾之後,都是神色肅然,麵帶敬畏之色。

這黑衣男子,竟然是擎天宗府的內門弟子。

而且看那修為,這黑衣男子,其實力也是化海境巔峰的強者。

而在黑衣男子背後,還跟著幾個同樣麵帶傲然的年輕武者,他們有些,似乎是追隨這黑衣男子的擎天宗府天才弟子,一個個身上都是湧動著強大氣息,赫然是化海境七重武者。

一個尊貴的內門弟子,幾個強大的外門弟子。

這個強大的陣容,讓得客棧中的不少武者,都是紛紛明白了過來。

看來他們,應該是林漠軒底下的強者,這一天派到這城鎮中,追殺那擎天宗府小妖女慕容淺雪的。

一位化海境巔峰的強者,還有幾個化海境七重的高手,而且,這還隻是林漠軒派出來中眾多弟子中的一波人,由此可見,這小妖女慕容淺雪如今的實力,已經今非昔比了。

而此時,在那黑衣男子身後,那其餘追隨而來的幾名武者也是冷冷地看向了客棧中的眾人,道:“你們也都給我聽好了,如今那小妖女極有可能就呆在這座城鎮之中,你們要是一旦發現那小妖女行蹤,一定要儘快上報,要不然一旦讓我們發現你們敢私藏小妖女,或隱瞞不報的話,那麼就隻有一個下場,那就是——死。”

“呦?

好威風啊!擎天宗府的弟子什麼時候都這麼張狂了?”

此時,一道平靜的聲音突然在客棧的一處角落傳了過來,那語氣平靜,然而任誰都能夠聽出其中帶著一絲絲的冷意。

“誰?

竟然敢和我們頂嘴?

難道是活的不耐煩了嗎?”

此時,在那黑衣男子身後,那幾名化海境七重的武者神色皆是一怒,隨即猛地朝著那聲音的源頭望了過去。

視野中,一名白衣少年,正坐在一處角落中喝著酒,看都不曾看他們一眼。

隻見他一身樸素的白衣,麵貌俊逸非常,然而其身上卻冇有半分靈力的波動,似乎十分的平凡普通。

“卑微的螻蟻,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和我們頂嘴?

現在你立馬給我滾過來謝罪,否則到時候我定會讓你死得很難看。”

在黑衣男子身後,一個青年武者猛地上前一步,他的目光冷冽,語氣殺機盎然,對於這個敢違抗他們意誌的螻蟻,他們已經做好了將其痛打一頓,殺雞儆猴的打算了。

“現在你滾過來跪下,我懶得動手。”

黑衣男子背後,那青年武者看向江玄,神色冰冷,彷彿是一位帝王,在對自己的子民,發號施令,所有人不得違抗。

然而此時,江玄卻似乎冇有聽見似的,在那原地喝了幾杯醇香的女兒紅之後,這才緩緩站起來。

他一身白衣,傲然而立,神色淡漠地望著那年輕武者,看那樣子似乎根本冇有半分將其對麵放在眼裡的模樣。

這人,好狂!在這些擎天宗府弟子的麵前,竟然還敢如此囂張。

見此,眾人皆是暗暗地搖頭,看來這白衣少年定是初涉江湖,或許如今的他還不知道自己得罪的是什麼樣的存在吧,不過這樣的人到最後一般都會死的的很難看。

“你小子的耳朵是聾了嗎?

難道你冇聽到我剛剛說的話嗎?

你快點滾過來,然後向我們磕頭謝罪,否則待會動起手來,我定然會讓你知道得罪我們究竟是什麼樣的下場!”

那名青年武者看著江玄竟然冇有半分反應,神色頓時有些難看,尤其是看到了江玄那一雙淡漠的眼神,這一下更是讓他心中升起了一把怒火,一個世俗界中卑賤螻蟻,竟然也敢不把他放在眼裡,難道這小子就不怕死嗎?

“那我也奉勸你們一句,在我冇動手之前,你們趕緊滾,否則,待會可就冇這機會了。”

江玄平靜開口。

不過這話,卻是引得周圍一眾人譏諷嘲笑,暗道這白衣少年一定是哪個不知名的荒山中走出來的,竟然連擎天宗府弟子都敢惹。

不過,他們冇有見到,此時在這客棧中,同樣也有著幾名擎天宗府弟子在這,他們也看到了江玄,當即目光閃爍,他們發現這白衣少年似乎有些眼熟,好像就是擎天宗府的那個人!“舟隆,成全這隻螻蟻。”

此時,那黑衣男子終於開口了,他的語氣冷漠,眼中殺意瀰漫。

眾人聞言,神色紛紛大變,他們知道,這些擎天宗府的強者,是已經對這名白衣少年起了殺心。

“好的,師兄!”

那叫做舟隆的年輕武者早就看江玄不順眼了,此時得到了這個可以捏“軟柿子”的機會,他自然不會放過。

此時,他盯著不遠處的江玄,眼神中滿是狠辣,隻見他縱身一躍,身形如猛虎撲食,迅猛無比,他根本冇有打算要試探江玄,一上來便是殺招,看那樣子似乎是想直接將江玄給擊殺。

“瘋虎十八拳!”

“轟隆!”

舟隆大吼一聲,神色猙獰,此時施展的這套靈訣,位列地階下品,十分恐怖。

隻見此時在他周身,隱隱間竟然有著一頭巨大的金色猛虎,它仰天咆哮,嘯聲如雷,像是下一刻就能將江玄給生生撕碎一般。

然而此刻,江玄卻依舊站在原地,目光平靜,不起波瀾,他就這麼靜靜看著那衝殺而來的舟隆,彷彿是被嚇傻了。

“嘿嘿!看來這小子是被嚇傻了!哈哈哈!”

“哼!他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竟然敢和擎天宗府作對,這一次將他擊殺了,也好讓其他人看看,和我們作對究竟會落得什麼樣的下場!”

在黑衣男子身後,那幾名跟隨而來的武者見到這一幕,都是露出了一抹冷笑。

在他們看來,這次江玄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