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雙手,在這一刻猛地膨脹開來,在周圍一道道駭然的目光中,變成了兩隻巨大的金色龍爪,這一幕極具震撼性!轟!一股來自遠古般的沉重氣息,頓時從江玄的體內爆發開來,他的雙臂也是在這一刻變成了猙獰的巨大龍臂。

“嗯?”

林漠軒腳踏虛空,他看著盯著底下的江玄那雙猙獰的龍臂以及那大的金色龍爪,不知為何,心底閃過一絲不安。

“金龍神爪,給我破!”

江玄仰天大吼一聲,猛地一踏地麵,隨即身軀便是迅速地衝向高空。

猙獰巨大的金色龍爪,鋒利至極,一瞬間就抓住了那漫天劍網,隨即無窮力量在他的雙臂爆發開來,江玄怒喝一聲,轟然將那麵前的劍網撕裂。

“滋啦!”

刺耳的聲音頓時在每個人耳邊響起,江玄此刻仿若化為一頭人形怪獸一般,那金色龍爪,仿若能夠撕裂一切。

“不……不可能!”

林漠軒望著自己的劍網被江玄一瞬間撕碎,他神色終於露出一抹驚慌。

“去死吧!”

唰!江玄閃身衝了過來,他來到林漠軒身前,眼神之中充滿戾氣,他暴喝一聲,金色龍爪直接撕裂了林漠軒的身軀,在林漠軒蒼白無血色的目光之下,直接“噗嗤”的一聲,捏碎了他的內臟。

“噗!”

而伴隨著林漠軒體內的一切被摧毀,生死鬥場周圍的眾人,心頭都是狠狠地顫了顫一下。

這江玄,好可怕!咻!不過就在眾人都以為林漠軒已經隕落的那一瞬間,一道流光突然從林漠軒的嘴中衝了出來。

那是一道有些虛幻的人影就要逃離!這林漠軒,竟然還有這等金蟬脫殼之法,他在臨死前將一道靈力注入精神之海中,如此能夠留存下一絲殘魂逃離這裡。

“想跑!”

不過江玄卻是嘴角一揚,他冷冷地一笑。

嗡!隨後,天空之上在他周身一道道銀白色的長針頓時凝聚了,一股精神殺伐之力,瞬間撕裂了虛空,如同一道銀色閃電一般,直接追上那道殘魂,冇有任何猶豫地將其迅速摧毀。

“啊!”

那道殘魂,在這一刻發出一道不似人叫的慘嚎。

是那林漠軒的慘嚎!生死鬥場周圍眾人見到這一幕神色再度一震,這下,看來那林漠軒是徹底隕落了。

“唰!”

而此時,江玄伸手一抓,在那無數人火熱的目光注視下,將林漠軒的儲物戒指給吸入手中。

要知道,一位內門戰力榜第五強者的儲物戒指,絕對有著無數的寶貝,但如今這一些都歸江玄所有了。

不少人見此心中微微火熱。

不過,他們卻不敢上去搶奪,畢竟,江玄的實力,擺在那裡。

隨後,江玄將林漠軒儲物戒指直接收回了乾坤袋中,並冇有去探查什麼。

因為,此時他感應到,在那遠處有著一股十分強大的氣息正在迅速地朝著這片靠近……而幾乎就在江玄轉身望向那一方向的瞬間。

唰!一道身穿紅色衣袍的青年男子,已經閃掠而至,降臨到了這片地域。

嗡!當即,一股極端強橫的氣息,頓時覆蓋了這一整片天空。

凝丹境八重的修為!這紅色衣袍青年男子,竟然是一位核心弟子。

此時,這青年男子望著底下的江玄,眼神淡漠、無情,仿若在審視一隻螻蟻一般,他冷冷地開口,道:“生死鬥場上的事情我不會管,但那林漠軒的儲物戒指中,有我林家一個重要機密,你現在交出來那儲物戒指,我絕不會殺你。”

紅色衣袍青年男子出現的那一瞬間,周圍不少人就已經認出了其身份,當即神色紛紛色變。

“林劍南,林家年輕一代天賦最為強大的天驕!”

“冇想到,他身為一位核心弟子,竟然要對江玄出手,這江玄還真的是倒黴到姥姥家了,一個對手比一個對手要更加強大。”

“是啊,剛殺了林漠軒,現在這又來了一個林劍南,要知道,這林劍南,比林漠軒不知道強橫了多少,據說是先天火王血脈,傳承上古火王的血脈。”

周圍,此時有著不少弟子紛紛議論道。

林劍南?

林家最為強橫的年輕天驕?

江玄目光一沉,他能夠從這林劍南的身上,感受到一股無法阻擋的可怕威勢,那是屬於核心弟子的強橫氣息。

如今的他,根本無法與其對抗。

但,這林劍南想要自己的戰利品,那根本不可能!“生死鬥場上,我殺了林漠軒,那他身上的東西,就是屬於我的戰利品,你想要,不可能!”

江玄默默催動神龍意誌對抗從林劍南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威壓,語氣冷冰地道。

“你放肆!”

林劍南聞言,本是冰冷的眸子頓時生出一絲狠色,他的體內一股可怕的靈力頓時澎湃而出,竟然化為一道無比巨大的火焰虛影,頓時朝著江玄一手抓去。

“哢嚓!”

周圍的地麵,都是這一刹那破碎開來。

“昂!”

然而此時,江玄背後的虛空之中,也是出一片傳承顯象,那是一條看上去並非太過清晰的金色長龍。

不過雖然看不清楚,但依舊能夠從那之中感受到一道道可怕的威壓從中瀰漫出來。

長龍仰天咆哮一聲,吼動山河,直接將那火焰虛影直接擊碎。

“哦?

你竟然也凝聚出了自己的傳承顯象?”

林劍南眼中露出一抹詫異,但隨後,他冷冷一笑,道:“既然你敢以傳承異象對抗我,那我就廢了你的傳承。”

轟隆隆!林劍南這次不再使用傳承顯象,而是一手朝著江玄狠狠一抓,頓時,一道無比巨大的烈焰之手,頓時從虛空之中衝出,瞬間鎮殺而下。

“鏘!”

江玄在這一刹那瞬間感受到了巨大危機,他觸發腦海中的裂地神槍的虛影,一種裂山、裂地、裂萬物的無上槍之意境,頓時從江玄的體內轟然衝了出來。

此時有著血脈之力的十倍戰力增幅,這槍之意境也是十倍凝練,爆發無與倫比的可怕鋒芒,如一柄無上神槍,瞬間“嘩啦”一聲撕裂了那烈焰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