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跟隨著小龍離開可雲陽鎮,之後很快便來到了一處叢林。

隨著不斷的深入,江玄能夠察覺到這片叢林似乎有些不簡單。

若是換作平時,他的精神感知力能夠清晰的感知這周圍的一切事物,然而今天他卻發覺似乎感知力受到了阻礙,根本無法探測太過遙遠的地方。

“看來這一片樹林很有可能是某一位大能的一處修行之所,他在這裡設置了禁製,讓外人冇能清晰探知這林中的一切。”

當即,他周身的靈力頓時運轉了起來,覆蓋在了周身,準備隨時應對突髮狀況。

在這途中,江玄和龍象獸都遭受過其他靈獸的攻擊,不過憑藉著江玄和龍象獸的實力,都是有驚無險地擊退了那些靈獸。

“昂昂!”

而就在他們這般小心翼翼的前行下,龍象獸終於停了下來,它望著對麵的一片瀑布,昂昂的叫著。

“莫非那瀑布後麵彆有洞天!”

江玄的眼神微亮。

“昂昂!”

小龍似乎能夠聽得江玄的話,它輕輕的點了點頭。

“去看看!”

當即,他施展著天雲渡,快速向著那瀑布掠去。

雖然瀑布的水流很急,不過對於如今的江玄而言,根本不算什麼,很快他就進入到了那瀑布之中。

看著四周黑暗的山洞,江玄隨手撿起了地上幾根木柴,隨即他從乾坤袋中拿出了幾枚火丹,將木柴點燃,這纔看清了山洞之內的景象。

隻見在這山洞的中央,有著一方古老的石台。

石台上似乎刻畫著一道道奇異的符文。

“這是什麼?”

江玄有些好奇,隨即上下打量了一番,隻見這石台之上有一個小小凹槽。

“難道是空間的通道!”

江玄目露震驚的神色,他曾經從《九龍秘典》的記載中看到過,在這片天地中,有許多大能為了能夠擁有一個屬於自己修行的僻靜之地,會自行開辟出一片空間,用以修行之用。

而在這片空間中,裡麵常常擁有著無數的機緣和造化,那是一代強者一生的財富。

“看這石台上佈滿灰塵的樣子,那強者想來早已作古多時,如果我能夠獲得裡麵的機緣,那對於我的提升必然大有裨益。”

一想到這,江玄的神色頓時變得激動了起來。

如今,家族那邊還有黑狼寨主的威脅,自己必須要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才行,而這秘境的空間是如今提升實力最好的辦法了。

雖然這裡麵可能暗藏凶險,但凶險常常伴有機緣。

當下,他按照著《九龍秘典》記載的方法將靈力灌注在了手掌之上,旋即猛的就朝著石台拍了過去。

“嗡!”

緊接著,江玄就見到石台開始震動了起來,一道金色的光芒瞬間將其籠罩。

下一刻,江玄隻覺得腦袋一陣眩暈,隨即便失去了意識。

不知過去了多久,或許是一瞬,又或者是更久。

當他再次睜開雙眼時,他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另外一片空間。

“這是……”他震驚的看向了四周,他發現這裡已經不在是他之前瀑布後方那片漆黑的山洞。

隻見這裡灌木叢生,在他的前方是一片望不見邊際的叢林,天空上不時還有著一頭頭飛禽掠過。

“難道這就是那個強者開辟出來的空間嗎?”

江玄此刻的心情激動得無以複加,難以想象這位前輩當年的實力究竟達到了何種的地步。

難怪傳聞說,強者能夠劈山斷石,自辟空間。

“小龍!你說的天材地寶在哪呢?”

江玄看著麵前的龍象獸,問道。

剛剛進入空間通道的時候,江玄便將其帶了進來,有了這個小傢夥,找起寶物來也會比較容易。

“昂昂!”

說著,小龍的頭就朝著右邊的樹林望了過去。

“你說是那裡!”

“昂昂!”

小龍點了點頭。

“那快去看看!”

當即,江玄施展著飛雲渡快速的對著遠處掠去。

不過走了一小會,江玄的步伐忽然變得慢了下來。

“等一下,前麵好像有人!”

他朝著小龍招了招手。

小龍似乎能夠知曉江玄的意思。

當即落下身來。

江玄趴在了草叢之中,將自身的氣息收斂到了極致,如今自己身處在一片完全未知的領域中,不管如何都要小心纔是。

………隻見在那不遠處,有著幾名彪悍的青年,他們手中各自拿著一把巨斧,像是在尋找著什麼!“兄弟,你說這一次我們風族能不能獲得勝利啊!”

突然有一名青年問道。

“不知道!這一次我們與景國的大戰已經迫在眉睫了,如果不能這一次獲得大機緣的話,恐怕真的會敗得很慘!”

“我聽說這次族長可是花費了好大的代價,才獲得了這次進入這片空間的機會。”

“總之,要給我仔細點!”

………“原來是風族的人,冇想到他們也來到了這裡!”

江玄暗暗的道。

風族,乃是元武皇朝的一個附屬種族,那裡民風彪悍,可以說是戰鬥的民族。

他們常年會和附近的一些小國發生戰爭。

而一直以來,他們和景國積怨最深,這一次的戰鬥恐怕與以往相比,規模定然更大,否則以風族的行事風格應該不會這般小心翼翼。

“看來他們也是來尋找機緣的若是跟隨著他們,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當即,江玄將龍象獸收入了乾坤囊中,然後放慢著步伐,小心翼翼的跟隨在那幾名少年的身後。

………而與此同時,在那黑暗的殿宇之中,一陣陰風忽然呼嘯而過。

隨即,眾人就見到寶座之上,那道籠罩在黑袍之下的身影再度出現。

“老大!你出關啦!”

瘦骨嶙峋的中年男子激動的道。

“嗯!”

話音落下,他的周身上下頓時有著一股強橫無比的靈力湧了出來,那靈力彷彿在這一刻都是化為了實質一般。

“真元境!”

“真元境!”

“恭喜老大終於突破了真元境!”

中年男子隨即立即躬身下跪。

“嗯!傳我命令,調集所有大軍,這一次我要踏平這長風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