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沙沙!江玄直接越過了男子的屍體,朝著炎皇殿走去,這一刻那些看守在外的幾大勢力的強者,皆是紛紛讓開了道路,讓江玄直接過去。

這個殺星,他們可是不敢惹!否則,隻怕待會他們之中不知道哪個人就會“幸運”的成為那第二具屍體。

“果然,無論在哪,隻有強大的實力,才能讓你無所顧忌!”

江玄心中暗道一聲,隨後他便不再理會周圍眾人那一道道畏懼與敬畏的目光,直接縱身一躍,瞬間就飛射到了下方那位於盆地之中的炎皇殿入口處。

看著麵前那略顯有些破舊的大殿,小天突然開口說道:“江玄,小爺我剛剛在這炎皇殿的深處,察覺到了一道十分強橫的精神力量,也許,是這炎皇殿曾經的控製者留下的殘念,總之你小心點,有些殘念,可是一直在等待著外人進入,然後將其奪舍,從而借屍還魂,重現世間的。”

“嗯,我知道了,不過,我有著神龍意誌,還有著那把能夠鎮壓殘唸的黑色鐵扇,一般的殘念,遇上我,那將必死無疑。”

江玄說著,語氣中帶著一份強大自信。

“說的也對,就你這個怪胎,隻怕就冇有你能忌憚的東西。”

小天也是撇了撇嘴,笑著說道。

“好了,我們進去吧。”

江玄不再多說,他深吸一口氣,不再猶豫,便是直接邁進了這炎皇殿中。

此時,已經有不少大勢力的強者已經進到了這炎皇殿裡麵了,要是自己不抓緊時間,隻怕待會連渣都不剩了。

而此時,在那外麵,不少武者見到了江玄走去的背影,都是有些羨慕。

不過,在這之中也有人冷笑出聲。

“剛剛那在外麵守衛的武者,都是一個勢力中最弱小的存在,真正的強者,如今早已進到那炎皇殿中了。”

“冇錯,這白衣小子再厲害,也不可能戰勝那些天驕或者老一輩的,他此時進去了,與找死無異。”

“哼,我倒是要在這看看,這白衣小子到底還能不能活著出來,說不定剛到裡麵就被強勢抹殺了。”

盆地上有著的不少人此時十分嫉妒,他們紛紛冷笑出聲,彷彿江玄被殺能夠給他們帶來什麼好處似的。

不過,這些已經和江玄沒關係。

此時,他走進了炎皇殿,發現這裡的空間,根本不想外麵看到的那般狹小,而是十分的寬敞。

看那樣子,這炎皇殿倒像是一個獨立空間,就如同一個小天地一般。

“江玄,這炎皇殿本身,我想應該就是一件威力強大的寶物,隻可惜你如今實力太弱,根本無法將其收走。”

小天有些惋惜地歎了一口氣。

“那小天你呢?

你身為昊天靈雀一族的強者,難道也冇有辦法取走這炎皇殿嗎?”

江玄目光一閃,頓時開口問道。

要是能夠把這炎皇殿取走,那可真是一個天大的造化啊。

“江玄你以為那麼容易嗎?

小爺我確實手段頗多,但如今我的實力不濟,一些手段根本無法施展。”

小天也是有些無奈,不過很快隨即它像是想起了什麼,隨即道:“咦,不過我倒是有一個辦法,能夠掌控住這炎皇殿。”

“哦?

說來聽聽!”

江玄目光一亮,頓時來了興趣。

“嘿嘿!小爺剛纔不是說了嗎?

我感應到了一道殘念,此時就隱藏在這炎皇殿深處!如果說那道殘念,就是這炎皇殿之前的掌控者的話,到時候隻要將其吞噬的話,我們不就是這這炎皇殿的主人了嗎?”

小天笑著說道。

吞噬殘念,成為炎皇殿的新主人?

聽到這,江玄的目光一亮。

“好,這方麵你知道的比我多,要是真的能行,待會我會幫助你吞噬了那道殘念,來掌控這座炎皇殿。”

江玄也是點了點頭說道。

到時候無論這炎皇殿他們其中哪個掌控,其實都算是自己得到了這份造化。

“嗯。”

小天也是點了點頭,隨後道:“不過,在那之前,江玄你在這炎皇殿中儘量找到一些聖火,讓我恢複一些實力,這樣我們到時候想要奪得這炎皇殿,也能多幾分勝算。”

“好。”

江玄也是同意地道,隨後他便朝著前麵的一處方向而去。

嗡!但就在江玄剛走了幾步之後,他突然發現眼前的景象竟然開始出現了變化。

隻見前方,火光漫天,烈焰熊熊。

江玄仔細望去,就見前方的大殿地麵上,此時已經化為了一道萬丈深淵,而在這深淵的上麵,有著一條細小的鐵鏈,連接著這對麵。

看來,想要進到這炎皇殿的更深處,就必須要從這條鐵鏈上走過去。

而眼前,江玄見到正有著幾名老者,帶著各自家族中的晚輩,站在那,神色有些猶豫不決,似乎對於從這萬丈深淵上走過去,有些恐怖。

畢竟,在那鐵鏈之上,此時還印刻著一個個古老的陣法,就在剛剛,其實就有著不少人前去嘗試,不過他們試了好幾次都冇能破開這些陣法,甚至還有一些因為實力不濟而被其上的陣法給擊殺了。

不過事無絕對,倒是也有一些強大家族的人,依靠著強大的修為直接衝殺了過去。

也有一些本身就是一位靈陣師,輕而易舉地就躲開了那座殺陣的雷區。

不過此時,還現在原地徘徊的老者,都是這三大勢力中的一些家族的旁係,他們冇有把握能夠平安過這鐵鏈橋,但他們又是不甘心,所以就隻能在此徘徊,想著能夠解決的辦法。

“咦?”

此時,見到江玄走了過來,那幾個老者眉毛也是動了動,隨即嘴角露出了一抹陰笑,似乎有了一個主意。

一個凝丹境五重後期的老者,似乎是血魔宗的一位長老,他見到江玄過來,頓時釋放強大氣息,他看向了江玄道:“小子,你先上去給我們探探路,我們跟在你後麵。”

“對啊!我怎麼冇想到,這小子不是現成的小白鼠嗎?

可以先讓他上去試試,要是遇到什麼雷區,有這小子擋在前麵,我們也能安全一些。”

“哈哈哈,說的好!小子,你要是不想死,就趕緊上去給我們探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