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九星神龍訣 >   第406章:隕

-

“放心,今天你想要殺我,根本就不可能的。”

江玄冷冷地道。

“不可能的?

小子,你也太過自大了,你不過區區凝丹境三重,我看你怎麼抵擋老夫的殺戮!”

那青衣老者殘忍一笑,旋即身直接劃過長空,手呈利爪,剛硬如鐵,瞬間就朝著江玄抓去。

“嗡!”

不過,就在那青衣老者剛剛要到到江玄身前的時候,一座靈光大陣,頓時從那底下的大地上爆射而起,瞬間籠罩住了那青衣老者。

“什麼?

這小子竟然能操控炎皇殿中的大陣?”

不遠處,三皇子、剩餘兩個青衣老者,以及那邪族強者見到這一幕,頓時大驚。

就見江玄神色不動,直接大袖一揮,又是一座印刻在這炎皇殿中的大陣顯露出來,將那青衣老者給籠罩在其中。

“嘩啦!”

兩座大陣,都是具備雷霆屬性的攻擊靈陣,此時將那青衣老者罩住,頓時一道道雷霆憑空生出,瞬間將那青衣老者給電得狼狽不堪。

“難道,這小子已經將我主人的殘念煉化了?”

此時,那十米多高的火焰身影出聲,語氣帶著一份驚駭。

“什麼,這小子這麼快就把炎皇殘魂煉化了?”

“他奪取了炎皇殿的傳承?”

三皇子等人聽此,都是麵容一瞬間變得無比難看。

“哈哈哈,果然,小爺我現在對炎皇殿的一切,都是瞭如指掌了。”

小天在精神之海中大笑出聲道。

這些大陣,自然不是江玄操控的,而是小天暗中激發出來的。

不過,暫時小天對炎皇殿的掌控隻是初級階段,因此隻能調動兩座大陣,但困住一個凝丹境七重強者已經足夠了。

並且,此時看到三皇子等人都是止步,臉色驚疑不定。

江玄頓時明白,自己的震懾作用已經達到了。

“你們要是敢再過來,就休怪我無情。”

江玄故作冷靜,負手而立,淡漠出聲。

而此話一落,對麵的三皇子等人都是神色難看,但卻是不由自主後退了幾步。

他們對炎皇殿一點都不瞭解,此時還真的怕江玄再動用什麼古老的大陣,將他們全部都籠罩住,那到時候彆說擊殺江玄,就是他們自己,都要死在這裡。

“走!”

咬了咬牙,那邪族強者第一個離開。

“江玄,我記住你了。”

三皇子先是神色變化,但隨即他目光露出一絲陰笑,也是直接轉身朝著遠處飛射離去。

“嗡!”

而此時,似乎能量耗儘,亦或是看到自己的主人已經泯滅,那十米多高的火人長歎一聲,也是消散於無形。

原地,隻剩下神色無比難看的兩個青衣老者。

“小子,你快放了老大!”

年齡最小的那個青衣老者走出來,大喝道。

“現在隻剩下你們三個,你們還以為,你們有資格和我談條件嗎?

既然想殺我,那你們就全部留下來吧!”

三皇子和邪族強者紛紛離去,那十米高大的火焰身影也是泯滅,江玄的殺意,自然毫無保留釋放出來。

“小天,一人一個!”

江玄渾身瞬間金光大盛,直接激發血脈之力,朝著一個青衣老者邁步而去。

“好!”

小天從腦海中竄出,化為隻巨大的昊天靈雀,羽翼一振,遮天蔽日,渾身金色的火焰燃燒,也是朝著另一個青衣老者嘶鳴而去。

“什麼?

這小子的血脈之力如此恐怖!”

第一個青衣老者看到朝著自己邁步而來的江玄,氣息一瞬間從凝丹境三重,增長到讓他都是感到無比忌憚的層次,當下駭然失聲“而且,這小子身軀中還隱藏著這麼一頭強大的麻雀!”

第二個老者也是神色震撼。

“老東西,小爺可是你需要仰視的遠古一族的昊天靈雀!”

小天憤怒的聲音從嘴中吐出,它嘶鳴一聲,一股恐怖的金色火焰,頓時如同虛空中覆蓋下來。

轟隆!此刻,小天那恐怖的火焰,化為洪流,侵襲而下,頓時將一個青衣老者捲入其中,發出驚恐無比的慘叫聲。

而此時,江玄激發血脈之力,十倍戰力增幅,也是轟然降臨到一個青衣老者身旁,黃金色的拳頭,閃爍耀眼光芒,彷彿剛從熔爐中鑄造而出,堅不可摧。

“嘭!”

那青衣老者祭出一柄墨色長槍,但卻是直接被江玄一拳轟得“哢嚓哢嚓”崩碎開來。

“什麼?”

見到這一幕,那青衣老者麵容驚駭,感到無比震驚。

江玄竟然一拳將自己的地階級彆的長槍給打碎了?

這是什麼肉身力量?

“嘭!”

而就在下一刻,江玄根本不給這青衣老者反應的時間,直接近身上前,一拳轟在了他的胸膛之上,一陣骨頭碎裂的聲音頓時傳出。

“啊!”

那青衣老者隻覺得自己的胸膛被一座山嶽給轟擊中了,他狂噴出一口鮮血,夾雜著內臟的破碎肉塊。

“噗!”

第三次衝殺,江玄激發一道槍芒,直接洞穿了這青衣老者的胸膛,絲毫冇有留情。

三招!三次衝殺,青衣老者,隕!“啊!”

而這個時候,不遠處也是傳來一道老者的慘叫聲。

是小天!在那無窮無儘的金色火焰的覆蓋下,那青衣老者終究抵擋不住,直接被灼燒成了一片虛無。

“你們?

江玄你怎麼可能有這麼強大!”

不遠處,那被困在兩座大陣中的青衣老者,此時也是成為了唯一的倖存者,他看著殺氣騰騰而來的江玄和小天,隻覺得一陣心驚膽顫。

他終於開始明白,江玄被稱為擎天宗府新生代最為強橫的少年天才,並非隻是說說而已。

他本以為他們兄弟三人,進入這遠古遺蹟中,擊殺一個新人小子再不簡單不過。

但現在看來,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啊。

這下可被少主坑慘了。

“啊!”

半個時辰後,那大陣中傳來最後一個青衣老者的慘叫聲。

第三個青衣老者,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