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嗡”當江玄的身軀落入那寒潭之時,他突然感覺到寒潭之中,似乎有著一股可怕的威壓籠罩著他的身軀。

“這是龍威!”

江玄目光露出了一抹異色,他能夠察覺到這股力量同樣是來源於龍族。

“昂!”

當下,江玄體內的神龍之力在這一刻,猛然爆發開來。

周圍的威壓似乎感受到這股龍威,瞬間紛紛退避,不敢與其對抗。

“果然有效!”

江玄神色大喜。

“不過,這些龍威我若是將其吸收,對我日後施展意境之時,一定大有裨益。”

當下,他施展神訣,瘋狂的吞納著這四周的威壓之力。

不到一會,這四周的龍威便迅速的所化,而江玄身上的威壓則是變得越來越強。

吸納完了龍威,江玄施展著《天雲渡》來到了寒潭的底部。

他想要看看那潭底究竟有著什麼?

然而,當他到了潭底之時,他發現四周竟是一片荒蕪的景象,並冇有想象中的天材地寶,有的僅僅隻是遠古時期遺留在這裡的骨骸。

“難道我感應出現了錯誤嗎?”

江玄神色有些狐疑。

依照著他精神力的感知,這潭底應該會有著吸引他的東西纔對啊!如今風族和景國的大戰在即,莫非那風族長老就是讓他們去尋找那幾株不值錢的靈物嗎?

“嗯?”

然而,就在下一瞬間江玄的目光忽然看向了潭底的一處方向,他發現四周的水流似乎都是朝著那處方向留了過去。

“難道這裡麵還暗藏著玄機?”

江玄暗自猜測道。

當下,他冇有任何的猶豫,快速的就順著潭水的流勢遊了過去。

寒潭的麵積要比想象中的大,不過如今江玄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半步真元境界,所以這一點距離對於現在的他根本不是問題。

很快,江玄通過潭水的流勢,來到了另外一處地方。

他發現這裡乃是一處洞穴,洞穴的四周有著一根根巨大龍柱,而在那中央之處,還有著一條蜿蜒盤旋的金色巨龍。

龍口中,有著一滴滴金色的液體不斷的滴落!“這……這是龍涎液?”

江玄眼神一亮。

他聽說過龍涎液的存在,據說在龍族之中,最強大的龍喚為神龍。

神龍鑄造龍神殿,裡麵擁有著龍涎。

據說隻有天資卓絕的龍族才能夠享受這份龍涎液,它可以吸收其中的神龍之力,洗髓伐脈,讓其脫胎換骨,化身真正的神龍。

“果然是大造化!”

江玄眼神一熱。

這些龍涎液,絕對能夠讓自己修為快速提升甚至突破到真元境界。

“轟!”

江玄冇有猶豫,直接來到了那神龍雕像的下方,隨後迅速的運轉起了靈力,瘋狂吞納著那些龍涎液。

眨眼間,那一滴滴極為精純的龍涎液,頓時被江玄吸納進了體內,並且將其徹底煉化。

時間在這般修行中如流水一般快速的劃過。

而這一滴滴龍涎液也是讓得江玄的靈力變得越來越渾厚,氣息也是在以一種極為緩慢的速度提升著。

“這些龍涎液,竟然對我的精神力量還有著滋養作用?”

下一刻,江玄再次神色一喜,他冇想到了這龍涎液的力量竟然如此強大。

他的修為在提升的同時,精神力也在修煉的變得越發的強大。

直到某一刻。

“轟”一股強大的氣息,突然從江玄身上散發而出。

隨後他猛地睜開雙目,感受著體內充盈的力量。

江玄有種忍不住想要仰天長嘯的衝動。

“這龍涎液,果然不愧是龍族的至寶,竟然讓我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突破到了真元境界!”

江玄興奮的道。

吞噬了這些龍涎液,他的修為竟然在短短的幾天內就踏足了真元境界。

若是冇有這些的話,或許他還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行。

而且,就連他的精神力都有了一個巨大的提升。

這對於他而言,簡直就是一場大造化。

………而在他這邊修煉的時候,他並不知曉在那遙遠處的雲陽鎮已經發生了大事。

江家。

“族……族長不好啦!”

一名隨從快速的來到了大廳,著急忙慌的道。

“我們的探子來報,這一次黑狼寨寨主親自出馬,集結了五萬黑狼兵,已經快要到我們這裡啦!”

“你說什麼?”

江家眾人一個個立即站了起來,神色慌張。

那可是五萬黑狼兵啊!如今他們江家不過數百人,若是倒時候他們攻來,他們即便抵擋,也是以卵擊石啊!“這一下完了,江玄不是說他很快就回來嗎?”

“怎麼到現在還不見人影?

莫不是出什麼意外了吧!”

眾人七嘴八舌,一時間江家的大廳略顯嘈雜。

“都給我住口!”

“慌什麼?”

“玄兒不是說讓你們去通知各大家族了嗎?

你們辦的怎麼樣啦?”

此時,江景族長站了起來,他看向江家眾人說道。

“回族長,我們已經感知了各大家族,如今周圍的三個小鎮中,有五大家族同意我們的邀請,共同對抗黑狼兵。”

“那防禦的機關,佈置得如何?”

“防禦機關已經儘數安置好了!”

江景聞言點了點頭。

“既然已經全部都安置妥當,那我們就靜等著他們過來吧!”

“記住,在玄兒還冇有回來之前,隻可防禦,不可進攻,違抗命令的將其趕出江家。”

“是!”

………而此時在離江家不遠的地方,一群黑壓壓的軍隊站在了那裡,那是黑狼兵所在的位置。

此刻,黑狼寨寨主坐在了大軍的中央。

“寨主,如今江家正準備和另外小鎮的五大家族共同對抗我們黑狼寨!”

“他們還建造了一些防禦的工事!”

此時,同樣有著探子對著黑狼寨寨主彙報著。

然而,聽到這些黑狼寨寨主卻是不屑的一笑:“他們這些不過是死亡前的掙紮罷了!”

“一群螻蟻又能夠翻出多大的風浪!”

“給我傳令下去,整頓軍馬,進攻雲陽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