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而,對於風老的話,江玄就像是冇有聽見一般,當下……“鏘!”

隻聽一道槍鳴聲響起,璀璨的槍芒頓時耀眼虛空。

“哧!”

下一刻,江玄已經收回了長槍。

隨後周圍幾人隻見,那在不遠處正要爆射而退的風老身軀忽然猛地一僵,他神色驚懼,脖頸處,一道血痕迅速浮現,旋即一道血柱便是猛地噴灑而出,染紅了下方一地的鮮花。

“唔——”風老似乎還想要說什麼,他顫抖著手指指著江玄,眼中充滿了恐懼與怨毒。

然而還不待他多說什麼,那體內的生命力便已然耗儘,當下那風老便是狠狠倒在了地上,死不瞑目。

一槍!一槍就將風老瞬間斃命!這一刻,無論是沐軒和,還是那失去了一條手臂的雲老,都是嘴唇微微發白,他們就感到腳底下有著一股寒氣猛地升騰。

這江玄,果然如同傳聞的那般強大,果決,根本毫無禁忌可言。

要知道,宗門內一般除了生死鬥場之外,極少發生這種傷人性命的事情發生,更何況是像長老這種宗內的中流砥柱被門派弟子擊殺之事,就更是聞所未聞。

然而一連兩個月,江玄卻是先後擊殺了兩名宗門長老,這樣的人簡直可怕,根本毫無禁忌可言。

不過此時這些話,他們可不敢將其說出來,或者拿著這些去威脅什麼,因為,他們知道這江玄根本不吃這一套,要是威脅他,隻怕他們有可能也會落得風老一樣的下場。

一時間,這片空間,變得一片死寂。

沐軒和和雲老,目光震顫,更是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聞名不如見麵,江玄,你被譽為我擎天宗府這一屆的新人黑馬,果然並非虛言。”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淡淡的笑聲忽然從遠處傳了過來。

嗡!隨後,隻見在那不遠處的虛空中,一道女子身影頓時腳踏虛空而來,她身材高挑,眉目如畫,肌膚如雪,一身白色的宮裝,更讓她整個人散發出一種獨特的氣息。

“萬花老祖!”

而見到來人,無論是沐軒和、雲老,還是被困在符陣中的唐雨薇,都是神色恭敬地朝著這名女子行了一禮。

“萬花老祖?”

江玄眉毛一挑,他能夠從這忽然現身的女人身上,感受到一種浩瀚如大海般的恐怖氣息。

此人絕對也是屬於半步元丹境的強者。

江玄頓了頓,旋即也是抱了抱拳,笑道:“萬花前輩,過譽了。”

“嗯,你的天賦很好,要是就這樣將你殺了,就有些可惜了。”

萬花老祖開口了,她的語氣平靜地道。

“那不知萬花前輩,打算怎麼做?”

江玄在一刹那就聽出了這萬花老祖口中暗藏的威脅與殺意,當下他的目光微微泛冷,語氣也是變得有些生硬了下來。

果然,在這世上就冇有公平可言。

強者王,敗者寇。

誰的拳頭大,誰就是那製定規則的一方。

而此時,聽到萬花老祖那話語中隱隱透出的殺機,唐雨薇絕美的小臉便是猛地一變。

而沐軒和和雲老二人則是麵色狂喜,果然,萬花老祖,是站在他們這一邊的。

他們看著語氣似乎並不相讓的江玄,心中便是冷笑連連。

這江玄,竟然敢和一位半步元丹境巔峰的強者頂嘴,簡直就是找死!“怎麼辦?”

萬花老祖望著下方的江玄,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不過卻像是俯視螻蟻一般看著江玄,她淡淡地道:“你偷走了我的靈丹,此乃大罪,本應受儘千刀萬剮,不過念你畢竟是我擎天宗府中不可多得的天驕,我就懲罰你在我萬花小世界五十年,五十年內,你不得修行任何一種靈訣功法,甚至不能提升半分靈力。

待到五十年期滿,我自會放你離開。”

什麼?

五十年?

五十年內都不得修行?

好狠毒的懲罰!這一刻,江玄望著高空上那儀容華貴的萬花老祖,心中隻感到一陣怒火中燒。

她竟然要將自己五十年內不得修行,雖說他們修行者壽元悠長,但誰又能禁得起五十年不修行呢?

到時候,隻怕再天賦絕倫的天才,在沉寂了五十年之後,也絕對會成為一個庸人。

而這種庸人的感覺,江玄在自己在當初還是天水郡的支脈弟子時,便曾深深的體驗過。

那是一種絕望,永遠都看不到希望的痛苦。

這種感覺,江玄十分厭惡,如今的他可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他盯著那高空上,猶如一位女王一般在審判自己這隻螻蟻的萬花老祖,目光便是冷到了極致,心中也是生出了無窮的殺意。

這萬花老祖,比起沐軒和他們,還要更加的惡毒,這是要將他的天賦活活的耗光啊。

不過,江玄冇有行動。

他知道,自己隻要一有動作,隻怕這萬花老祖就更有理由將其留在這裡,甚至是鎮殺於此。

一時間,整個場上的氣氛頓時像是凝固了一般。

雖然此時的萬花老祖臉上依舊帶著那抹淡淡的笑意,然而那雙眸之中,卻彷彿是在看待一隻螻蟻一般。

仿若隻要江玄膽敢反抗,她就會毫不猶豫的出手,將江玄直接鎮殺於此,絕不會有半分手軟。

呼呼!此時微風拂過,卻是顯得冰寒刺骨,天地彷彿都籠罩在一片肅殺之中。

這是一場危機,自己無法預料的危機。

就像是狂風暴雨般,突然降臨在自己的頭上。

江玄神色不變,但眼中,卻有著一股寒意在在其中瀰漫著。

這萬花老祖,竟然根本不顧身份,要如此對待自己這樣一個晚輩。

“嗡!”

而此時,一股浩瀚如海洋般的氣息頓時降臨而來,江玄隻覺得五臟六腑此時彷彿都要破碎一般。

怎麼辦?

自己本不想招惹麻煩,奈何麻煩總是自己找上門,若是自己如今再無所作為,任由這些氣息壓迫自己,那到最後也是死路一條!九星神龍訣!血脈之力!當下,江玄咬了咬牙,隨即他體內的靈力此時也是開始瘋狂湧動了起來,而其整個皮膚表麵,則是開始瀰漫著一抹金色光芒,正死死抵擋住這可怕的威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