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高空之中,兩人正在相互對峙著,空氣種瀰漫著一片肅殺之意。

“你永遠都不會知道,我在焚炎秘境中經曆了什麼,今天,我必讓你血濺當場,洗刷當初戰敗之恥!”

林劍南此時目光冷冽,長髮飛舞,披散在其身後,整個人都彷彿散發著一種狂野、殘忍,以及一股無比沉重的壓迫感。

“看來,那焚炎秘境,確實將你改變了許多,不過,我既然能夠擊敗你一次,那就會有第二次,你永遠也不可能戰勝得了我!”

此時,江玄開口了,那語氣平靜,就像是在陳述一件事實似的。

“哼,江玄,我看你是太天真了,今天我就將你鎮殺於此,以你的人頭,成就我的輝煌,我林劍南,定能一路高歌,踏上聖龍榜天榜,成為像聖武皇朝五大公子那種級彆的存在。”

林劍南狂聲大笑,他的全身上下無不透著一股強大戰意以及殺意,極具危險性。

“閣主不會有危險吧。”

遠處正在觀戰的人群中,秦思哲、柳宗延也都站在了其中,他們雖然對江玄踏入凝丹境五重而感到興奮,不過如今看到實力大漲,狀若癲狂的林劍南,心中也是不免有些擔心。

“這不好說,這兩人的實力,都是屬於頂尖級彆的天驕,這林劍南更是在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從焚炎秘境中走出來了,其實力想來十分可怕。”

此時,一道少女的聲音忽然從身旁響起。

眾人望去,就見百裡蓧夢不知何時也來到了這裡,此時她那一雙美眸中,隱隱間也是透著一抹擔憂。

“江玄,今天你必死!”

此時,林劍南大喝著道。

轟隆!旋即,這道冰冷的殺意,讓得空氣在這一瞬間都彷彿變得冰冷刺骨,周圍觀戰的眾人見到這一幕,臉上的神色也是紛紛一變,連忙朝著後方退去,此時的他們也是感到十分驚駭,冇想到這林劍南已經變得無比強大了,他們竟然連林劍南的殺意都抵擋不了。

“嗡!”

隨後,林劍南出手了,他冇有施展任何招式,也冇有任何靈訣,就這樣直直的一拳紅了出去。

然而,眾人便是驚駭地發現,那虛空之中,竟然開始燃燒起了一片熊熊的火焰。

那景象,極為駭人!“轟!”

江玄見狀,神色不驚,他同樣一拳轟出,金色光芒在拳頭上閃爍,彷彿帶著一股不朽的韻味,與林劍南殺來的一拳悍然相撞。

“嘭!”

此時宛若一道悶雷炸響了,那可怕的金光與火焰碰撞,可怕的餘波橫掃開來,瞬間就將周圍的建築或樹木,在這一刻全部摧毀,化為了漫天的碎屑。

“嘶!”

見到這般毀滅性的攻勢,周圍無數人都是齊齊吸了一口冷氣。

這兩人的戰鬥力,簡直是超乎所有人的想象,即便是一些老牌的核心弟子,也是感到膽戰心驚,他們知道若是換成他們麵對這兩人其中一個,隻怕也會在剛纔那恐怖一擊下,瞬間斃命。

踏踏踏!踏踏踏!不過隨後,這兩道身影也是紛紛倒射而退。

“烈火漫天!”

此時,林劍南大喝一聲,他眸光似火,戰力強橫,再次邁步朝著江玄衝殺了過去,那恐怖的火焰,也是讓得周圍無數人彷彿置身火爐一般。

難以想象,這一擊的威力,究竟有多麼可怕。

“九鼎天火印,一鼎震山河!”

江玄依舊冇有拔槍,隻見他大手一揮,一種同樣無比狂暴的火焰之力轟然爆發開來,直接在他的雙手上,化為了一道古樸、碩大的鼎。

鼎,通體有著火焰環繞著,無比可怕與強大。

這一次,江玄終於成功凝聚出來了一道真正的火焰之鼎!“好可怕的火焰之力啊,這江玄,冇想到除了槍法之外,還有著如此強橫的攻擊靈訣!”

周圍,見到這一幕的眾人心頭也是紛紛震動。

“轟隆隆!”

而此時,那巨大的火焰之鼎,也是與那林劍南的火焰之掌再次碰撞在了一起。

這一次的碰撞,相較之前餘波變得更加恐怖,毀滅了將近方圓百米的區域。

這一次,嚇得那些圍觀者直接退出了百米的範圍內。

甚至還有一些在其身前鑄起了防禦屏障,生怕被殃及池魚。

“我遭受了這麼多的痛苦,這才浴火重生,變得更加強大。

我不相信,這一次我還殺不了你!”

這一次林劍南怒吼一聲,他的渾身上下綻放極為可怕的火光,他雙目似火,猶如一位火焰君王一般,殺意滔天,席捲向了江玄。

“即便你如今得到了大造化,不過既然你曾經敗了,那麼你就永遠也不可能再贏得了我。”

江玄血脈之力此時爆發開來,他通體璀璨,猶如黃金所鑄,十倍戰力的增幅,也讓江玄與林劍南得這一次碰撞中,顯得無比強悍,根本不落半點下風。

“嘭!”

“嘭!”

“嘭!”

場中,兩人都冇有使用任何靈兵,此時他們的肉身力量,就彷彿是最為強大的武器,一拳一腳,都是響起一陣悶雷般的聲響,看得周圍的眾人是心驚肉跳。

“嘩啦!”

某一瞬間,江玄化掌為爪,施展金龍神爪,直接就將林劍南的一條臂膀上的血肉撕裂開來,血液拋灑,顯得觸目驚心。

“啊!”

這一刻,林劍南發出了一道痛苦的嘶吼聲,他渾身燃燒的烈焰也彷彿在這一刻黯淡了許多。

“我說過,你曾經敗了,那麼就永遠也不可能戰勝得了我。”

江玄目光淡漠,隻見他通體璀璨,如一尊黃金戰將一般,淩空踏步,他的手掌化作龍爪,充滿著一股極端強橫的氣息。

他冇有猶豫,便是再次朝著林劍南直一爪抓了下去。

“哢嚓!”

這一刻,林劍南的另一條手臂,也是被其生生捏碎,痛得林劍南慘叫連連。

“啊!”

“你廢了我的兩條手臂?”

林劍南燃燒著火焰的雙眸此時滿是驚恐,他絕望的嘶吼道。

“哼!我不僅要廢了你,我還要殺你!”

江玄殺意沸騰,當初這林劍南派遣強者追殺自己,若非小天掌控了炎皇殿,隻怕他早已身死道消。

這一次,他不會再放過林劍南,必將其斬殺,永除後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