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在萬花小世界中,當沐軒和在得知了淩霄峰的一些訊息後,心頭也是狠狠一顫。

原來,當時江玄說要再次弄來一枚靈丹作為賠償之事,並非妄言,而是真的。

從他如今所得到的訊息稱,這童大師和江玄二人似乎十分熟悉,甚至童大師對其還很是恭敬,這一些在沐軒和聽來是多麼的荒唐。

不過,這也讓沐軒和心中的妒火更加旺盛了幾分,眼眸深處也是多出了一抹猙獰之意。

夜裡,淩霄峰上,一座樓閣當中。

此時幾人坐在其中。

其中一人端坐在其首位處,此人正是江玄。

而他下方,則共有著五道身影,其中分彆是秦思哲這位副閣主,還有柳宗延、洛君宏、路風和陸雨凝這四大堂主。

此時,看著下方的五人,江玄神色也是有些鄭重地道:“你們五人,也是我最信任的五個人,淩霄閣的一切,日後都需要幫忙處理,不過隨著淩霄閣的不斷壯大,你們的實力,也必須要變得更強才行,如此才能夠服眾,所以,今天,我決定幫助你們突破,如此才能夠威懾淩霄閣下麵的一些人。”

嘩啦啦!話落,隻見江玄大袖一揮,五朵顏色妖異的花朵,頓時便落到了他身旁的一張木桌之上。

“這是?”

見到這幾朵妖異的花朵,五人皆是疑惑地看向了江玄。

“齊岸花。”

江玄淡淡開口,隨即繼續解釋道:“這齊岸花乃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天材地寶,你們若是能夠將其吞服,並且日夜以靈力以及血脈不斷沖刷煉化的話,它能夠淬鍊你們靈力,以及肉身力量,並且讓你們對武道的感悟,也會有著巨大的提升作用。”

“齊岸花?

閣主你說的是那種傳說中的天材地寶!”

秦思哲他們自然聽過有關齊岸花的作用以及藥效,當下他們看著麵前那朵鮮豔得有些妖異的花朵,隻感到呼吸都有些微微急促了起來。

他們可真冇想到江玄手中,竟然還有著這種傳說中的靈花?

這一瞬間,這幾人對於江玄,也是感到越發高深莫測,似乎在江玄麵前,就冇有他完不成的事。

隨後,江玄也不再拖遝,就讓秦思哲五人迅速地將那些靈草吞服而下,隨後就和他們呆在了淩霄閣中,幫助他們突破修為,提升武道的境界。

畢竟,在這實力為尊的世界中,實力,纔是真正能夠威懾眾人的底氣所在。

而時間也是在他們這般不斷的突破修行中悄然地流逝著。

不過就在他們閉關修行的第九天,一道冷冷的喝聲突然從那淩霄峰外傳來,這一瞬間便是打破江玄等人的修行。

“淩霄峰新晉核心弟子江玄,速速前來跪接嶽巍公子旨意!”

忽然一道冷喝聲頓時響徹了整個淩霄峰以及周圍區域,讓得不少弟子紛紛被其吸引了過來。

唰!當即,江玄淩空踏步,來到了高空之上,旋即他便是看到了在那淩霄峰之外,正有著兩道身影迅速的趕來。

此時,那兩道身影為左的一道身影,是一個身穿藍衣的青年男子,而在其右邊的一道身影,則是身穿紫衣的年輕女子,他們二人皆是揹負著一把鋒利的長劍。

這一男一女,神色皆是有些冷漠,他們神色倨傲,氣息雄渾至極。

這是兩名實力極強核心弟子!“雙劍使者!”

江玄皺了皺眉,他一下子便是認出了這突然出現的二人的身份。

他們是望嶽盟的雙劍使者!在當初江玄在被第四聖子萬子鴻救了一次之後,便曾經仔細的瞭解了宗門內的這四位聖子。

在這四位聖子中,被稱為嶽巍公子的第三聖子,一向以帝王自居,他創建瞭望嶽盟,勢力遍佈總部,甚至是有不少其他勢力還與其結成了一個聯盟,而這嶽巍公子便是這個聯盟的盟主。

並且江玄還聽說,這嶽巍公子身份極其神秘,是聖武皇朝聖龍榜天榜上有名的絕代天驕,實力強橫至極。

而這望嶽盟在擎天宗府中最為活躍的,就是這雙劍使者二人。

他們一出現,可以說便是要傳達這嶽巍公子的意誌。

不過,那聲“旨意”,卻也顯得無比霸道,這讓江玄微微皺起了眉頭。

“不知二位使者,來我淩霄峰有何事?”

江玄目光平靜地望著二人,語氣淡漠地道。

“你放肆!”

不過就在江玄那話音剛剛落下麼一刹那,一道冷喝聲便是忽然響起,那紫衣的女使者也是走上前來,她的柳眉帶著一絲怒意,猶如看待螻蟻一般看向了下方的江玄,語氣冰冷道:“你算什麼東西,也敢直視本使者?

還不快點跪下,迎接嶽巍公子旨意。”

聽到這話,莫說是江玄,就連那些被剛剛喝聲吸引過來的眾多弟子,都是微微皺起了眉頭。

這望嶽盟,還真是霸道啊!竟然連對方直視她的權利都要剝奪,彷彿看她一眼,就像是對她不敬一般。

“看來,這江玄是最近名聲太盛了,這嶽巍公子是想藉此打壓他一番。”

周圍人群中,有人暗暗的猜測道。

不過,眾人也都知道,今天,江玄隻怕不跪的話,是不行了。

畢竟,這雙劍使者,手中拿的那道金色聖旨,可是代表了嶽巍公子的意誌。

而嶽巍公子,那可是擎天宗府的第三大聖子,更是聖龍榜天榜上的絕世天驕,他就猶如一位帝王一般,高高在上。

其意誌,隻怕除了上麵的那幾個最為強大的人,就冇有人敢說一個不字!這一切,彆說江玄這個剛剛晉升的核心弟子,隻怕即便宗門內的那些老怪物們,麵對嶽巍公子這樣的存在,也是十分的忌憚,不敢在其麵前太過的放肆。

此時周圍不少人都是冷眼旁觀,他們覺得這一次,這江玄隻怕真的要完了。

“你口中那嶽巍公子,算是什麼東西,也敢讓我跪下?”

江玄盯著那雙劍使者,目光冰寒,他的聲音也同樣冰冷,字字如劍,淩厲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