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唉!自從我在那場大戰中敗給了南部村的村長之後,我北部村便一直受到南部村的欺壓。”

“那時候,我記得有一次南部村的村長金旋之子金大楊便來到可我北部村,調戲了雪兒,不過那時候正好被牛田的弟弟牛二看到了,這牛二實力不俗,天生便是擁有一身神力,他為了保護雪兒就和金大楊大打出手。”

“那金大楊雖然實力不怎麼樣,但奈何對方的侍衛十分之多,最終牛二因為不敵,被打成了一個癡呆!”

王明搖了搖頭,重重歎息道。

“原來如此!這牛二因為雪兒成了傻子,加上之前你又敗給了那金旋,北部村纔會被那南部村欺壓,所以那牛田纔想要將雪兒嫁給那牛二,並且要逼你讓出那村長之位!”

江玄聽到這,頓時明白了這一切的緣由,他看向了雪兒,緩緩地道:“雪兒,牛二因為你變成了一個傻子,你心中可有愧疚?

而且你可有因為他變成瞭如今是癡呆兒而排斥他?”

“雪兒心中很愧疚,小哥哥,所以我經常去照顧牛二哥哥,不過我從來冇有排斥過他,隻是我一直都隻把牛二哥哥當朋友,從來冇有想過嫁給他,所以牛田這麼逼迫我,我實在是有些害怕!”

雪兒聲音有些顫抖地道。

王明見此,也是開口說道:“小兄弟,雪兒也的確一直這麼做的,雪兒心地善良,她可從來冇有傷害過誰啊!”

江玄聞言,也是點了點頭。

在他看來,雪兒其實並冇有錯。

愧疚,並不代表有感情。

而且,感恩的方式也有很多,其實並非一定要以身相許才行。

牛田如此做,說到底是有些強人所難了。

“我知道了,這件事情我會幫你解決好的!”

江玄想了想,也是開口說道。

王明聞言,心中頓時一喜,不過他隨後又像是想到了什麼,頓時開口道:“小兄弟,隻是牛二實力不俗,當時若不是金大楊帶人暗算了牛二,這牛二也不會敗,要是到時候這牛田帶牛二過來的話……”“這件事情王老不用擔心,我……”江玄話未說完,一道冷喝頓時就從那外麵傳了過來。

“裡麵的小白臉,你快給老子滾出來!”

聽到聲音,江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他緩緩地道:“竟然這麼快就來了!”

話音落下,江玄便是直接站起身子,朝著外邊走去。

而當他們來到外邊的時候,就見在那四周此時已經圍滿了人。

而在人群的最前方,有兩個人,其中一人自然便是牛田。

而在牛田身旁,則是一名身材高大的壯漢,隻是這名壯漢目光有些呆滯,臉上還不時露出一抹傻笑。

看來,這就是那牛二了。

江玄見到來人,心中頓時暗暗地道。

“牛二,就是他,就是這個小白臉要搶走你的媳婦!”

牛田此時指著江玄,對牛二開口道。

“你……你竟然要搶俺的媳婦,俺,俺要打死你!”

牛二神色一怒,頓時一拳就朝著江玄轟了過去。

那一拳帶著一陣呼嘯的破風之聲,看那樣子竟然足足有著六千斤的力氣!這牛二,修為看起來應該纔是真元境一重,尋常的真元境一重武者,最多也就隻有三千斤的力量,但這牛二,竟然有著六千斤的可怕力量,說是天生神力隻怕也絕不為過。

若是化作旁人,隻怕早就被嚇傻了,隻可惜他這次麵對的是江玄。

如今江玄的實力早已不能夠用普通的多少斤力氣來說明瞭,他的隨意的一拳都能夠摧毀一座山嶽。

即便如今有傷在身,但那也不是區區六千斤的力氣能夠撼動得了的!“小兄弟小心啊!”

看到那一拳轟來,王明心頭猛地跳動了一下。

不過就在那一拳,即將轟中江玄的時候……江玄目光不變,當即緩緩的伸出了一根手指,隨即輕輕一點。

“嘭!”

當那一指落下時,牛二就感覺一股無法承受的力量以及劇痛猛地傳了過來,當即慘嚎一聲,身影也是被其直接震飛了出去。

“好痛,好痛,嗚嗚……”那牛二重重地摔在了遠處的地麵,當即嘶聲痛哭了起來。

“弟弟,你冇事吧!”

牛田見到這一幕,神色更為的憤怒,不過他知道自己實力不如江玄,所以也不敢上前和江玄一戰,他眼珠子轉了轉,頓時怒吼開道:“大家都看看,雪兒這忘恩負義的小賤人,牛二他救了她一命,她不但不知道感恩,還和小子勾搭到了一起,簡直是不知廉恥!”

“原來就是這個小子和雪兒這個賤丫頭在一起了!”

“哼!當初牛二可是因為雪兒才變成這樣的,雪兒這個小賤人還真忘恩負義啊!”

“是啊,就和她那爹爹一樣,那王明當初可是我們選他作為我們村的村長的,然而如今卻把我們北部村弄成了這般模樣!他不配在當我們北部村的村長。”

眾人此時紛紛開口指責,那眼中滿是不屑的的神色。

“爹爹!”

聽到眾人的指責,雪兒那張漂亮的小臉上,頓時有著一滴滴淚水不斷的滑落,她抱緊了王明,身體忍不住顫抖了起來,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竟然會被眾人這般指責。

江玄見到這一幕,頓時皺了皺眉,這北部村的村民,看來並冇有他所想象的那般純樸善良,如今竟然將一個小女孩逼迫成這般模樣。

嗖!當下,江玄眼眸一冷,他瞬間化為一道流光,直接來到了那牛田的身前,並用一隻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將其提了起來。

這一刻,牛田麵色頓時變得蒼白無比,他知道眼前的這名少年隨手便可以將他擊殺。

“你快放開牛田!”

“你這小白臉,太不要臉了!”

“放開!”

“這一切全都是因為那個小賤人!”

一時間,四周的村民,更是罵聲一片。

江玄見況,頓時一聲冷笑,他的腳頓時朝著猛地踏去!“轟隆!”

這一腳之下,大地一震,土石崩裂開來,自江玄腳下,一片蜘蛛網般的裂紋頓時朝著四麵八方擴散而去。

這一幕,頓時嚇得一個個村民麵色蒼白,他們紛紛退後,看向江玄的目光中,滿是驚懼的神色。

“誰要敢再多說一句,我就殺了他!”

江玄那冰冷的聲音,此時迴盪在了這片天地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