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伴隨著一道雷鳴般的巨響,所有人都是見到一道身影快速朝著這邊掠來,最後在江陸的身旁落了下來。

“你……你究竟是誰?”

倒在了一旁麵色蒼白的黑狼寨二當家聲音有些惶恐的道。

從剛剛的接觸的那一刹那,他分明感覺到這小子身上極為可怕的精神攻擊。

可……可這怎麼可能呢?

看他的模樣也不過十幾歲罷了,怎麼可能有如此可怕的精神之力?

“小子,我看你活膩了!敢擋我黑狼兵的人,殺無赦!”

這時,那些前方的黑狼兵一個個麵色猙獰,這小子突然出現在眾目睽睽之下救下了江陸,這是在生生打他們黑狼寨的臉啊!即便江玄剛剛展現的實力似乎有些深不可測。

然而,他畢竟隻是個少年罷了,即便從孃胎的時候就開始練,難道還能強的過他們寨主嗎?

“讓開!否則……死!”

江玄目露冷光,隨即直接邁步朝著江家的陣營而去,完全無視了這幫窮凶極惡的黑狼兵。

“小子,好膽!給我死來!”

那些黑狼兵見到江玄那閒庭信步的姿態,目光中帶著一絲嘲諷,彷彿在他們眼中這江玄已經是墊板上的魚肉。

他們舉起手中的鋼刀,對著江玄衝殺而來。

“江玄,小心!”

江景等人麵露擔憂,畢竟那可是五萬的黑狼精兵,都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感受著周圍一道道衝來的身影,江玄麵色不改,待到眾人快要接近的時候,他的腳步忽然朝著地麵輕輕的一踏。

“咚!”

“哢擦!”

可怕的雷鳴彷彿魔音一般震顫在眾人的心頭,手中的動作都是因此慢了半拍。

“百拳震體功!”

江玄大喝一聲,眼神鋒利如刀,他一拳揮出,雄渾的靈力頓時在那天際之上化為一道巨大的手掌,隨即對著那千軍萬馬,奔騰而來的黑狼兵就殺了過去。

“噗!”

“噗!”

“噗!”

可怕的拳芒,彷彿最為鋒利的刀刃,所過之處,一道道淒厲的慘叫也是隨之響了起來。

有的甚至來還不及抵擋,就在江玄那猛烈的進攻下,被轟成了漫天的血霧!這一刻,那對麵的幾大家族的族長眼神皆是震撼,他們互相對望了一眼,皆是感到一陣不可思議。

他們活了大半輩子,還冇見過如此天賦異稟的少年,一人可敵千軍!“慢著!”

忽然,後方的黑狼大喝一聲,讓得眾多的黑狼兵一下停了下來。

江玄也是停下了手中的殺伐,他的眼神冰冷的盯著黑狼。

“嗬嗬!閣下真的是少年英雄,不過這是我們黑狼寨和這雲陽鎮之事,我勸閣下還是不要多管閒事為好!”

黑狼的語氣平淡,他的話似乎是在講和,又像是在威脅。

按照他的猜測,這名少年應該是名門子弟,外出曆練,否則不可能擁有如此可怕的實力。

“嗬嗬!我聽說你剛剛說要滅了江家是嗎?

既然如此,那麼你今日必死!”

江玄冷冷的道。

“嗬嗬!這似乎和閣下並不相乾,若是你執意要管,我黑狼手上的刀可是不長眼的。”

黑狼聞言,臉上神色一沉,眼中殺意盎然。

“黑狼兵聽令,給我殺了他!”

黑狼目光閃過一絲殘忍,頓時怒吼一聲命令道。

他要以人海戰術,拖垮江玄,然而一舉擊殺。

“哼!即便你擁有著真元境的實力,也抵擋不了我的千軍萬馬!”

不過,江玄卻是不懼。

“小龍!”

隻見他的手掌一揮,一頭擎天般的龍象獸忽然從乾坤袋飛了出來。

它踏著地動山搖的步伐,一路將那攔截的黑狼兵踢飛。

“糟了!是龍象獸!”

“這小子怎麼會有龍象獸,大家快跑啊!”

看到那巨大的龍象獸,那些黑狼兵頓時膽戰心驚,再冇了戰鬥的**。

誰都知道龍象獸是三階靈獸,即便是幼年的龍象獸,都是二階初期靈獸的存在。

“你們退什麼?

給我射箭!射死他們!”

黑狼一聲怒喝,讓得些許的黑狼兵清醒了過來。

那剩下的黑狼兵拿出了弓箭,對著遠處的江玄以及龍象獸射去!咻!咻!咻!短短一瞬間,天空之上密密麻麻的弓箭朝著下方射去。

每一道弓箭之上,都蘊含著強大的靈力以及劇毒,這要是被射中了,莫說人,恐怕就是那些三階靈獸都不敢正麵硬扛。

“不好,玄兒有危險!”

“玄兒,你快跑!”

江家的眾人神色大變,他們冇想到黑狼竟然如此狠毒,想要藉此除去江玄。

“哼!小子,下輩子要救人之前,把眼睛擦亮點,可不是什麼人你都能得罪得起的。”

黑狼譏諷的一笑。

不過就當那些弓箭即將射中江玄的那一刻,黑狼臉上的表情忽然僵硬了下來,他的眼睛猛的睜大,有些難以置信的道:“怎麼可能?”

就見江玄在那弓箭即將到來的那一刻,手中一把冰藍色的長槍忽然閃現。

隨即他朝著天空一指。

“嗡!”

下一刻,眾人就見到一道巨大的冰盾忽然出現,橫檔在了江玄以及那龍象獸的麵前。

“噗噗噗!”

萬千箭矢破空而來,然而卻被那巨大的冰盾擋住,再也無法再進絲毫。

“這……這是什麼靈器?

怎麼可能?”

黑狼眼神驚懼,根本不相信眼前的事情。

“想殺我?

可笑!”

江玄握著長槍,冷冷的笑道。

他自然不會告訴黑狼,這長槍乃是當初他在武道會上,雲落凡落敗,而送給他的神兵利器。

這長槍即便是如今的江玄都無法運用出它真正的威力,其品階自然可想而知。

若是連今天這些不入流的賊寇都解決不了,那豈不是笑話。

“那麼現在,就該輪到你了!”

江玄的長槍緩緩的舉起,看向了黑狼。

這一刻,原本叱吒風雲的黑狼渾身一激靈,他感覺自己彷彿就像是被一頭真正的惡狼盯住了一般,根本逃脫不了。

“黑狼,拿命來!”

話音落下,江玄身形破空,長槍所指,一往無前,今日的他要屠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