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九星神龍訣 >   第450章:條件

-

“哼,看來你是非要和我做對不可了!”

木辰風一聽,麵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江玄聞言,搖頭笑道:“做對?

隻怕你還冇有這個資格!”

江玄的對手,如今可全都是凝丹境級彆的強者,如今區區一個化海境的強者說江玄是在和他做對,在江玄看來,這簡直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哼,本來我不想殺你,隻可惜我給過你機會,你卻執意要找死,那既然這樣的話,那也就怪不得我了!狼形變!”

隻聽木辰風一聲大喝,旋即他身上黑色衣袍便是猛地爆裂開來,隨即那可怕的一幕便是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隻見在他嘶吼間,他那整個身體,也是瞬間膨脹開來,化為三丈大小,灰色的皮毛迅速覆蓋上了他原本的皮膚,而其手掌也是化作了尖銳的利爪,最後就連那頭顱都是變成了一個碩大的狼頭!不過短短一瞬間,他便完完全全化為一個狼人。

隻見此時的他眼中閃爍嗜血與殘忍,他的口中兩隻猙獰的獠牙顯露了出來,流淌著腥臭的口水,一股凶煞之氣,也是自體內擴散出來。

而他的氣息,此時也是暴漲到了化海境的五重。

這一刻,眾人神色齊齊劇變。

他們知道,事情到了這一地步,外人根本冇有任何插手的餘地了,一切就隻能看這神秘少年和木辰風誰更厲害了!“你這秘法,雖然十分的強大,不過看起來你並冇有得其法,導致如今運用不當,竟然將自己變成了一個不人不獸的怪物,就連神智被侵蝕了還不自知!”

江玄見此,頓時搖了搖頭。

“嗷!”

木辰風見狀,眼中頓時閃過一抹凶戾之色,他朝著江玄,便是撲殺了過去,一隻可怕的利爪,直接狠狠拍向了江玄的天靈蓋。

見到這一爪拍下,江玄神色波瀾不驚,他緩緩搖了搖頭,旋即便是緩緩地伸出了一隻手掌。

“嘭!”

隻見那可怕的狼爪帶著一股像是能夠摧毀一切的可怕的氣勢狠狠落下,不過江玄卻是輕輕鬆鬆的便將其握在了手中。

此時那狼化的木辰風足足有著三丈大小,且無比的壯碩,江玄此時在其麵前顯得無比的渺小,彷彿一隻螻蟻一般。

但就是這樣巨大的差異下,江玄卻是輕而易舉地擋下了這一爪。

這一刻,無數在場的眾人都是望著這令人震撼的一幕。

“嗷!”

而此時,那木辰風獸化之下,也是徹底失去了理智,他瘋狂地咆哮著,就打算掙脫江玄的束縛。

然而,江玄又怎麼可能會給他這樣的機會,當即江玄手掌一旋,便是將那狼爪一扭。

緊接著,眾人便是聽到那狼人痛苦的一聲嘶吼之後,就被江玄抓住了手臂,旋即猛地一掄。

“嘭!”

眾人隻見,那木辰風在空中劃出一道圓圓的弧線之後,便是重重撞擊在了地麵上。

可怕的力量,瞬間便是將那大地崩裂開來,激起一地的煙塵。

而在這般可怕的力量衝擊之下,木辰風當即便是感到渾身骨骼彷彿都要破碎開來。

“小子,你……”此時,木辰風當即便發出一聲痛吼聲,他雙目怨毒地望著江玄。

江玄見狀,二話不說,直接再次將其掄了起來,朝著地麵又是狠狠地一砸。

“轟!”

“小子!我不會放過……”“轟!”

“小子……”“轟!”

“小……”江玄手臂不斷地掄起,那木辰風如同山丘般巨大身體,便是不斷與那大地進行著零距離的親密接觸,一時間,土石紛飛,塵土飛揚。

見到這一幕,眾人隻感到頭皮有些發麻,他們都是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之前大家都還在驚歎,這木辰風,是何等的強大,然而如今看著江玄抓著木辰風,那如同甩鹹魚一般甩著木辰風的模樣,大家就覺得有些恍惚。

而那金旋更是目光劇變,難以想象,那在他眼中幾乎無敵般的師父,竟然會被江玄這般虐打。

“轟!”

當那塵土散去,大家就見,此時的大地,已經變得千瘡百孔,到處佈滿了一個個深陷的大坑。

而那木辰風,此時也是變回了人形,恢覆成了原來的大小。

隻是此時的他衣衫破碎,那鼻青臉腫得簡直不像個人樣,就彷彿是一塊爛掉的肉泥一般。

不過這傢夥的生命力也是夠頑強的,竟然到了現在都還殘留著一口氣。

隨後,在眾人一個個驚愕的目光下,這木辰風,竟是慢慢的爬到了江玄的麵前。

莫非,他還想要偷襲?

就在眾人心中閃過這道疑惑時,隻見那木辰風頓時一臉哭喪著道:“少俠,少俠饒命啊,少俠饒了小人這條狗命吧!”

大家見到這一幕,也是愣了愣,這還是那個剛纔眾人眼中不可匹敵的蓋世強者的木辰風嗎?

“你的命我可以留,不過我也是有條件的!”

江玄拍了拍衣袖,旋即淡淡地道。

“多謝少俠,多謝少俠饒命,少俠有任何的條件,小的一定遵從,一定遵從!”

此時木辰風那已經看不清模樣的臉上也是勉強擠出了一抹笑容來,對著江玄千恩萬謝道。

他木辰風雖然實力不強,不過他能夠混到今天,靠的就是他那察言觀色的本事,剛剛因為獸化的緣故,影響了他的判斷力,不過如今他已經清醒過來了,頓時便明白眼前之人,絕對是來自大勢力的子弟,不是自己能夠匹敵的存在!所以此時他自然選擇了求饒,否則隻怕待會會連小命都給玩冇的。

“以後,這清沙河的水,南部村每天隻能用一個時辰的時間,其餘的時間,都要歸北部村所有!”

江玄看向了金旋淡淡地道。

“一切聽從少俠吩咐!”

金旋咬了咬牙,雖然有些不甘,但最終依舊答應了下來。

“日後,一切就由你來監督了,你若是敢騙我,你應該知道後果。”

江玄這話是對著木辰風說的。

見到江玄那冰冷的目光望來,木辰風頓時渾身一哆嗦,連忙磕頭如搗蒜般答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