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且,在這一次五宗大比中,最高修為也隻限製在了是凝丹境層次。

半步元丹境級彆的天驕,也就是聖龍榜天榜上的存在,他們已經算得上聖武皇朝頂尖級彆的強者了,自然不會來參加這一次五宗大比。

因此,江玄很清楚,自己要想奪得榜首,成為五宗大比第一名,就必須能夠擁有擊敗所有凝丹境的強者的實力。

而如今距離五宗大比,還剩下不到半年的時間裡,江玄心中冇有其他任何想法,唯一的念頭,就是不斷尋找機緣造化,不斷壯大自己的修為和實力。

因為,五宗大比中,各大勢力中的那些頂尖天驕,都會上場,他們戰力絕對是無比的恐怖,甚至有些還是可以越階擊敗對手的強大存在。

江玄如今不過是凝丹境五重,他可還冇有自大到以為自己如今便有著能夠橫掃年輕一代頂尖強者的實力。

畢竟,他如今的修為相比較於那些凝丹境巔峰的強者還要差了不少。

所以如今,提升修為,壯大自身,是江玄現在的首要任務。

“轟!”

整整三天的時間,江玄這纔將這座儲量高達五百萬枚級彆的靈石礦脈給吞噬得一乾二淨,不過可惜的是,如今他的修為依舊冇能夠得到突破。

看來,即便是五百萬枚靈石,也不足讓他突破一重境界。

“不行,三天的時間才吞噬一座靈石礦脈,這個時間太長了,我要是剩下的一個多月的時間都用在這上麵,隻怕到時候最多隻能吞噬十幾座這樣的靈石礦脈,這樣根本無法快速地突破。”

江玄也是麵露難色,他知道,自己的吞噬速度,實在有些慢了。

七倍的吞噬力量,要是放在從前,這種速度已經算是極為驚人。

然而隨著江玄修為的不斷提升,每突破一重境界,他所需要的能量越來越龐大,七倍的吞噬速度,顯然已經滿足不了他了。

“小天,你試試看能不能找到蘊藏有龍族血脈的靈獸,我如今想要儘快提升吞噬的速度,就必須要奪得龍血,提升體內龍族一脈血脈的濃度,如此一來我的吞噬速度就能夠大大加快,到時候配合破妄靈符尋找靈石礦脈吞噬,我就能夠快速突破了。”

江玄沉吟了一會,隨後對著精神之海中的小天說道。

如今,也隻有這一個辦法了。

要是實在不行,江玄就隻能先行離開了,先把宋君屹、唐雨薇他們二人找到再說了。

“好,江玄,你等等,小爺我這就查探一下。”

小天也明白如今時間的緊迫,當即立即迴應了一句,隨後它便立即釋放出了一股龐大的力量,搜尋著附近擁有龍族血脈的靈獸。

嗡!不多時,小天那股龐大的感知力便是覆蓋了這一整片山脈。

江玄靜靜地等待,他知道,小天會把這一切處理好的。

一個時辰後。

“咻!”

小天將自己查探到的東西,全部凝聚成了一張地圖,傳到了江玄的精神之海中。

隨即,江玄雙目緊緊的閉上,精神沉入精神之海之中,隨即他便是看到自己精神之海中,出現了一張地圖。

那地圖上之上,有著十幾處紅色的標記,這些都是分佈在了這周圍的群山。

“西北方向五十裡,龍血蜈蚣,凝丹境三重。”

“東南方向三百米,黑魔龍馬,凝丹境五重。”

“東麵三千米處,龍鱗虎,凝丹境四重。”

“東北方向五千米,荒古龍角犀,凝丹境八重。”

“……”一個個標註點,看得江玄眼神一亮,心中也是一片火熱。

這些靈獸,它們都是身具龍之血脈,要是能夠吞噬其血液中蘊含的龍血,那便很有可能會讓自己的龍脈吞噬之力變得越發強大。

而且,到時候自己的“金龍神爪”,也將會提升威力。

“江玄,你如今的龍脈吞噬之力想要提升,那些低級靈獸的體內龍血力量,隻怕是杯水車薪,就算吞噬了也冇有太大的用處,而你如今的時間又緊迫,所以我建議你要吞,就吞噬那最為強大的。”

小天在精神之海中開口道,那語氣隱隱間帶著一絲瘋狂。

“你的意思是,我這一次擊殺的對象,應該鎖定這之中最為強大的荒古龍角犀?”

江玄神色也是微微有些震動,他嚥了一口唾沫道。

顯然,這荒古龍角犀,是其中最為強大的存在,有著凝丹境八重的修為,實力無比恐怖。

而且,這種傳承龍族血脈的靈獸,真實的戰鬥力,也絕非普通的人類同級彆的強者可以抗衡的。

比如這荒古龍角犀,若是發起瘋來,江玄相信其一定能夠把一個凝丹境八重、甚至是凝丹境九重的強大存在給直接撕碎的!即便是當初的林漠軒隻怕都冇有它這般恐怖。

“小天,你這是想讓我去送死吧。”

江玄沉吟片刻之後,也是神色僵硬的問道。

“江玄,你平時不是挺機靈的嗎?

小爺什麼時候讓你去直接對付那荒古龍角犀,若你真的直接去了,那的確是找死,不過你就不會想想其他辦法嗎?”

小天緩緩地道。

“辦法?

那我試一試!”

江玄點了點頭,隨即神色中也是露出了一絲瘋狂。

要是真的能夠吞噬掉那荒古龍角犀的龍族血脈,那到時候自己的龍脈的吞噬之力,絕對能夠更上一層樓。

一個時辰後,江玄來到了一處峽穀的邊緣。

他遠遠望了過去,就見一頭如同小山般大小的巨大靈獸,正趴在那裡。

那巨大地靈獸,身上佈滿了鱗片,像是極為堅硬,在陽光的照耀下,反射著森冷的光澤,讓人心生寒意。

“我覺得,我的那把神槍,隻怕連它的皮肉都破不開,更何況抽取它的血脈。”

江玄看著遠處那頭可怕的大傢夥,就覺得一股寒意猛地從他的心中升騰著,此時他覺得體內的血液,彷彿都要凍結了一般。

“江玄,我看你可以試一試神龍威壓,看看能夠震得住它!”

小天在精神之海中開口說道。

“好。”

江玄點了點頭,隨即一股磅礴無比的精神力量便是猛地朝著遠處擴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