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嗡!當即隻見一條金色的神龍便是猛地從江玄的天靈蓋衝了出來,隨後顯化在了高空之中,此時那神龍虛影的眼眸頓時緩緩地睜開,其中一股無儘的威嚴之氣頓時散發開來。

神龍威壓!“吼!”

而在神龍威壓釋放之際,在其周圍的叢林中的眾多靈獸,頓時發出了一道道顫抖的嘶鳴聲。

甚至有的靈獸,都是直接趴伏到地上,不斷的顫抖著身軀。

此時,它們望著高空上升騰而起的金色神龍,就感到一股來自於靈魂深處的恐懼,蔓延上了它們的心頭,讓它們不敢生出任何的不敬之意。

“嗡!”

而此時,那下方躺在峽穀中如同一座小山丘般的荒古龍角犀,似乎也是察覺到了一些異樣,當下便是睜開了雙目。

而後當它望向高空之上的那條神龍虛影時,瞳孔便是猛地一縮,也像是產生了一絲畏懼。

這一幕,也是讓得江玄心中一喜。

看來果然有用!不過下一刻……“吼!”

那荒古龍角犀頓時站起身來,它的目光死死地盯著上空的那道神龍虛影,口中竟然發出了一絲怒吼之聲,一股凶煞之氣,頓時瀰漫開來。

看這樣子,這荒古龍角犀,竟然想要挑釁神龍!“不行,我如今不過才五級神念師,神龍的威壓如今也隻能夠釋放不到三成的威力,想要震懾一些比我修為弱、或者稍微強上一些的靈獸還是可以的,不過這荒古龍角犀實力比我強上太多了,而且,其體內蘊藏著遠古時期的的龍族血脈,如今它麵對神龍,威壓也會對其有所減弱,這可怎麼辦?”

江玄出聲喃喃道。

不過,雖然他對此感到有些失望,但卻並非特彆的強烈,因為,對於這個結果,他也是早有預料,像這種荒古龍角犀,想要藉此就將其降伏,的確是有些困難。

“還是先離開這裡再說。”

江玄收回神龍威壓,旋即轉身便是離開這片峽穀。

他打算去獵殺那些比較低級的靈獸,雖然這樣可能到時候得到血脈之力,對自己的幫助極少,不過這也總比冇有的強。

一個時辰後,在一片叢林中。

“噗嗤!”

江玄手舉長槍,直接從高空狠狠刺下,瞬間便是將下方的一條赤色蜈蚣,給一槍洞穿。

這赤色的蜈蚣,正是那條龍血蜈蚣。

“九星神龍訣!”

隨後,江玄便是從高空落下,他的手掌按在那赤色蜈蚣的屍體上,旋即一股可怕的吞噬之力頓時爆發開來,轉眼間,那條巨大的龍血蜈蚣,屍體便是迅速乾癟了下來,很快便是成了一具乾屍。

而此時,江玄的掌心之中,卻不過出現了一滴金色的血液。

“這……這麼大的一條的龍血蜈蚣,竟然不過才提取出了一滴龍血!這也太坑了吧!”

望著手掌中那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一滴龍血,江玄嘴角也是微微抽了抽,忍不住破口大罵了一聲。

“唉!江玄,小爺早說過,斬殺這些低級的靈獸雖然十分容易,不過這龍血對於你如今而言,根本冇有半點幫助,你這樣也隻會浪費時間罷了。”

小天此時也是搖了搖頭,說道。

“算了,這也太坑人,我看即便到時候將這些低級龍血的靈獸全部斬殺了,都不一定能夠幫我提升這龍脈的吞噬之力。”

江玄此時也是有些鬱悶地道。

這一次,他好不容易找到了這些靈石礦脈,本想著能夠快速提升一下自己的實力,冇想到竟然一上來就碰壁。

江玄將這一滴龍血直接吞下,隨即便是打算離開。

不過就在這時……“你是說眼前這小子,就是殺了老夫孫兒的凶手了?”

此時,一道帶著冰寒殺意的蒼老聲音,頓時在其背後響了起來。

聽到聲音,江玄的眉頭微微一挑,旋即連忙轉身,朝著身後望去。

隻見此時在那遠處,一名身著灰衣的老者正邁步走來,其身後,跟著幾名少年,看他們的模樣,可不正是之前逃跑的那幾名羅家子弟嗎?

“是你們?”

江玄此時也是發現了他們,頓時冷冷的一笑。

“哼,小子,之前我們是因為畏懼你的實力才向你屈服的,這一次,我們羅家的二長老到了,我倒要看看這一次你還怎麼囂張!”

灰衣老者身後,一名羅家子弟頓時冷笑一聲,神色中瀰漫著殺意與猙獰。

“小子,看來你就是那個殺了老夫孫兒的凶手了!”

灰衣老者冷喝一聲,旋即身上一股可怕的氣息頓時爆發開來,它如同一座可怕的山嶽一般,壓迫向了江玄。

“凝丹境八重巔峰!”

江玄神色一驚,他不敢怠慢,當即腦海中那道裂地神槍虛影猛地爆發其強大的威力,瞬間便是將那灰衣老者身上那股可怕的氣勢瞬間撕裂開來。

“嗯?

你這個小子,倒是有些本事。”

那灰衣老者也是有些驚訝。

不過旋即,他的神色便是變得難看了起來,這一次被江玄撕裂了他的氣勢壓迫,也是徹底讓他丟了顏麵。

當下,這名灰衣老者的臉上,陡然便是閃過了一抹凶戾。

“小子,你給我死來!”

灰衣老者怒喝一聲,他的手掌一揮,頓時便是在天空之上,凝聚出了一道無比巨大手印,朝著江玄便是鎮壓而下。

與此同時……“鏘!”

江玄見到灰衣老者出手,頓時其身後也是凝聚出了一柄裂地神槍。

下一刻,他整個身體與神槍便是與其融在了一起,隨即撕裂了長空,直接閃身來到那灰衣老者的身後,將那幾個羅家子弟瞬間擊殺。

“啊!”

“噗嗤!”

伴隨著一道道淒厲的慘叫聲,那幾名羅家子弟也是瞬間被那股鋒芒瞬間擊殺,一時間,血液染紅了這片叢林。

“啊!小子,你快我住手!”

在江玄剛剛出手的刹那,那灰衣老者便是發出了一聲咆哮。

然而江玄的攻勢實在太快了,還冇等那老者話音落下,那幾名羅家子弟便是直接倒地身亡。

而殺完了那幾名羅家子弟,江玄便直接朝著遠處暴掠而去,根本一絲想要停留的意思。

而此時,那幾名剛剛還在嘲笑著江玄的羅家子弟,此時卻已經變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屍體,永遠地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