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音一落,這位羅家的二長老也是以一種高人的姿態,緩緩的從高空上落下,此時他的嘴角帶著一抹冷笑地道:“小子,你的師兄師弟們呢,讓他們全都出來吧,老夫今天就要大開殺戒了!哈哈哈!”

灰衣老者放聲狂笑著,那巨大的聲音也是在這一瞬間傳遍了整個峽穀。

不過很快,這羅家的二長老便是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因為此時,他發現,江玄那小子的身影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就連他那些所謂的師兄弟也是連個影子都冇看到。

相反的,他卻是看到了一雙如同燈籠般巨大而猙獰的雙目,正死死地盯著他。

“這……這是……荒古龍角犀!這裡怎麼會有著一頭荒古龍角犀?”

灰衣老者先是愣了愣,旋即像是想到了什麼,當即唰的一聲,臉色頓時慘白。

他已經明白過來了!這江玄,竟然將他給耍了!“小子,我要殺了你!”

灰衣老者發出了驚天怒吼,這荒古龍角犀最厭惡的就是有外來者闖入它的領地,江玄這般做,簡直就是要坑死他呀!當即,他不敢有絲毫的猶豫,瞬間便是朝著遠處爆射而退。

“吼!”

不過此時,顯然已經是晚了,這灰衣老者的行為,已經徹底激怒了在這峽穀中這頭荒古龍角犀了。

當下,這頭凶煞無比的龐然大物,頓時站起身來,它如同一座山嶽一般,四蹄邁開,踏著地動山搖的步伐,瞬間閃動挪移了將近幾百米的距離,就朝著灰衣老者逃去的方向追殺而去。

果然,如同小天所說的那般,這荒古龍角犀被徹底的激怒了。

“哈哈哈!”

峽穀中,一塊巨石的後方,江玄見到那兩道身影遠處,這才緩緩走了出來,他看著灰衣老者那狼狽逃竄的模樣,就感到一陣痛快。

這灰衣老者圍堵自己這麼久,如今也終於輪到他狠狠地出了一口惡氣了。

“江玄,這峽穀中似乎還有那龍角犀的幼崽。”

忽然,小天在精神之海中說道。

“龍角犀的幼崽!”

江玄眼眸一亮,旋即便是朝著峽穀的深處而去。

隨著不斷的深入,江玄此時也是看到了許多生長在其旁邊的一株株天材地寶。

“這是地階上品的赤元龍果!”

“還有天階下品的百聖草!”

“天階中品……”此時,看著一株株天材地寶,江玄也是笑得合不攏嘴。

果然,這荒古龍角犀生存的地方,因為沾染了龍氣,所以也生長了不少的天材地寶。

“小天,全部收了。”

江玄笑道。

“好嘞!”

小天在腦海中迴應了一聲,這一次就連它也是感到無比的興奮,當即它的神魂之力猛地爆發開來,將這岩壁上生長的一株株天材地寶,收入了炎皇殿中,儲存了起來。

這些要是帶出去,絕對是價值連城啊。

前一段時間,江玄還在為那半年後的拍賣會而傷腦筋,但如今,江玄有了那清沙河中靈泉,和那兩本地階級彆的功法秘笈,以及如今剛剛獲得的這些天材地寶。

他發現,其實,想要錢似乎也並不是特彆的難。

這其實就和天上掉餡餅冇什麼兩樣。

“江玄,我想那荒古龍角犀應該不會離開自己的巢穴太遠纔對,你趕緊去將那些幼崽捉過來再說,這些天材地寶我來收取就可以了,你放心,絕不會不會落下一株的。”

小天也是對著江玄保證道。

“好。”

江玄也是點了點頭,隨後幾個閃爍間,便是來到了峽穀的深處。

此時,他看見了三隻人頭大小的幼崽,正躺在不遠處的一堆雜草中,似乎正在熟睡。

三隻幼崽,全都都是呈現金色的光澤,就猶如金屬一般。

江玄的精神力散發開來,瞬間便是感應到了,這三隻幼崽中,體內蘊藏的磅礴的生命力,若是能夠將其吞噬的話,雖然無法進化自己的九星神龍訣,但也一定能夠化為磅礴的靈力,幫助自己突破到更好的修為。

“這個好!”

江玄大手一揮,便要將這三隻幼崽全部裝入自己的乾坤袋中。

“江玄,你先等一下,這三隻幼崽上,絕對有著荒古龍角犀的精神印記,要是我們就這樣帶走的話,即便是乾坤袋,隻怕也阻擋不了那荒古龍角犀的感應,到時候你隻怕將會成為下一個被荒古龍角犀追殺的人。”

小天此時也是開口說道。

話落,江玄連忙停止了手中的動作,他看著那三隻幼崽,目光也是微微火熱地道:“難道,我們就要這樣放棄了嗎?”

“當然不能放棄,其實小爺我會隔絕精神印記的功法,可以躲開那荒古龍角犀的感知。”

小天此時開口說道,那語氣有著毫不掩飾的得意。

“……”江玄也是一臉的無語,這傢夥就知道吊他的胃口。

隨後,小天便是從江玄精神之海中竄了出來,它朝著對著那三隻幼崽地輕輕一點。

嗡嗡嗡!當即,便是有著三道金光從小天的爪子衝了出來,將那三隻幼崽全部覆蓋在了其中。

“好了。”

小天揚了揚下巴,有些得意地道。

“唰!”

江玄點了點頭,他大手一揮,便是將這三隻被封印的幼崽全部收入了乾坤袋中。

隨後他不再猶豫,連忙化為一道光影,迅速地朝著峽穀外閃掠而去。

不過,就在江玄剛剛到達峽穀出口處的時候,外麵的峽穀中,頓時傳來一陣聲音。

“羅風哥,二長老剛纔傳得信號彈,應該就是這裡了,怎麼這峽穀中連一個人都冇有啊?”

此時,一道少女的聲音的傳了過來,其中帶著一絲疑惑。

“難道二長老他已經殺了那個小子,如今已經離開了?”

一道有些低沉的聲音也是隨之響起,想來應該就是那少女口中的那個羅風哥。

“是羅家的人。”

江玄聽著外麵傳來的聲音,眼中也是劃過了一絲冷意。

看來這些人,還真是不死不休啊!一想到這,江玄眼中也是閃過一抹凶戾,便是朝著外麵緩緩地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