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呼呼!話落,江玄立即催動著那尊天火鼎朝著羅家的二長老鎮壓而下。

“嘭!”

那天火鼎的速度極快,一瞬間便是追上那羅家的二長老,並狠狠砸向了他的背部,讓其狂噴出了一口鮮血,氣息一瞬間萎靡了下來。

“九鼎天火印!”

“一鼎震山河!”

轟!伴隨著江玄的一聲大喝,那天火鼎便是再次鎮壓而下。

見到無法逃離,羅家二長老連忙轉過身來,以手中的獸骨刀抵擋,試圖抵擋那江玄的攻勢。

然而那可怕的力量豈是這二長老所能抵擋得了的,所以當其落下時,其手中的獸骨刀也是直接被轟飛出去,就連他的手臂也在這一刻被其震碎開來。

而這時江玄也是終於見識到了聖品級彆的靈訣,究竟有多麼可怕了。

而且,自己現如今才掌握一尊天火鼎。

要是到時候他能夠將九鼎天火印全部參悟到大成之境,一瞬間凝聚九尊大鼎,到時轟然落下,不知道又能釋放出多麼可怕的力量。

“噗嗤!”

被那大鼎再次鎮壓而下,那羅家二長老麵色也是變得無比的驚恐。

“唰!”

隨後,江玄手掌一吸,頓時便是將那羅家二長老那柄獸骨刀給掠奪了過來,裝入了乾坤袋中。

雖然自己根本用不著這獸骨刀,但這獸骨刀也是一件無比強大的靈兵,將其奪來,日後也可拿出去拍賣,或者作為獎勵送給淩霄閣的弟子也好。

“小子,你敢奪我獸骨刀?”

羅家二長老見到江玄竟然直接將他的獸骨刀掠奪過去,當即神色憤怒到了極點。

“你如今已經冇有資格再威脅我了。”

江玄朝著那羅家二長老一步步靠近,他的手臂湧出無窮力量,猛地舉起虛空中的天火鼎,便是對著那羅家二長老轟然砸下。

“嗡!”

此時,羅家二長老想要逃離,然而一道巨大的吞噬漩渦卻是籠罩而下,將其周圍的靈力都給吞噬而去。

“這是什麼東西?”

羅家二長老神色恐慌,再一刻他就如同一個冇有靈力的普通人一般。

隨後,那天火鼎便是在其驚恐目光下,轟然落下。

“轟!”

“啊!”

羅家二長老當即發出一聲痛苦的嘶吼聲,周圍那些羅家子弟見狀,都是全身冰寒,根本冇有一人不敢上前。

“再接我一鼎!”

見到氣息奄奄的二長老,江玄目光也是詫異,這老傢夥好頑強的生命力,當下便要再次舉起那巨大沉重的天火鼎狠狠砸下。

“住手!”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帶著無儘冰寒的大喝聲頓時從遠處傳來,隨後一股屬於凝丹境九重巔峰的強大氣息也是壓迫而來。

是那羅家的家主!“嘭!”

然而,江玄卻是不管不顧,直接在那羅家二長老驚恐的目光中,舉起大鼎,將其整個身軀都是砸成一灘肉泥。

“羅家的二長老,也不過如此!”

江玄大笑一聲,隨後他將那羅家二長老屍體上的儲物戒指給摘了下來,隨後化為一抹殘影,瞬間消失了天際之邊。

而此時,那羅家的家主這才降臨到了這裡,他看著地上那羅家二長老的屍體,神情陰沉得可怕,他怒吼道:“小子,你最後彆讓本座再碰到你,否則,我定將你挫骨揚灰!”

………隨後又過了十日……這一天,在山脈中的某處,一道矯捷白衣身影突然從密林之中竄了出來。

“終於出來了。”

江玄看著後方的拿出密林,也是緩緩鬆了一口氣。

這一次,他為了躲避那羅家家主的追殺,又花費了不少的時間。

而如今距離荒古秘境關閉的時間,也就隻剩下了五六天的時間了。

江玄取出一塊感應令牌,想要看看能否在這最後的幾天內,找到唐雨薇和宋君屹的蹤跡。

不過就在這時,遠處忽然飛來一道流光。

那是一塊傳訊玉牌。

嘭!那玉牌在江玄身前爆炸開來,隨後一道光幕便是在江玄眼前出現。

隻見在一座火紅色的山脈中,此時唐雨薇那絕美的臉頰上滿是驚恐的神色,她如今正一根根黑色的鐵鏈捆綁住了身子,而那鐵鏈的另一端有著一頭飛鷹,飛鷹抓著鐵鏈,將其吊在了半空之中。

而在其下方,乃是一座休眠火山,無儘的岩漿在其中不斷的翻滾流淌著。

這要是掉下去,就算唐雨薇是一名凝丹境的強者,也會一瞬間化為虛無的。

而此時,在那光幕中忽然出現了一個身穿黑袍的青年男子,他麵帶陰笑,眼神狠辣地道:“嘁嘁嘁,江玄,你要想要救唐雨薇,就來荒古秘境中央的休眠火山!”

“哢嚓!”

江玄目光冰冷,他手掌一握拍,頓時便將那麵前的一塊岩石拍碎。

“轟!”

一股可怕的殺氣,也刹那間從江玄體內爆發開來,他目光森寒,語氣冰冷地道:“周天奇,竟然敢將我們的恩怨牽連他人,你該死……”“江玄,你是想要去那什麼休眠火山?”

小天沉默了一會,突隨即開口問道。

“周天奇和我積怨已久,這一次我想即便冇有唐雨薇的事,我也會去和他做個了結的。”

話音落下,江玄的身影一動,瞬間化作了一道光影,朝著遠處飛掠而去。

江玄平生最恨的,就是這種將恩怨波及親人朋友的人,這種人是江玄最不能容忍的。

所以即便知道這周天奇極有可能在那休眠火山中設下埋伏,但江玄依舊得去。

而且,如今在秘境中得到的奇遇,令他修為以及戰鬥都是增長了許多,所以江玄也不怕麵對那周天奇,若他敢阻攔他救人,那便殺!………不久,江玄便是來到了這一片火紅色的山脈前。

這裡,岩漿滾滾,熱浪滔天。

此處,正是那休眠火山所在的位置。

唰!江玄閃掠而至,頓時便是看到了在那休眠火山上,有著一頭巨大的雄鷹,不斷扇動著翅膀。

然而這頭雄鷹爪子上那根鐵鏈的另一端卻冇有唐雨薇的身影。

見到這一幕,江玄心頭便是猛地一沉。

“哈哈哈,江玄,你可終於來了!”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冰冷聲音也是在這從那遠處緩緩的傳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