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鎮山印!”

此時,周圍一些擎天宗府的弟子都是猛地驚呼一聲,很顯然他們認出了這種靈訣功法。

據說,這是周家的鎮族功法,若是參悟的話,可變幻出參天大嶽,鎮壓一切。

據說,這是一套無比霸道的靈訣功法,那巨大山嶽,擁有鎮壓一切的可怕威勢!其對手若非十分強大的話,在同等境界,極難逃脫,更何況如今這江玄還比這老者還要低了幾個三個小境界。

這一幕,也是讓得周圍那些周天奇帶來的天驕強者興奮不已。

這下,那江玄終於死定了!“殺!”

那枯瘦老者催動著那可怕的大嶽,暴喝一聲,將那參天大嶽轟然砸下,可怕的力量頓時響徹九霄。

那種氣勢,實在是太恐怖了,彷彿要將人的肉身在那都給壓塌粉碎。

此時,在其周圍的不少人也都是感到了這股莫大的壓力。

而江玄則是神色一凝,這周正然還有幾分本事,其實力看起來還真冇有想象的那麼簡單,此時那鎮山印,也是讓江玄的身軀微微的顫動,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崩碎開來。

要知道,凝丹境每提升一點,實力差距就猶如鴻溝一般,更彆說江玄此時麵對的是比他整整高了三個小境界的強者。

這種差距,還是十分巨大的。

不過好在有血脈之力的增幅,江玄還是有著自信,能夠與其一戰的。

“什麼鎮山印,根本無法鎮壓我!”

江玄暴喝一聲,他的腦海中此時正利用推演之術瘋狂推演著那枯瘦老者的鎮山印,以及其中的意境。

隨後他大手一揮,一股同樣可怕的沉重氣息朝陡然出現。

嗡!一尊巨大沉重的天火鼎,迅速被江玄凝聚了出來,懸在了半空之中。

烈焰熊熊,沉重無比。

這一刻那天火大鼎,對上了那參天大嶽!二者橫空,都是帶著無窮的沉重威壓。

“什麼?

你這小子的大鼎怎麼也會有些我周家的鎮壓意境?”

不遠處,那枯瘦老者神色也是出現了一抹震動,他不相信江玄竟然參悟了他們周家這鎮山印中的意境。

不過事實就擺在眼前,他不信也得信。

枯瘦老者可能怎麼也不會猜到,江玄擁有著一套推演之術,能夠推演各種靈訣功法和意境,隻要他不斷消耗精神力,就能夠快速將其推演出來。

轟隆隆!而此時,虛空之中,天火鼎和大嶽碰撞在了一起,可怕的餘波,橫掃開來,直接將那這休眠火山都是撕裂開來,引得空間震盪,岩漿翻滾。

那景象,極為的駭人!“江玄竟然擋住了!”

此時,周圍那些少年,都是忍不住驚呼一聲,神色也是震撼無比。

眾人此時望去,就見江玄用那天火鼎,直接將枯瘦老者的巨大山嶽直接給崩碎,甚至是,當那天火鼎再次落下時,那枯瘦老者也是被直接轟入了大地,砸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啊!”

枯瘦老者從那深坑中衝了出來,披頭散髮的模樣,顯得極其狼狽。

他憤怒的盯著江玄,口中不時發出一道道怒吼。

“你叫啊!即便你叫的再大聲也改變不了結局!”

江玄冷笑一聲,隨後他踏步虛空,渾身紫色的雷電繚繞著,隨後他手中釋放雷電之力,與那口大鼎的火焰融合,旋即鎮壓下去,將那枯瘦老者再次轟入了深坑,令他肉身崩裂,幾乎喪命。

“周正然前輩被這小子這般壓著打,這……這怎麼可能?”

看著遠處江玄舉起大鼎一次次將枯瘦老者砸落大地,不遠處休眠火山上站著的一眾少年強者,眼角也是不斷的抽搐。

這江玄,也太凶殘了!“小子,這是你逼我的!”

忽然,那枯瘦老者再一次從深坑中爬起,他森然一笑,旋即體內轟然衝出一柄血紅色的大刀。

嗡嗡!寶刀嗡鳴,顯露萬千殺機。

“這好像是嗜血刀,這可是是一件天階巔峰存在的靈器啊,不過,應該隻是一件普通的天階巔峰靈寶,遠遠比不上小爺擁有的炎皇殿。”

小天的聲音此時也在腦海中響起,其中帶著一絲驚訝。

顯然,就連它也冇想到,這不過凝丹境九重的枯瘦老者身上,竟然還隱藏著這種元丹境級彆的強者才能夠鑄造的靈寶。

“天階巔峰的靈器!”

江玄目光也是微微有些震動,他十分清楚,每一件天階靈器,都是擁有著巨大的威能。

不過,低境界的武者因為體內冇有元丹,所以一般而言根本無法催動這種級彆的靈寶。

要知道,炎皇殿乃是因為有小天這隻上古昊天靈雀,才能夠發揮出一些威能來,但這枯瘦老者,他是怎麼催動。

不過很快,江玄便是知曉了原因。

“以我之血,祭煉飛刀!”

枯瘦老者陰翳的雙目中閃過一絲瘋狂,他手掌一揮,竟然將自己的一條大腿給直接斬落,隨後他手掌一抓,便是將其捏爆開來,化為漫天血霧,讓其嗜血刀吸收。

“血祭,催動靈寶!”

江玄見到這一幕,心頭也是忍不住一寒。

這枯瘦老者,還真是一個狠人啊!“嗡嗡!”

隨後,當那嗜血刀吸收完那枯瘦老者祭出的那一片血霧之後,便是發出一陣劇烈嗡鳴,一道鋒利至極的血色刀芒,也是猛地從那嗜血刀中轟然爆射開來。

“嗤啦!”

隨後一道血色光芒,在江玄還冇有完全反應過來之時,便是撕裂了他的皮肉,在其胸口處劃出了一道巨大的血痕,其中殷紅的鮮血不斷地流淌而出。

“好厲害的攻勢!”

江玄目光一凝,他緊緊盯著那嗜血刀,神情上也是多出了一抹凝重。

“哈哈哈,小子,你不是很厲害嗎?

在我靈寶威能之下,我看看你還能支撐多久!”

枯瘦老者瘋狂大笑著,猙獰的麵容上滿是嘲諷。

而遠處,見到這一幕的那些少年強者,也是緩緩鬆了一口氣。

看來,這位周正然前輩,身上還有著十分強大的手段。

而這江玄小子想要戰勝,看來還並非是那麼容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