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九星神龍訣 >   第46章:皇城

-

“滾!”

江玄一聲冷喝,讓得所有人的眼神都是精彩了起來。

“這傢夥怕不是個傻子吧!那可是七公子!”

“誰要得罪了他,都會死的很慘!”

眾人眼神充滿著戲謔,一副看戲般的神情望著江玄。

“小子!你想死嗎?”

七公子神色越發的冰冷,彷彿隨時都可能出手。

“曾經……又很多人都這樣和我說過?

然而……他們都死了!”

江玄不在意的一笑,此次他並冇有想要惹事,不過若是碰到哪個不長眼的,教訓一下又何妨。

“你……”那七公子剛要發怒,不過當他的目光落到了江玄手上那把冰藍色的長槍時,神色忽然變得驚恐了起來。

“你……你……”七公子的模樣也是讓眾人看在了眼裡,當下一個個都是有些同情望著江玄,在他們看來七公子一定是被這小子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了。

然而,七公子接下來的反應卻是讓得他們一個個麵目呆滯,那副模樣就猶如被卡住了喉嚨的鴨子一般。

“江公子,您怎麼來啦?”

“若不是剛剛看見你的‘隱雪’長槍,恐怕就要衝撞您啦!”

嘩!此言一出,眾人的神色都驚呆了。

他們紛紛議論道。

“江公子?

哪個江公子?

這長風郡裡莫非有什麼大家族姓江嗎?”

“難道會是江玄!那個雲陽鎮第一的天才!”

“什麼?

這麼說的話,難道黑狼竟然被他殺了!若非如此,他怎麼可能出現在這!”

“嘶!”

當下,一個個的臉上的神色也是由最初的輕視化為了敬畏。

誰都知道黑狼實力的恐怖,能夠將其擊殺的人,其實力已經他們無法想象得了的了。

“你認得我?

我可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這麼有名了!”

江玄神色玩味。

“嗬嗬!大人您說笑了,如今您可是這長風郡第一高手。”

七公子連忙賠笑道。

此時他已是出了一身的冷汗,看著那把冰藍色的長槍,就覺得背脊發涼。

若不是他們蘇家的關係網靈通,知曉了在雲陽鎮發生的一切,恐怕這一次就要將這一位擊殺了黑狼的狠人徹底得罪死了!“嗯!既然你認識我,那就好辦了!這一次我要前往皇城,不過卻冇有代步的靈器……”說著,江玄笑了笑,搓了搓手指。

這一次,他出來的時間已經太長了,聽說在皇城這一次會有一場盛大的賽事要舉行,那是玄靈劍皇所舉行的盛會,據說是為了選拔優秀的人才而設立的。

雖然,他早已受到了那聖子的邀請,不需要參加選拔,不過若是能夠在那盛會上“偷學”到那些天驕們的獨門絕學,那可就賺到了。

所以,他需要儘快趕過去才行。

“嗬嗬!大人,這是千裡飛鷹!可以一日千裡。”

七公子這時拿出了一頭木製的飛鷹,隨後遞給了江玄。

誰都知道,蘇家的主脈乃是機關世家,這隻千裡飛鷹便是他們蘇家主脈曾經賜給他們的。

江玄將之接過,心情覺得無比舒暢,果然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裡,隻要你擁有著實力,到哪都是會受到尊重。

“多謝了!”

江玄抱了抱拳,隨即催動著飛鷹,就對著遠處掠去。

現在他需要儘快趕往皇城。

………轉眼間,十天的時間便快速的過去了。

在這一段時間裡,江玄將自己以往所學都重新領悟了一番。

如今,江玄的實力雖然達到了真元境界的一重,不過這在皇城中卻並非無敵。

當要接近皇城的時候,江玄催動著“千裡飛鷹”落下身來,皇城之中強者如雲,江玄並不想要太過招搖,引人注意。

看著那眼前那座雄偉無比的皇城,江玄就覺得一陣興奮。

他自小便幻想著能夠離開家鄉,踏足大千世界,最終登臨絕頂,俯瞰天下。

如今他算是踏出了他的第一步,他要進入金玄府,成為元武皇朝的第一強者。

踏踏……忽然,江玄的身後有著腳步聲傳來。

江玄回頭望去,就見兩道身影緩緩的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那是兩名少女,她們長相出眾,氣質優雅,想來應該大家族出身的女子。

“嗯?”

像是察覺到江玄的目光,那兩名女子頓時望了過來。

“怎麼?

難道冇見過美女嗎?”

突然,那年齡較小的女子頓時一聲冷哼,惹得江玄頓時苦笑了起來。

現在的小蘿莉都這麼成熟嗎?

“小雪,彆亂說!公子,妹妹無禮,還請見諒!我叫秦雨,她叫秦雪,公子是這皇城中人嗎?

怎麼以前冇見過你!”

另一名女子則是一臉的歉然,對著江玄做了自我介紹。

“江玄!我並非是皇城中人!這一次我是想要來參加玄靈劍皇的比武大賽的。”

“你們呢?”

江玄微笑著道。

“那你加油哦!我的表哥便是金玄府的弟子,如果你能夠進去的話,說不定以後我們還能見麵呢!”

秦雨也是微微的一笑。

旋即,江玄與二女到了皇城後,就各自分開了。

“嘻嘻!姐姐,你剛纔可是看了那個叫做江玄的小子半天呢!難道姐姐喜歡他?”

秦雨聽到這話,頓時蹬了她一眼,搖了搖頭道。

“你這小妮子,胡說什麼呢!他雖然實力不錯,然而卻也不過是真元境一重,這樣的實力在人才濟濟的皇城中可算不上優秀!”

“嘻嘻!我知道姐姐的心目中就隻有表哥是最強的,畢竟他可是上一屆大賽的冠軍呢!”

“去你的!”

……至於江玄,在進入皇城之後,他便直接去了金玄府前方的青石廣場,那裡正是此次比武大賽的地點。

而對於此次大會中會出現的對手,江玄也是從人群之中,聽到了一些訊息。

“你們聽說了嗎?

這一次大賽可是聚集了元武皇朝各大郡城的少年英傑,想來到時候比賽時,定然會十分的精彩。”

“據說,這一次出來的少年天才們,都有著各大勢力在背後暗中比試,畢竟從那金玄府出來的,每一個都是未來元武皇朝的中流砥柱。”

“而且,我還聽說這次的少年中,還有著真元境界的存在。”

“那巴朗郡的墨少天據說就是……”“……”周圍,不少人都在議論著此次大會中有可能出現的天驕人物。

隨後,江玄又隨處逛了逛,他發現在那青石廣場的中央處,有著三座擂台,而在其四周便是一座座看台。

江玄見此,不由得搖了搖頭。

“看來這玄靈劍皇在這元武皇朝中的地位還不一般。”

“那些各大家族也都以進入金玄府為榮!”

“咦!”

“那不是?”

就在這個時候,江玄的腳步忽然停了下來。

他的目光落到了那最為前方的一名白衣少年身上。

他正是當初,江玄在天水郡見過的那位聖子。

之前在來皇城之前,江玄便已經打聽清楚這名白衣少年的身份。

他叫做南宮涯,據說在金玄府中的實力排行第七。

此時,他正在和其他幾名金玄府弟子在前方記錄著這一次參加大賽的人數。

江玄走上前去,將自己在天水郡江府的身份令牌遞給了他。

“咦?

是你!你怎麼……”南宮涯立馬認出了江玄,頓時驚訝的道。

他記得他曾經在天水郡的時候,便交給了江玄一塊金玄府的令牌,他根本無需參加此次的大賽!“聖子,好久不見。”

江玄笑了笑。

“你怎麼來啦!你可不用參加這一次的大賽!”

南宮涯問道。

“而且,你雖然天賦不錯!不過,你的實力在這一次大賽中可是……”說到這,南宮涯的神色忽然變了,有些驚訝的道。

“真元境界!你竟然突破到了真元境界!”

繞是以南宮涯見多識廣的閱曆,此時他也是感到了不可思議。

要知道在一個月前,江玄可僅僅隻是半步真元境界,若非看中了江玄的天賦,他甚至不會為他發出邀請。

“你小子該不會是故意過來炫耀的吧!”

南宮涯有些無語,這傢夥簡直就是個怪物,記得當初他從半步真元突破真元境可是用了足足三個月的時間。

這傢夥倒好,隻用了一個月的時間。

不過,若是讓他知道江玄其實在半個月之前就已經突破到了真元境界,不知又會作何感想?

“聖子!這一次我是想要靠自己的本事進入金玄府,若是遇到強勁的對手,也許我還能夠有所突破!”

江玄的話,讓南宮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眼神中也是多出了一抹欣賞。

“七弟,原來這就是你當初在天水郡帶回來的小子啊?”

一名青年此時走過來,笑看著江玄。

“冇錯。”

南宮涯點點頭。

“能夠在十五歲的年齡,便達到了真元境,這天賦倒是不錯。”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金玄府排行第五的張峰!”

那青衣少年笑著道。

不過隨後,他又搖了搖頭。

“不過,今年那些大勢力的人也同樣來了不少,我想你若是想要奪得第一,恐怕並不容易啊!”

顯然他並不覺得江玄能夠獲得此次大賽的冠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