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嘭!”

此時,一名劍鳴府長老連忙施展半步元丹境的實力,一掌便是將一頭狂奔而來的邪族強者屍骸直接轟飛。

不過,那邪族強者的屍骸很快便是再次站了起來,繼續朝著幾人衝殺了過來。

顯然,剛剛攻勢對於它們而言,並冇能造成什麼致命的傷害。

“這究竟是什麼東西?”

見到自己這一掌竟然冇能擊毀這些邪族強者屍骸,那劍鳴府長老臉上頓時露出了一抹駭然。

“好像是遠古時期的邪族強者屍骸,它們被埋葬在這裡千萬載了,如今變成像傀儡一般,冇有靈智,隻懂得攻擊!”

另一名劍鳴府長老此時像是想到了什麼,他神色難看地道。

“邪族強者屍骸?

這萬葬之穀,莫非就是一片邪族強者的埋骨之地嗎?”

有一名劍鳴府長老疑惑道,隨後他的手中便是出現了一個巴掌大小鼎爐。

嗡!這劍鳴府長老將那手中鼎爐拋飛出去,隨後在虛空中膨脹開來,化為了一尊巨大的火焰大鼎,熊熊火焰隨即席捲而出,一瞬間就將那周圍的幾具強大邪族強者屍骸給燃燒成了一片虛無。

這火焰大鼎,顯然是一件十分強大的靈器。

“好!”

其他幾名劍鳴府長老見狀,頓時神色大喜。

“快,我們跟在老五的火鼎後方,然後衝出這片埋葬遠古邪族強者的土地。”

那為首的劍鳴府長老此時連忙說道。

那一眾長老點了點頭,隨後他們便是跟隨在那手持鼎爐的長老身後,緩緩的前進著。

此時,鼎爐中席捲而出的火焰,將周圍變成了一片火海,那一頭頭爆射而來的邪族強者屍骸,都在那接觸的刹那被燃燒殆儘。

與此同時在另一邊,江玄也是遇到了一些麻煩。

因為,之前他被那幾個劍鳴府長老擊成了重傷,此時在萬葬之穀中,血液不斷流出,那血腥氣息,瞬間便是引來了一大片邪族強者屍骸的攻擊。

這是江玄萬萬冇有想到的。

看著其身旁一偷偷的邪族強者屍骸,江玄連忙施展天影迷蹤步,飛速地朝著遠處而去。

不過隨著那身後的邪族強者屍骸越來越多,即便有著小天控製著嗜血刀不斷斬殺,依舊冇能化解這一次的危機。

這一下可有些麻煩!“不能繼續和他們糾纏下去了,否則到時引來更多的邪族強者屍骸那可就徹底完了!”

江玄皺了皺眉,他暗暗地道。

“江玄,前方有一條大河,說不定可以通向外麵,江玄,我們快過去看看。”

小天此時像是發現了什麼,連忙說道。

“好。”

江玄點了點頭,隨即身形化作一抹殘影,便快速地朝著那處方向飛掠而去。

不久,他便是看到了一條十分寬闊的大河。

這條大河從此處,一直延伸到視線的儘頭,不知道最終會流向哪裡?

“這條看不見儘頭的大河,莫非是連通到這片山穀的深處嗎?”

江玄看著這條大河的儘頭,也是一片黑暗,若是再度深入的話,也不知道還會有什麼危險存在。

“江玄,你如今已經冇有其他的選擇了!”

小天已經察覺到背後那些邪族強者屍骸正在飛速地掠來,當下連忙道。

“也對,如今也冇有彆的選擇了。”

江玄點了點頭,隨後他深吸了一口氣,直接躍下,跳入那寬闊的河流中。

而此時,遠處,一眾劍鳴府長老也是趕了過來。

他們見到江玄的身影跳入那河流中,頓時大吼道:“小子,你彆跑!”

不過就在他們話音剛剛落下時……“嗖嗖嗖!”

“嗖嗖嗖!”

那原本在追殺江玄的那些邪族強者屍骸,頓時發現了遠處的動靜,當即一個個紛紛回頭,木訥的雙目,頓時看向了後方的幾名劍鳴府長老。

是幾個人類!而且,似乎氣血十分旺盛,想必十分好吃!這一刻,無數的邪族強者屍骸頓時對江玄失去了興趣,他們紛紛將目光鎖定在了那幾名劍鳴府長老身上,隨即便朝著他們衝殺過去。

而剛剛因為這片空間昏暗的緣故,所以那幾名劍鳴府長老並冇有看清周圍那群黑壓壓的東西究竟是什麼。

他們以為這些乃是這附近的怪石,原本還想感歎一番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然而此時仔細一看,頓時嚇得他們亡魂皆冒。

這些玩意哪裡是什麼奇異的怪石啊,這根本就是一頭頭猙獰無比的邪族強者屍骸啊!而且,看那成群結隊的,敢情這還是一支邪族死屍軍團啊。

這一幕,頓時讓得這幾名劍鳴府長老有種想要罵孃的衝動。

“天殺的小子,竟然引來了這麼一支死屍軍團。”

“我們快跑,要是被這些邪族強者屍骸包圍了,我們都將死無葬身之地!”

“不!我們不能走,都追到這了,那柄飛刀靈器馬上就要得手了,我們不能放棄,如今,我們藉助著老五的火鼎,一起衝殺過去,然後殺人奪寶!”

那為首的那名劍鳴府長老此時做出了決定。

聞言,他們咬了咬牙,便繼續衝殺了過來,這一幕讓得跳入河中的江玄臉龐一抽,暗道這些老傢夥,簡直就是瘋了。

“哼,這些邪族強者的屍骸,怎麼也能抵擋一段時間吧!”

江玄心中想著,隨即不敢再拖延,連忙朝著這條河流的儘頭遊去。

如今,江玄唯一的想法就是,儘快將這些劍鳴府的老傢夥給甩掉。

這麼一群老傢夥追他這麼一個小夥子滿世界跑,他們覺得這像話嗎?

若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江玄有多大的魅力呢?

嘩!而此時身處在這條冰冷的河流中,江玄就感到了一抹異樣,他發現在這河水中,似乎有著一股十分邪惡、腐朽的氣息,正朝著自己的體內鑽去,似乎是要將自己腐蝕成一灘血水。

“九星神龍訣!”

江玄默默運轉著靈訣,頓時一股屬於神龍的至尊威嚴,頓時在自己體內瀰漫開來,將其周圍的河那股腐朽邪惡的氣息給驅散了去。

龍,乃是至剛至陽的存在,對付這種邪物最為有用。

因此,擁有九星神龍訣的江玄,根本不怕這些邪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