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此時,伴隨著江玄越遊越遠,他發現,這河水中的邪氣越來越多,不時還能聽到河底傳來的一兩道滲人的慘叫聲。

“這河流中,當年絕對死了不少人,他們被埋葬在這河水中,多年之後,它們吸收了周圍的邪氣,化為了邪屍!”

小天凝重地道。

“邪屍?”

江玄喃喃一聲,倒是不怎麼懼怕。

他本身就是神念師,當年也和那些邪族強者以及傀儡這些東西交過手,要是遇到了,他也是有著辦法應對的。

“嘩啦啦!”

又遊走了將近一個時辰,江玄來到了一處淺水區,就打算休息一下。

畢竟,如今他身受重傷,根本無法長時間運轉九星神龍訣,抵擋那河中的邪氣。

不過就在他剛要上岸時……“我發現那小子了……他在那!”

忽然,一道憤怒的嘶吼聲便是響起。

隻見在遠處,那幾名劍鳴府長老此時正出現在那,不過他們一個個都是衣衫破碎,看上去倒是顯得十分的狼狽,想來他們雖然利用了一些手段逃脫了那些死屍軍團的圍攻,但依舊是受到了一些傷勢。

“這些老傢夥,可真是陰魂不散啊!”

江玄破口大罵了一句,便是再次潛入了河底,繼續逃竄。

“都已經被髮現了,你還想往哪裡跑?

莫非,你還真當我們全都是飯桶嗎?”

一個凝丹境巔峰的劍鳴府長老麵容陰狠,他森冷一笑,也是轟然衝入了這條大河之中,這一次他要將江玄這小子給直接擊殺了。

顯然,這麼長時間的追趕,他們已經徹底失去了耐心。

“嘭嘭!”

然而就在這名劍鳴府長老剛剛進入河底釋放強大氣息想要擊殺江玄的時候,他便是發出了一道淒厲的慘叫聲。

“老九,你怎麼了?”

岸上那些正準備一同衝入河中的一眾劍鳴府長老們,臉上的神色猛地一變,連忙問道。

“快……快救我!”

那衝出河中的老九,此時淒厲的大吼著。

“快,快把老九給拉上來!”

為首的那個劍鳴府長老頓時大吼一聲,旋即催動著靈力將那老九從河底給拉了回來。

不過下一刻,那幾名劍鳴府的長老頓時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因為他們見到,那被他們拉上來的老九,此時的四肢已經冇有了半點血肉,隻剩下那四根森白的骨頭被裸露在了空氣中。

“啊!”

老九發出了一道道淒厲的慘叫聲,他看到了自己那隻剩下骨架子的四肢,頓時眼神驚懼地怒吼道:“那該死的小子坑了我們,原來在這河中,有著大量的邪屍,剛纔我一下到水裡,很快就被那些邪屍給圍住了,我差點整個人都被他們吞噬了。”

老九說著,臉上露出了一抹後怕以及絕望之色。

如今的他,已經徹底變成了一個廢人了。

“可……為什麼那小子在這邪屍密佈的大河中橫行,卻並冇有受到任何傷害?”

一名劍鳴府長老神色有些疑惑地問道。

話落,其餘的幾名長老皆是陷入了一陣沉默中。

這個江玄,修為雖然冇有他們高,但他那一個個手段,簡直層出不窮,每一次都讓他能夠化險為夷,甚至是,還將這“凶”轉嫁到他們身上。

“我們去這條大河的儘頭等著,哼!我就不信,那小子難道還能永遠在那水中呆著。”

一名劍鳴府長老此時開口言道。

此話一出,其餘的幾名長老也是露出了一抹陰笑,他們點了點頭,就揹著那被廢掉了四肢的老九,朝著這條大河的儘頭岸邊趕去。

而此刻,江玄正潛伏在河底深的處,他聽著上麵那老九的慘叫聲,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冷笑。

“哼,追殺我這麼久,不付出點代價怎麼行?”

江玄笑道,隨後便是朝著前方而去。

此時,他精神力散發開來,頓時察覺到了在那河底的深處,似乎有著不少古老的靈器、骸骨,另外還有一些古老的建築碎片。

“看來,這條大河在遠古時期,曾經爆發過一場可怕的大戰,所以這裡埋葬了許多強者的屍骨。”

江玄心中也是暗暗猜測著,隨後他繼續潛伏下去,並將釋放神龍威壓瀰漫在自身周圍。

如此一來,那些河底的邪屍,就不敢靠近自己了。

“唰!”

隨後,江玄伸手撥開了一些淤泥,他想要看看能不能在這河底找到什麼寶貝。

不過很遺憾的是,當他的手一觸碰到這些靈兵、屍骸時,它們都是瞬間化為粉末。

這讓江玄感到有些失望,看來,這些古老的靈兵等,都是在歲月的侵蝕下,徹底化作廢鐵了。

不過,在江玄強大感知力幫助下,他依舊找到了不少好東西,其中就有著幾套金光閃閃,堅硬無比的內甲,還有著幾柄地階級彆的靈兵利器,以及一些古老丹藥。

這些古老丹藥,一枚枚都有著葡萄般大小,而且五顏六色的,即便過去了無儘歲月,但那股濃鬱的藥香依舊冇有散去,隻是不知道這究竟有什麼作用。

“這些古老的丹藥,雖然丹方早已失傳,不過,我先將其收起來,到時候回去,在《真龍秘典》中查查。

說不定,我還能夠從中找到一些煉製丹藥的方法,到時候若是能夠量產,那到時候的靈石……”一想到這,江玄的目光便是變得火熱了起來。

到時候若是他能夠研究出新的丹方出來,那定會轟動整個聖武皇朝的煉丹界的。

將那些丹藥收起來後,江玄便繼續朝著這條大河的儘頭而去。

他隱隱間能夠猜測到,那些劍鳴府的長老,隻怕如今都想在那大河的儘頭守株待兔,然後讓自己自投羅網。

而自己若是想要逃離他們的魔掌,就必須要趕在他們之前抵達那裡。

不過,一刻鐘後,當江玄抵達那大河儘頭時,他卻看到了,那些半步元丹境的劍鳴府長老早已抵達了那裡,此時,他們正沿著河岸不斷的尋找著他的蹤跡呢!這一下,可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