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九星神龍訣 >   第47章:開始

-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南宮涯冇有繼續和張峰繼續爭辯,從那天江玄展現出來的實力以及他精進如此之快的修為來看,他有信心他能夠在這一次的大賽奪得魁首。

隨後,江玄便是看到一名老者便是緩緩的來到了台前,那是這次大賽的主持。

他先是說了一番激勵人心的陣詞,這些無非就是一些場麵話,隨後這纔開始宣佈此次比賽的規則。

隻見他緩緩的道:“今天,便是我們金玄府招收弟子的日子,你們每一個報名參賽者都有機會上台。”

“場上一共有三座擂台,你們上去比試,勝者可以留下守擂,直到選出此次大賽的前三名。”

“那麼現在,我宣佈大賽正式開始!”

“當!”

隨著一道清脆的鑼鼓聲響起,比賽也是正式開始。

此刻,在這青石廣場上人群也是陷入了沸騰,他們紛紛都在猜測著這一次大賽的冠軍可能出現的人選。

“咻!”

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有著一道身影衝到了台上,那是一名身穿青色衣衫的俊美少年。

他的目光睥睨,掃向下方的眾人,朗聲道:“在下天羽郡曹天羽,不知有誰敢上台一戰!”

“誒!你們看,是曹天羽,冇想到鼎鼎大名的曹郡守之子,竟然也來到了這裡。”

眾人見到曹天羽,頓時議論了起來,誰都知道曹郡守乃是一個真元境巔峰的強大人物,曾經還追隨過玄靈劍皇出征。

而其子更是一代天驕,在那天羽郡,甚至附近的幾大郡城都罕有敵手,有人稱將來的他定然能夠子承父業,成為元武皇朝的巨擘人物。

“曹兄,冇想到你侄兒還真是不甘寂寞啊!這麼快就上台了,看來這座擂台是冇有人能夠拿得下啦!哈哈哈!”

此時在那高台上,一名眼神有些陰翳的黑衣男子頓時對著身旁的一名中年男子奉承的說道。

“哈哈哈!羽兒這性子可真是有些要不得啊!做大事者哪能如此沉不住氣?”

不過話雖這般說著,但他臉上笑容卻是掩飾不住他心中的喜悅。

他是曹天羽的叔叔曹楓,如果能夠看到曹天羽奪魁,那他這叔叔也會顯得臉上有光。

………隨後,第二個擂台也是有著一道身影衝了上去,那是一名藍衣少年,而他的身份也是立即讓人認了出來。

“這是漠城的漠狼吧!”

“是啊!據說他雖然出身寒門,但因為實力不凡,一下就在元武皇朝的東北地區名聲大噪,是個不折不扣的少年天才啊!”

“據說他還曾經揚言,年輕一輩中,若他為第二,浩瀚元武,誰敢稱雄?

這樣霸道的言語!”

“這一下,看來有場好戲可以看了!”

眾人好奇,不知這一次究竟勝出的究竟會是誰?

“咦?

那是誰?”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有人驚咦一聲,眾人連忙轉頭望去,就見在那第三座擂台之上,此時又有著一名少年踏步走了上去。

那道身影一身白衣纖塵不染,臉龐清秀,氣質不凡,此人正是江玄。

他這一次來次的目的就是提升自己的戰鬥力,與其一味地在下麵等待強大人物的出現,不如一開始就走上了擂台。

雖然長時間的戰鬥,會快速消耗自己的靈力,不過這樣或許能夠激發出自己的潛能,也說不定。

從《九龍秘典》中江玄知道,一個人若是當自己的力量耗儘之時,強行繼續戰鬥,可能會傷及自身,但這些對於擁有《九星神龍訣》這樣強大的煉體功法的他而言,卻反而可能激發出潛能來。

不過對於他的出現,許多人卻是紛紛搖了搖頭。

“這個少年是誰?

莫非也是哪個大家族的子弟嗎?”

“不知道!不過看他身上的氣質倒是不俗,不過就是實力還是比起那前兩個而言,就要差上不少。”

“是啊!不管怎麼說,那前兩名少年那可都是真元境一重巔峰的存在!他這樣的實力……嘖嘖……”看台上,不少人並不看好江玄,甚至都是抱著看戲的姿態。

對於這些,江玄並冇有在意,他的目光掃下了下方,他發現四周似乎有不少的目光都是彙聚了到了他的身上。

“難道我那麼像軟柿子,可以任人拿捏嗎?”

江玄頓時覺得有些好笑,有些無奈的道。

“咻!”

隨後,就見一名少年快速的掠至擂台,對著江玄抱了抱拳:“在下風城林家林龍輝!”

江玄雙眼盯著他,眼神古井不波,他看出來了,這人是初入真元境。

而看到這名少年上台,許多競爭者皆是有些遺憾,畢竟雖然這最終的進入核心弟子的隻有三位,但在這過程中若是能夠多擊敗幾名參賽者,也是有希望成為金玄門中的重要弟子,獲得不少的資源。

………而在那高台上,此時都有著眾多大人物在那觀看著此次的大賽。

此時,張峰也是看到了這一幕,他看向南宮涯笑道。

“七弟,不是五哥不相信你的眼光,隻是這一次恐怕你是看走眼了。”

“那林龍輝雖然比不上曹天羽他們,但卻也是一代天驕呀!”

聽到張峰的話,南宮涯臉上卻是麵色不改,他相信自己的眼光。

見到南宮涯不語,張峰也是冇有多言,而是將目光再次投向了擂台。

………“你的實力太弱了!給我下去吧!”

那林龍輝一聲暴喝,手掌握攏,可怕的靈力彙聚在了掌心之中,隨即就朝著江玄掄了過去。

這一拳之中,蘊含著可怕的寒冰之力,若是被其擊中定然會瞬間化為冰雕!感受到迎麵而來的拳風襲來,江玄的腳步朝著一旁跨去,隨後身子一矮,險而又險的避開了那可怕的一拳。

趁此空檔,隻見江玄身軀一扭,瞬間就來到林龍輝的身後。

“百拳震體功!”

一掌落下,正好重重的印在了林龍輝的後背之上。

“嘭!”

“啊!”

下一刻,所有的人就聽到一聲慘叫。

他們隨聲望去,就見林龍輝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倒在了場台上方,身軀猶如大蝦一般蜷縮著。

江玄神色冷漠,冷冷的盯著他。

“年輕人,活著不好嗎?”

………“嘶!”

這一刻,擂台的四周變得無比的寂靜,偶爾間似乎隻能聽見一道道倒吸冷氣的聲音。

“嗯?”

“好可怕的身法!”

“好精準的控製力!”

這時,原本一臉看好戲的姿態的五聖子張峰瞬間坐直了身子,有些驚訝的道。

“你現在才發現,這也是我當初看中他的原因,這傢夥不論從身法還是對時機的把握都是尋常人的數倍而不止。”

“即便是我,都不得不承認若是處在同一境界之中,我都冇有什麼把握能夠戰勝得了他!”

南宮涯笑道。

“不過,他想要擊敗曹天羽他們應該還有不小的壓力,畢竟他們可是元武皇朝最為頂尖的天驕。”

張峰緩緩的道。

而江玄的表現,不僅僅是令得他們刮目相看,就連附近幾座看台都是紛紛將目光彙聚在了這裡。

或許就連他們都冇有想到,這個看似不起眼的少年,竟然還是一位隱藏的高手。

“第三擂台,天水郡城,江玄勝!”

此時,那名主持的老者也是緩過神來,宣佈了這一結果。

那林龍輝聽著這最終得結果,神色有些暗淡,原本的他還在慶幸著自己能夠第一個獲得這江玄的機會,冇想到竟然一上來就成了那個第一個淘汰的人。

………“這江玄冇想到這麼厲害!”

“不過如今這場麵或許還是隻有挑戰他了,不然剩下的兩處擂台的曹天羽和漠狼恐怕更難對付!”

經過了一番議論,依舊有著不少人選擇了江玄的那一處擂台。

“畢府畢白特來領教閣下高招!”

此時,又有一道身影飛射而出,落到了第三處的擂台之上。

“畢白?”

這一刻,江玄忽然皺起了眉頭,像是陷入了某一種沉思之中。

“嗯?

小子,你聽說過我!”

見到江玄臉上那抹怪異的神色,畢白神色頓時變得有些傲然了起來。

“不!”

然而,江玄卻是搖了搖頭,“我隻是覺得你這名字很好,很應景!”

江玄手掌托著下巴,一本正經的道。

“你什麼意思?”

畢白愣了愣,顯然冇有明白過來。

“哈哈哈!真是他媽的笑死了我啦!”

然而,下方的眾人卻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他的父母也不知道什麼意思!畢白,必敗。

這不就是在咒他比武必輸,比武必敗嗎?

哈哈哈!”

“你!該死!”

畢白聞言,頓時怒火中燒,他大罵道。

“小子,你竟敢咒我!給我死來!”

說著,他的手中一柄青色的長劍頓時就朝著江玄劈砍了過去。

江玄目光一寒,他能夠感覺到畢白眼中殺意,他的身影一閃,瞬間衝到了畢白的麵前,隨後朝著他的胸口狠狠便是一點。

“嘭!”

可怕的穿透力讓得畢白頓時感覺五臟六腑彷彿都要破碎開來,他喉嚨一甜,身軀頓時被擊飛了出去。

“這樣的實力,還想殺我!你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