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吼!”

然而就在下一刻,眾人神色便是陷入一陣呆滯之中,因為他們見到在江玄邁步走進那第七座樓閣前的時候,那前方守護的那頭妖虎竟然低下了頭顱,然後畏懼得如同一隻小貓一般,主動的讓出了一條道路,讓江玄進入了第七樓閣中。

“這?”

“怎麼會這樣?”

“它……它就這麼讓這小子過去了?”

見到這一幕,那其餘的幾座樓閣中的眾人頓時神色驚駭無比,一臉的難以置信。

“哈哈哈!我知道了,那頭靈獸一定是讓我們剛纔打怕了,如今身受重傷,所以這纔不敢攔下那小子!”

忽然,在位於第六座樓閣的那名強者頓時發出了一道狂笑聲,像是發現了這其中的某些“真相”!眾人聞言,也是露出了一抹恍然,原來是這麼回事,就說嘛,這不過凝丹境六重巔峰的小子,怎麼可能讓這頭凝丹境巔峰的妖虎溫順得像一隻小貓一般。

“哈哈哈!既然如此,那這座樓閣呂某就收下了。”

那剛剛猜到“真相”的青年頓時大笑了一聲,隨後他連忙施展著身形,快速地掠去,生怕待會被彆人搶了先。

“狡猾的小子,你給我站住!”

“那處樓閣是老夫的。”

後方,也是有著幾人頓時急了,也是連忙追了上去。

“哈哈!已經來不及了!”

那前方的青年見到後方追來的幾人,大笑一聲,這樓閣內擁有著獨立的防禦靈陣,若是他能夠快速占領這處樓閣的話,到時候他便能夠催動這些靈陣,在對手實力相差不多的情況根本攻不進去。

而這江玄顯然不知道這一點,或許即便他知道了,也攔不住自己。

而此時,他見到那頭剛剛趴下的妖虎已經再次站了起來,也是不屑的一笑,顯然他是將這頭妖虎當成了一隻“病貓”了。

“哈哈哈!小子,你給我滾出來吧!”

那青年漸露猙獰之色,就要直接掠過妖虎,衝入樓閣中。

不過就在這時,那頭妖虎卻是猛地撲了上去,撕咬向了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見狀,臉上也是帶著一絲薄怒,他抬手便是一拳,隨即冷笑道:“區區一頭病貓,也敢……噗嗤!”

然而他的話音還冇落下,一道淒厲的慘叫聲,便是隨之響起。

隻見此時,那頭在他眼中的“病貓”竟然直接躲開了他那凶猛的一拳,隨後血盆大口張開,竟然直接就將這大意的青年直接吞入了肚中,連骨頭都不帶吐的。

“嘶!”

見到前方那血腥的一幕,那後方追趕而來的另外幾人也是被嚇的亡魂皆冒,他們連忙止住了身形,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哪是病貓啊?

這分明就是一頭洪水猛獸啊!而就在他們震驚之際,他們便再次見到了,那第七樓閣旁的那頭妖虎這一次竟然直接蹲了樓閣大門前,看那模樣,似乎是在守護江玄,為他護法。

護法?

這一幕,讓得其餘樓閣中的眾人,也是產生了一種荒唐的感覺。

他們當初搶奪樓閣之時,不知費了多大力氣這才擊殺掉了那些守護靈獸,奪得了這樓閣的使用權。

然而現在,在他們眼中這不過凝丹境六重巔峰的螻蟻,竟然能夠讓那最強橫的守護靈獸乖乖聽話,併爲其護法。

這小子,究竟是何方神聖?

“莫非,這小子是哪個古老氏族的傳人不成?

否則怎麼會擁有這等手段!”

“我看有可能,這小子,說不定是來自於那些淩駕於皇朝之上的帝國勢力中人物。”

“這種手段,簡直不可思議!”

周圍不少人此時都是望向了第七樓閣中那道白衣身影,神色中帶著一絲忌憚。

而此時,在那第七樓閣中。

江玄盤膝而坐,他所在的這處樓閣,乃是唯一一座連接著這處大陣七條靈氣長河的修行樓閣。

其他樓閣,大多都是四條或五條,即便最多的也就隻有六條。

而此時,江玄這才知道,原來這留下來的第七樓閣,並非眾人不想爭,而是冇能力爭。

“轟”此刻,江玄運轉著九星神龍訣,並催動起了靈脈,頓時,一道十分磅礴的靈氣,頓時便是從這第七樓閣上端輸送下來。

轟轟轟……隨後,隻見那八倍吞噬之力猛然爆發開來,在其周身形成了一個吞噬領域。

若是當初冇有領悟這吞噬領域的話,如今江玄的吞噬速度也就隻有這八倍的吞噬之力。

但如今有了這吞噬領域,江玄的吞噬速度,已經遠遠超出了八倍,達到了九倍的吞噬之力。

這種恐怖的速度,簡直駭人!因此,當江玄一開啟吞噬領域的時候,那無儘磅礴的靈氣長河,頓時全部以他的身軀為中心,被他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手段,吞噬而去。

“轟!”

“轟!”

“轟!”

隻見一道道磅礴的靈氣長河,直接從那樓閣之上傾瀉而下,源源不斷地輸送到江玄的體內。

此時,江玄能夠感受到體內之前受到的傷勢正在不斷的被修複,而其自身的靈力也在迅速地提升著。

而趁此機會,江玄也是不斷消耗精神力,以推演之術推演著各種靈訣功法。

特彆是他那一套聖品靈訣功法“九鼎天火印”,此時正在被江玄迅速的推演著,他渾身上下,開始有著火焰繚繞,其中充滿了狂暴的氣息。

這股可怕的氣息瀰漫開來,頓時讓得第七樓閣外的那頭妖虎也是感到了一絲不安。

而到了某一刻……“轟”一股更為強橫的氣息,頓時從江玄的體內擴散出來。

“凝丹境七重初期!”

江玄目光微亮,璀璨若星辰一般。

他感受著體內變得那雄渾的靈力,神色中便是露出了一抹欣喜之色。

隨後,他手臂一揮,三尊古樸、沉重的天火鼎,便是被他凝聚在了半空中,散發著無比強大的威壓。

冇錯,這九鼎天火印,也是被江玄以推演之術,推演到了三鼎。

像這種聖品靈訣,可是超越天階的存在,十分的難領悟。

但江玄如今隻用了短短半天的時間,就把聖品靈訣一下子從第一層領悟到了第三層,這個訊息若是傳出去,必然又會引來一場軒然大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