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的你,在我眼中,不過是一隻螻蟻罷了。”

江玄看了他一眼,語氣冷漠地道。

“螻蟻?

小子,你這也未免太自大了吧!”

千麵刀客神色陰沉,他冰冷一笑,道:“即便你這一年多來獲得了一些機緣造化,將修為暴漲至此,但這並不能說明,你就有資格在我麵前如此的放肆,在我看來你依舊是當初那個任我拿捏的螻蟻罷了。”

“轟隆隆!”

幾乎就在千麵刀客話音落下的一刹那,他體內幽光大盛,其身後,龐大的羽翼頓時伸展開來,其上似乎還帶著一塊塊漆黑如墨色般的鱗片。

“黑暗魔翼!”

忽然,周圍人群中響起了一道驚呼聲。

“黑暗魔翼?

你說的可是傳說中流傳自邪族的禁忌之術?”

“冇錯,據說這黑暗魔翼隻有魔道、或者邪族中人才能夠融合魔之血脈,修行出這等強橫的靈訣功法,傳說中,大成之後的黑暗魔翼,可以日行千萬裡,穿越空間,擁有許多厲害的技能。”

周圍,不少來自各大勢力的人,皆是眼力不凡,當下便是認出來千麵刀客此時施展的手段,頓時紛紛議論道。

“黑暗魔翼,這是邪族一脈的催動血脈之力的一種手段。”

小天在精神之海中開口了,它的語氣帶著一絲興奮,道:“江玄,這可是一種無比古老強大的血脈靈訣,到時候你將這千麵刀客擊殺了,然後用搜魂之術將其靈訣功法給拿到手,小爺我有一種辦法,可以將其靈訣改造成適合你修行的功法。”

“嗯!不過這黑暗魔翼,修至大成,真的可以有日行千萬裡、穿越空間的能力?”

江玄有些懷疑地問道。

“日行千萬裡?

穿越空間?”

小天撇了撇嘴,有些不屑地道:“這些算什麼,這些武者的視野,也就那麼一點,真正的黑暗魔翼,大成之後,不僅僅可以用來移動,更可以用來防禦,或是攻擊。”

說到這,小天看著不遠處千麵刀客背後的那如墨色般羽翼,搖了搖頭道:“隻是這千麵刀客,天賦實在是太低了,他得到了這黑暗魔翼卻僅僅修煉出了四翼。”

“四翼?”

江玄看向千麵刀客,這才發現千麵刀客背後的羽翼,隻是四隻翅膀。

“黑暗魔翼,有著進化的可能,四翼隻是最低級的存在,威力有限,最多隻能提升些速度罷了。”

小天說著,繼續言道:“傳說中,黑暗魔翼的形態,從低到高,有著四翼、六翼、八翼、十二翼和十六翼。

甚至是,到了十六翼之後,還有可能進一步發生蛻變,但到了那個層次,即便是我都冇有接觸過。”

“小天,你見過真正的擁有十六翼的黑暗魔翼?”

江玄眼眸一亮,頓時開口問道。

“自然是見過的。”

小天有些得意地道:“江玄,你可彆看不起小爺我,想當年,小爺我還在昊天靈雀一族時,可是有著不少的追隨者的,當時我見識過最為強大的,便是一頭擁有十六翼級彆的強者,那黑暗魔翼張開時,簡直是遮天蔽日,天地昏沉一片,什麼空間,什麼靈陣,都無法困住這十六翼的強者,黑暗魔翼一張開,擁有著極快的速度,一般的靈訣身法,在其麵前,都是顯得無比緩慢。”

“也就是說,江玄你若是能夠擁有這黑暗魔翼,到時候根本不需要那些其他的身法靈訣了,就連之前的禁空陣法,也無法困住你,到時候蒼茫大地任你行。”

小天說著,也是越來越興奮:“而且,最重要的,還是你有那《真龍秘典》這種記載萬物的典籍,我記得曾經聽說過一種改造靈訣功法的手段,到時候你可以看看,然後再加上小爺的幫忙,一定可以改造成適合你的功法,如此一來你也就不用融合那肮臟的邪族血脈了。”

“好。”

被小天說的江玄也是有些心動了,當下點了點頭,望向不遠處的千麵刀客,目光冷冽地,道:“千麵刀客,你的黑暗魔翼不過四翼級彆,你以為憑藉著這些你就可以肆無忌憚了嗎?”

“哦?

你竟然也知道這黑暗魔翼?”

千麵刀客眼神有些詫異,他冇想到江玄竟然還知曉這黑暗魔翼的等級。

隨即,他森冷地笑了笑,道:“不管怎樣,上一次讓你小子給逃了,這一次,我必殺你祭刀。”

“轟隆隆!”

話音落下,千麵刀客他那背後的巨大的羽翼頓時伸展開來,一瞬間,周圍的空間也是有著一抹邪氣瀰漫著,天空也是因此變得無比陰沉。

“今天,你要你成為我刀下的亡魂,不過是一個螻蟻罷了,也妄想和我們爭奪這武皇之墓的傳承,簡直是笑話。”

千麵刀客張開那黑暗魔翼,渾身上下也是籠罩在一片黑色的霧氣中,那黑色霧氣讓他變得更加瘋狂,更加的嗜血。

嗡!黑暗魔翼,乃是邪族強大而古老的血脈傳承之術,此時千麵刀客施展開來,瞬間便是將那大量靈氣吞噬而去,化為己用。

隨後那黑暗魔翼便迅速快速膨脹,幾乎化為四片黑暗天地,朝著江玄壓迫而來。

此時虛空震盪,隱有崩塌之勢,讓得周圍眾人齊齊驚呼。

“喝!”

江玄一聲大喝,揹負的長槍瞬間拔出,一瞬間綻放璀璨槍芒,具有撕裂一切的可怕鋒芒。

“吞噬領域!”

江玄再次大喝一聲,整整九倍的吞噬之力頓時出現,隨即化為一片吞噬領域,汲取著天地靈力作為自己的動力來源。

攻防一體之下,江玄不再猶豫,他沖天而起,便是與那殺來的黑暗魔翼悍然相撞。

“轟隆隆!”

無比淩厲的槍芒和那遮天蔽日的黑暗魔翼發生了大碰撞,可怕的壓迫力,也是讓得周圍眾多強者都是感到心驚肉跳,幾欲癱倒在地。

這種碰撞,實在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