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隆隆!”

這一刻,虛空震動,大地顫抖,江玄的力量此時實在太恐怖了,當他連續投擲出四尊沉重無比的天火大鼎後,那老者凝聚出來的強大攻勢也是儘數被其摧毀。

“小子,你對千麵刀客到底做了什麼?”

此時,小天收回了那炎皇殿,而幾個邪族一脈的老者,也是閃身來到了千麵刀客的身旁,但他們發現此時的千麵刀客一臉慘白,七竅都是流出血來。

“做什麼?

不過收點利息罷了。”

江玄麵色平靜,但其精神之海中卻已經快速的將那得到的黑暗魔翼的功法靈訣不斷的推演,並試圖從《真龍秘典》中尋找改造之法。

“他……他使用搜魂之法,將那……將那一整套靈訣功法都掠奪了過去……”千麵刀客麵如死灰,斷斷續續地道。

“什麼?”

聽到千麵刀客的話後,周圍不少在此等待的人,麵色都是狂變。

他們可是很清楚,這千麵刀客,乃是邪屠族一脈的年輕天驕,他身份不凡,在邪族一脈的懸賞榜上如今早已排進了前十,可知而知其實力以及天賦究竟有多強。

但即便如此,那白衣少年,依舊當眾掠奪其功法靈訣。

這是何等的囂張與霸道啊!眾人神色此時皆是一片震動,這白衣少年,究竟是誰?

竟然敢如此肆無忌憚。

莫非,他就不怕千麵刀客背後邪屠族的震怒嗎?

“小子,拿命來!”

幾個邪族一脈的老者,此時眼眶欲裂,怒吼連連,半步元丹境的強大氣息,頓時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他們這一次定要滅殺了這小子。

“嘩啦!”

然而就在這一刻,江玄身形一動,其背後,竟然生長出兩對金光羽翼,雖然這羽翼呈現金光,但所有人還是察覺到了一道熟悉的氣息,這不就和當初千麵刀客施展的黑暗魔翼一樣嗎?

隻不過一個釋放黑暗之力,一個卻是大放光明。

“這是黑暗魔翼嗎?”

“可是?

這黑暗魔翼為什麼是這模樣?”

此時,莫說那些殺過來的邪族一脈的老者,就連其周圍的眾人,都是一臉的呆滯。

他們身軀顫栗,隱隱間猜到了什麼。

“莫非,這白衣少年,竟然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就掌控了黑暗魔翼的修行之法,還……還將其改造了!這……這還是人嗎?”

周圍眾人看著江玄背後伸展開來的巨大金色羽翼,也是猶如鴨子般,瞠目結舌,就感受到了一股濃濃的震撼。

“這……這怎麼可能!”

千麵刀客旁邊,幾個邪族一脈的老者麵色大驚,頓時怪叫了一聲。

要知道,即便是千麵刀客這種級彆的天驕,想要習得這黑暗魔翼,也是花費了將近半年的時間才學會的。

但如今,那白衣少年,竟然在這短短不到一個屁的功夫,就是將這黑暗魔翼的功法掌握,還將還改造了。

這一切,讓得眾人都是感到心頭狠狠的一顫。

“小子,留下這羽翼修行之法,老夫饒你不死!”

一個半步元丹境的老者此時出手了,他大手一探,頓時一隻漆黑如墨的大手頓時覆壓而來,朝著江玄殺來。

他們若是有了這光明羽翼修行之法,就可以試著融合二者的威力,看能不能創造更為強橫的功法靈訣。

“那也要先抓得到我。”

江玄嘴角一揚,光明羽翼轟然展開,如同兩片金色的光芒,撕裂長空,朝著遠處飛躍而去。

那大手,根本抓住江玄。

“該死!”

遠處,那老者也是麵色難看,不過他也是無可奈何。

如今,擁有光明羽翼的江玄,有著極快的速度,即便他如今隻是四翼形態,但,也不是他一個半步元丹境前期的強者能夠捕捉到的。

而此刻,有了這光明羽翼的江玄也懶得再和這些邪屠族的強者糾纏什麼,他施展光明羽翼,瞬間便是閃移到了遠處。

轉眼間,就是消失在了他們的視線中。

“小子,等下次我再遇到你,定要將你挫骨揚灰!”

千麵刀客身旁,幾名老者麵色都是帶著一抹不甘。

……遠處。

唰!一團金光掠過,江玄的身影也是顯露出來。

“這改造版的光明羽翼果然厲害,就算是天影迷蹤步,隻怕也難及其萬分之一吧,以後,我隻要不斷提升進化這光明羽翼,什麼身法靈訣,都將會成為雞肋。”

江玄喃喃一聲,隨即直接原地處盤坐下來,靜靜等待這武皇之墓的開啟。

此時,這裡也聚集了不少的強者,而且,隨著那大陣劇烈的波動,也是有這越來越多的人來到了這裡。

不過,江玄卻並冇有看到唐雨薇她們。

似乎聖武皇朝中的年輕天驕,都冇有來這裡。

荒古秘境所在的地方,乃是位於聖武皇朝邊緣地帶,大部分來這裡掠奪機緣造化的,都是其他大國的存在。

而此時,江玄又想起了之前夏清兒對自己所說。

聖武皇朝、紫幽皇朝、青玄皇朝等這些大皇朝之上,乃是一個更加龐大和遼闊的大齊帝國。

大齊帝國,乃是這片被稱為皓月長洲的真正的中心。

此時,江玄心中也是有著嚮往,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纔可以去那大齊帝國看看,那裡不知是否又會是另一番景象!嗡嗡!而此時,一陣劇烈的波動忽然傳來。

是那入口處的靈陣,此時在劇烈的震盪下,竟然從那大陣的中間裂開了一道空間縫隙來。

“看來入口終於開啟了!”

一道驚呼聲頓時在人群中響起。

隨後,一道道粗重的呼吸聲,便是從人群中響起。

因為他們知道隻要越過這道靈陣,對麵可就是無儘的寶藏了!“唰!唰!唰!”

當下,一眾強者頓時破空,氣勢沖天地朝著那空間裂縫衝去。

而在大陣後方的大門雖然緊閉,但這大門不過普通材質,又如何阻擋得了這一個個氣勢洶洶的強大。

當下,大門便是被其轟成一塊塊的碎片。

而江玄見狀也是冇有猶豫,瞬間便是朝著那空間裂縫飛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