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就在他剛剛進入那入口的一刹那。

“轟隆隆!”

一道可怕的光束,頓時從遠處的虛空中掠來。

“誰?”

江玄麵色一驚,他冇想到,此時竟然有人隱藏在暗處,對他下手。

咻!不過,好在這一次他擁有著光明羽翼這種手段,當下他背後金色的羽翼頓時張開,旋即將自己包裹在了其中,擋住了那殺伐之力。

“這是什麼!”

一道驚訝聲頓時從遠處傳來。

嗡!窺伺!這一刻,江玄的催動破妄靈符,窺破一切虛妄。

很快,他就見遠處虛空中隱藏的一個人影,那是一個老者,他的臉上帶著一抹震驚。

“是你!”

江玄頓時認出來了此人,這老者,正是之前在這遠古宗門遺蹟開啟時,那跟隨沐軒和的最後一個凝丹境巔峰長老。

隻是此刻,江玄能夠察覺到其氣息,竟然已經突破了凝丹境巔峰,踏入了半步元丹境的前期。

看來,這長老在這遠古宗門遺蹟中,也是得到了不小的造化機緣。

“下一次,我必殺你。”

江玄冷冷盯了那遠處的宗門長老一眼,隨即光明羽翼瞬間展開,化為一道金色流光,直接朝著更深處而去。

如今,江玄可冇有時間和這宗門長老在這裡耗著。

“這小子,好可怕的感知力,竟然擋住了我那致命的一擊!”

這長老臉上露出一抹震動的神色。

他本以為自己獲得機緣造化,踏入了半步元丹境後,伏殺江玄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但結果卻是讓他感到不可思議,江玄竟然如此輕鬆就擋住了他那絕命的一擊。

………嗡!遠處,江玄此時也是停了下來。

隻見這裡乃是一座由漢白石鋪就的巨大墓穴,牆壁上,鑲嵌著一顆顆碩大的夜明珠,散發著無儘的光芒,其亮如白晝,看上去十分的奢華。

與此同時,那一道道身影此刻也來到了這墓穴之中,當他們看到了這周圍的一切時,神色中都是帶著一抹震撼之色。

江玄微微檢視了一眼,冇有停留太久,便是再次施展光明羽翼,朝著墓穴更深處飛掠而去。

他知道,那些頂尖強者,隻怕如今都已經進入了墓穴的深處。

而其他人見到江玄動身,也是紛紛反應過來。

他們來這武皇之墓中,可是為了那些功法傳承的,而不是為了和這些世俗之物的。

當下,一個個紛紛朝著墓穴深處而去。

“殺!”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道冰冷的聲音卻陡然響起。

咻!咻!咻!瞬間,一道道箭矢頓時從黑暗中破空而來,密密麻麻,猶如箭雨一般,殺氣騰騰。

眾人麵色大變,因為他們看到了,在那前方黑暗中,竟然湧現出來一個個身披鎧甲的傀儡大軍,他們手持著弓弩,帶著一份鐵血殺伐之氣。

這群傀儡大軍,生前乃是的麾下的守衛。

死後,他們化為傀儡,鎮守在這武皇墓中,抵禦著外敵的侵入。

“光明羽翼!”

江玄猛地大喝一聲,巨大金色羽翼上,佈滿的金色鱗片,瞬間覆蓋在其身前,將那一根根箭矢全部抵擋了下來。

不過其他周圍的武者,可冇有這般手段,當下他們的身軀,瞬間被便是被那漫天的箭雨洞穿開來,那箭矢上塗有劇毒,所以當一接觸,他們的身軀便是一瞬間化為血水。

“好可怕的劇毒!”

江玄心中猛地一跳,連忙朝著前方衝去。

隻要衝過這群傀儡大軍的包圍圈,就能夠進入真正武皇之墓的中心地帶了。

“噗!噗!噗!”

那無數箭矢飛射過來,具有十分強悍的洞穿力,一個個武者都是被瞬間射殺而去。

鏘鏘鏘!但此時,江玄展開光明羽翼,包裹在其周身著,任那堅硬剛勁的箭矢再強,也穿不透那光明羽翼上的金色鱗片。

“哈哈,江玄,看到了吧,光明羽翼可不僅僅擁有著提升速度這一個能力,它的防禦能力,也是無比強大,不下於一些強大的天階級彆靈器的硬度。”

小天洋洋得意地道。

“這種古老的傳承功法,果然強大。”

江玄說著,隨即光明羽翼再次張開,直接將前方那一群傀儡大軍給衝散開來,轉眼就衝向了武皇之墓的深處。

而當江玄穿過那傀儡大軍後,周圍便冇有其他人的蹤跡,因為大部分進來的武者,都是被那傀儡大軍給擋在了之前那條道路上了。

不過,江玄依舊十分小心謹慎。

他很清楚,這武皇之墓乃是一位元丹境級彆強者的埋葬之地,絕對有著半步元丹境的強者來到這裡尋找機緣。

那些真正的強大武者,也肯定早就進入了這墓穴之中了。

嗡!不過,就在江玄剛剛來到這武皇之墓中心地帶的一刻,一種可怕的威壓,頓時從虛空之中鎮壓而下。

這一刻,整個武皇之墓空間中的所有的武者,包括人族武者和靈獸族修者,都是察覺到自己的修為被壓製到了半步元丹境的初期。

這讓不少人麵色大驚。

不過他們也冇有辦法,這是武皇殘留下來的意誌,讓所有進入這大墓中尋找傳承的人,都有一個平等的競爭機會。

這樣一來,也隻有真正天資恐怖的後輩天驕,才能夠得到武皇的真正傳承。

不過,雖然不少強者修為被壓製到了半步元丹境前期的實力,但他們的底蘊和手段,依舊不是那些弱小的武者可以媲美的。

因此,那些真正的頂尖存在,還是占據著優勢的。

但不管如何,如今這修為被壓製了,也是讓江玄大喜。

原本他還在一直在擔心,要是自己在這武皇之墓中遇到了太過強大的半步元丹境強者,隻怕會抵擋不住。

但如今,所有人隻要在這武皇之墓空間中,就都是被壓製到了半步元丹境前期。

如此一來的話,江玄也就不必那麼畏懼了。

江玄有著自信,他可以搏殺一名真正的半步元丹境前期的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