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逃!”

一個個人族和靈獸族強者見到這一幕,紛紛麵色大變,便想要逃離此處。

高空上兩位絕世強者爆發的碰撞實在太恐怖了!即便是那邪屠族的人,都是紛紛逃離,想要遠離這片就快被崩滅的地域。

“快!快!就要成功了!”

江玄瘋狂催動推演之術,將高空上那武天淩背後虛空中的“武皇淩九霄”印刻在腦海中,此時他的神色緊張到極點。

因為,江玄看到了自己周圍的空間也在漸漸的破碎。

“江玄,我們快走,這武皇之墓空間就要全部毀滅了!”

小天在腦海中焦急著道,它催動炎皇殿,守護著江玄。

“再等一下!再等一下!”

江玄目露瘋狂之色,他邊退邊推演著武天淩身後的“武皇淩九霄”意境。

“嗡!”

下一刻,隻見在江玄的精神之海中,一道傲立九霄的武皇身影,頓時出現。

“好了!”

江玄神色一喜。

“走!”

小天大叫一聲,連忙催動著炎皇殿守護住江玄,離開了這一片快要崩塌的區域。

“吼……”臨走前,江玄隻來得及聽到那遠古邪王的慘叫聲………………嘩啦啦!冰涼的雨水滴落到了臉上,江玄神色有些掙紮,他猛地睜開了雙目。

他發現,自己竟然躺在一片叢林之中。

“雖然最後將那‘武皇淩九霄’意境給推演了出來,不過這代價,也實在是太大了一些…”感受著體內傳來的一道道疼痛,精神力幾乎都要枯竭了,江玄便是苦笑一聲。

“小天,你怎麼樣?”

江玄猛地呼喊一聲。

“還好……”小天也是有些虛弱地道。

“那我們去找唐雨薇她們,然後就回……”“江玄,我們可終於找到你了!”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充滿殺意的聲音頓時從一旁響起。

唰!下一刻,隻見沐軒和的身影便陡然從那密林中竄了出來,他的身旁,還跟著那最後一個擎天宗府長老。

“小子,你上次殺了我的同伴,這一次你渾身動彈不得,已經冇有任何反抗之力,你絕對死定了!”

唰!那擎天宗府長老說著,手中火焰湧動,蒼老的麵龐上滿是狠厲的神色,他一瞬間朝著江玄邁步走來,殺氣彌散虛空,顯得冰冷刺骨。

“唰!”

見到這擎天宗府長老的一瞬間,江玄根本冇有任何遲疑,他甚至冇有多說什麼,就連忙朝著遠處逃去。

逃!如今,江玄腦海中隻有一個字,逃!此時,江玄剛從那武皇之墓中崩塌的空間逃出來,他和小天都是渾身傷勢嚴重,如今根本冇有能力搏殺一位半步元丹境的強者。

滿腔的殺意此時被他深藏在心中。

江玄死死盯了沐軒和一眼,冰冷的眸子,讓得沐軒和身軀猛地一顫。

“哪裡跑!”

擎天宗府長老神色露出一抹狠辣,大手覆壓下來,便是將江玄的去路都給封死了去。

“體內力量已經枯竭了,如今怎麼辦?”

江玄神色露出一抹難看之色,然而下一刻,他似乎想到了什麼,頓時閉上了雙目。

“哈哈哈,江玄,閉上雙眼等死是你如今做的最正確的選擇!”

擎天宗府長老以為江玄要束手就擒了,頓時大笑一聲,麵色猙獰無比。

“鎮!”

不過就在他湧動毀滅火焰氣息的大手就要抓到江玄的身軀時,江玄頓時冰冷吐出了一個字。

轟!而伴隨著江玄吐出“鎮”字之後,一股強大的意境,頓時從他的體內轟然爆發開來。

冇錯!此時江玄體內雖然傷勢嚴重,力量也被消耗殆儘了。

但此刻,他依舊拚儘全力從精神之海中激發了那一絲“武皇淩九霄”的恐怖意境出來。

“破!”

江玄猛地大喝一聲,那可怕的戰意,直接將那擎天宗府長老的攻勢儘數瓦解、破碎開來。

“不可能!”

擎天宗府長老怪叫一聲,眼中滿是不可思議神色:“這種無形的意境,怎麼可能摧毀老夫的攻勢?

這究竟是什麼,竟然擁有如此可怕的威能!”

“唰!”

然而江玄冇有回答,隻是縱身一躍,便瞬間逃離了這裡。

“該死!”

沐軒和見到江玄逃走,想到了剛纔那望向自己的冰冷目光,他的身軀也是顫了顫,隨即他望向那擎天宗府長老,猙獰著麵光,道:“我將萬花老祖給我的那枚靈丹都讓你吞服,助你突破到半步元丹境前期,但你如今卻是連一個重傷的凝丹境小子都殺不了,你簡直就是廢物!”

沐軒和說著,神情滿是不甘之色。

“少爺彆急,雖然剛纔他破開了我的攻勢,但還是有著一部分力量打到了他的身上,如今他受了這麼重的傷,一定跑不遠,我剛剛已經鎖定了他的氣息,絕對可以找到他,並將其擊殺的。”

擎天宗府長老連忙說道。

“真的?”

沐軒和目光陰沉地問道。

“老夫的兄弟上次都被那小子給殺了,如今也是不死不休的局勢了,我定會將其追到並擊殺的。”

說到這,擎天宗府長老眼中也是露出了一抹狠辣。

………遠處的虛空中……“噗嗤……”江玄口中狂噴了一口鮮血,便是自虛空中跌落下來。

這一次他的傷勢實在太過嚴重,再加上剛剛那擎天宗府長老的攻勢,如今他的整個肉身都彷彿要爆裂開來。

或許,如今他的戰鬥力連一個個真元境的武者都已經不如了。

“江玄,不好了!那老傢夥竟然鎖定了你的氣息,如今正朝著這邊瘋狂的趕來呢!”

小天焦急地道。

“該死!如今我身受重傷,根本無法催動功法,掩蓋氣息。

要是被他追上去,這一次可就真的涼了!”

江玄麵色難看到了極點。

“唉!要不是這一次小爺我也受到了重創,區區一個半步元丹境的老傢夥,我用炎皇殿便可以鎮壓了!”

小天也是麵露焦急地道,不過很快它像是想到了什麼,連忙道:“江玄,如今我隻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捨棄肉身,你之所以如今會被那老傢夥鎖定氣息,是因為你尚有氣息,你若神魂離體,那他便無法查詢到你。

到時候我們趁著那老傢夥還未追來,就擺脫他的探知範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