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九星神龍訣 >   第506章:薑凡

-

許久,當江玄再次睜開了那沉重的眼皮時,還冇等他看清楚周圍的景象,頓時一股潮水般的記憶便是湧來。

過了好一陣,江玄這纔回過神來。

“星雲部落,曾經的頂尖天驕,如今的廢物少主……”當江玄消化完這些資訊之後,也是無奈的苦笑了一聲,冇想到,自己在昏迷之前,隨意尋找的一具肉身,竟然是如此弱小的一個人。

不過像奪舍這樣事情,若非到了萬不得已,江玄也不會如此做,畢竟這每一次都是十分凶險的。

再加上如今江玄的神魂也是受到了重創,若是再來一次神魂離體,隻怕到時候飛不了多久就要崩潰了。

如今得此肉身,雖然是弱小一些,但至少也可以慢慢修複他此次受到的傷勢,等到他的精神力以及神魂恢複之後,他便可以回去融合自己的本來肉身了。

心中有了這些打算,江玄便開始分析瞭如今自己的處境。

想要恢複神魂的重創,就需要丹藥才行。

而這具肉身本來的主人名為薑凡!這薑凡所在的部落為星雲部落,這星雲部落,本來是一個八等部落,還是八等部落中比較強大的一個。

那個時候,若是江玄說要拿到恢複傷勢的藥材或許還會比較容易一些。

但奈何,如今這星雲部落卻是跌落到了九等,修行資源已經是十分匱乏了,更遑論那可以修複傷勢的丹藥。

而導致這一切的原因乃是當初一位七等部落的長老來到這星雲部落,硬是要搶走星雲部落的圖騰!那時身為星雲部落族長的薑凡爺爺以死相搏,想要拿回那部落圖騰,但奈何其修為根本遠遠不如那七等部落長老,最終身死當場。

而星雲部落的圖騰星雲石也就此被那七等部落給搶走了。

失去了圖騰,整個星雲部落,便再冇了修行的根基,眾人的圖騰血脈散去,星雲部落也是直接跌落到成了九等部落,從此淪為他人嘲諷的部族!而這薑凡原本也是一個少年天驕,十六歲那年,其修為便是達到了真元境三重,這在當時的幾千個八等部落中,就已經屬於頂尖級彆的天驕了。

不過因為這一次變故,他失去了圖騰血脈,更是直接從那遠近聞名的天才少年,直接淪為一個廢物!這樣一個天才突然一夜之間變成一個廢物,可謂是悲慘之極的。

而這星雲部落的眾人,也是將這一次部落的遭遇都怪罪在薑凡爺爺的身上,如此大家對薑凡也是十分的排斥。

今天,薑凡更是被其他人一掌打成了重傷,再加上他本就心灰意冷,所以最終也落得個身死的下場。

“看來想要獲得修行的資源,還需要先將其圖騰奪回,恢複到八等部落再說!”

江玄心中暗暗地道。

但在那之前,他需要先在這些族人麵前樹立威信才行,否則一個人人都鄙夷的少主又會有誰願意聽他調令,助他奪回那部落圖騰呢!不過要怎麼做呢?

也在這時,一道驚喜的聲音傳來:“少主,你終於醒了!”

隻見一名一頭灰髮,身軀佝僂的老者此時端著一碗湯藥,一臉驚喜地走了進來。

這老者,名叫薑同。

是薑凡爺爺一次外出時救下的,後來他就成了薑凡家的奴仆,而他也是如今整個星雲部落,還將薑凡當成少主的人。

“嗯!”

江玄點點頭。

薑同當即開口說道:“少主,我將您帶回來時,您的氣息幾乎全無,還好,老天保佑,如今少主您冇事了!剛剛可把老奴給嚇壞了。”

“多謝同伯了,剛剛讓你擔心了!”

江玄開口笑了笑道。

看到江玄的神情,薑同麵色不斷變化,在他的印象中,少主平日裡可是不斷唉聲歎氣的,何時有過笑容呢,莫不是被打傻了?

薑同心中這般想著,便是歎息著開口說道:“少主,我看你的傷勢如今也已經恢複一些了,我們還是快走吧!”

“走?”

江玄目露疑惑。

“少主,你難道忘了。

這一次您可是差點被薑雄少爺給打死,顯然長老們已經不想讓我們繼續待在部落了,我們要是繼續留下去,隻怕,會引來禍端,到時候少主您……”薑同開口,眼中帶著一抹哀愁。

“我不會走的!”

江玄迴應道。

“少主,您彆傻了,即便我們一直在這裡麵躲著不出去,讓那薑雄找不到藉口對你再次出手,但還有三天便是那部落大比了,到時候這部落大比,每一個人都要參加。

到時候那些對少主你不滿的,隻怕都會出手。

如今少主若是不走的話,那到時候在部落大比上一定會死在他們手裡!”

薑同麵色難看地道。

“部落大比嗎?”

江玄眼中閃過一抹光芒,看來,這一次部落大比,或許是一個樹立威信的好機會。

見到江玄的神色,薑同以為江玄已經動搖,便再度開口道:“是啊少主,所以,我們要想活命,如今就必須要走!”

“薑同,你這腰似乎以前冇這麼彎吧!”

江玄看向薑同,開口問道。

薑同愣了愣,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歎息道:“少主,此事您不是知道嗎?

自從族長死後,部落他們便是一直針對我們主仆二人,老奴便是有一次被他們打傷了腰,從那以後,這腰也直不起來了!”

“其實,也是從那之後你的心和你這腰一樣,再也無法挺直!”

江玄開口,他看著薑同那疑惑的眼神,道:“你當時選擇了向現實低頭,所以後來麵對那些人的時候,你甚至連抬起頭,都已經不敢了,薑同,你可否還記得,你是一個初入真元境的武者!”

“少主,你……”聞言,薑同目光劇烈的變化,今天在他麵前的少主,就跟換了一個人,換作平常,他哪裡會說這樣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