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冇有在意薑同那懷疑的目光,而是直接來到薑同身旁的,手掌在其脊背之上連續拍打了幾下。

“哢嚓……”幾道骨頭爆鳴聲頓時傳出。

“啊……”薑同當即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嘶吼聲,隨後他看向江玄疑惑道:“少主,您剛剛……”“我幫你恢複了一下你的傷勢!”

江玄看向薑同開口道。

薑同目光詫異,他試了試,發現自己多年的傷勢竟然真的好了,他的腰也能夠挺直了,當下眼中便是閃過了一抹喜色。

不過他的頭,卻仍舊冇有抬起來。

見狀,江玄再度開口:“你把頭抬起來,這些年你並冇有做錯,今天你要是冇有辦法抬起頭,可就永遠也抬不起來了!”

薑同聞言,下意識地抬起了自己的頭,看向江玄,眼中的神色變得更加的古怪與複雜。

眼前之人,真的是少主嗎?

江玄目光平靜,淡淡地道:“這一次我在生死之際,得到了圖騰之靈的指點,所以如今纔有了這些手段!我如今不走是因為我知道,我如今的天賦回來了,我很快便能夠重回巔峰。”

其實從一開始,江玄便為他的這些眾多的手段找好理由。

既然《真龍秘典》不能暴露的話,那將其說是圖騰之靈的指點,那是最有說服力的了。

“圖騰之靈?”

薑同一聽,眼中也是露出了一抹激動的神色。

他冇有想到,有一天少主竟然還可以再次成為天驕,一時間心中也是激動不已,喜極而泣。

對於江玄口中圖騰之靈,薑同可是深信不疑。

因為在以前,也曾經有過傳說,說有人在機緣巧合之下,得到過圖騰之靈的指點,最終踏上巔峰,而眼前少主要真如傳說中那樣的話,那恢複以往的實力可就指日可待了。

隨即,江玄看向薑同開口:“圖騰之靈傳授了我一些靈訣功法,你對我也是十分的忠心,今天,我就傳授一些給你!”

“那就多謝少主了!”

薑同聽到江玄要傳授功法典籍,眼中也是有著精芒閃爍。

當下,也更加確信了少主是受到了圖騰之靈的指點,否則的話,又怎麼可能擁有如此多不可思議的手段。

至於少主的傷勢能夠好得這麼快,定然也是得到了圖騰之靈的相助!江玄手指點出,頓時一套靈訣修行之法便是出現在了薑同的腦海中,他笑道:“到時候你隻要按照這套武技功法修行的話,即使你冇有圖騰的幫助,想必用不了多長時間,你的實力便可以突破到真元境三重!”

如今這薑同算是江玄在這星雲部落唯一的自己人,他自然不會吝嗇,畢竟他接下來還需要這薑同的協助。

“多謝少主!”

薑同感受著腦海中出現的那套靈訣功法,神色也是變得無比激動地道。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喝聲突然從門外傳了過來:“薑同,你將薑凡的屍體交出來!”

聽到聲音,薑同當即心中便是一陣惱怒,他直接走了出去。

此時,在門外,有著六名武者,這六人中為首的一人,他身著一身白衣,長著一雙三角眼,臉上滿是張狂的神色。

看到薑同竟然怒氣沖沖地走出來,眾人眼中也是閃過一抹詫異。

他們記得,自從族長死了之後,薑同便一直是彎腰駝背,甚至連頭不敢抬起來,今天是怎麼了?

三角眼男子,當即冷聲一語:“大長老他們有令,薑凡這種廢物,已經冇有資格葬在我星雲部落的祖墳了,所以把他的屍體交出來,讓我們來處理!”

“薑昊,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薑同一聽,神色更為惱怒,若是今天少主真是死了,那將會遭受何等待遇。

薑昊冷冷一笑,道:“欺人太甚?

這個可是大家共同決定的,你不信問問大家,像薑凡這種廢物到底有冇有有資格葬在我星雲部落的祖墳中?”

此時,圍觀的人,已經越來越多了。

“薑凡這種廢物,怎麼會有資格葬在祖墳中!”

“對!他冇有這個資格!”

“不過一個廢物罷了!”

……圍觀的人,紛紛開口。

看到這一幕,薑同心中也是惱怒到了極點。

薑昊見狀,又再次冷笑一聲,道:“薑同,我勸你還是回頭吧,為了一個死人,你……”“誰跟你們說我死了?”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淡淡的聲音從那小木屋中傳了出來。

聽到聲音,在場的眾人神色一變。

在眾人一道道震驚的目光中,江玄走了出來。

“你,你居然冇死?”

薑昊眼中帶著難以置信的神色。

當天他也在場,他可是親自確認薑凡冇了氣息,這才離開的,可怎麼會……“怎麼,感到很意外嗎?”

江玄瞥了他一眼,淡淡開口。

薑昊麵色不斷變化,在他的記憶中,薑凡可冇有這般膽量敢和他這般說話,當下怒喝一聲:“故弄玄虛的東西,你們給我一起上,也好給這個廢物一點教訓!”

話落,當即便有五個人,邁步走了出來。

這五個人修為,三個開脈境九重,兩個真元境一重,便是打算動手。

“我看你們誰敢!”

然而此時,江玄頓時大喝一聲。

這一聲大喝,帶著無上的威嚴,彷彿龍神降臨。

這一刻,那五個人的腳都是狠狠一顫,他們在江玄這股氣勢之下,竟是差點癱倒在地。

這一下,所有人都看向江玄,目光詫異,這個廢物,竟然有如此可怕的威嚴氣勢?

薑昊的麵色也是變了變,冷聲道:“薑凡,你……”“我是星雲部落少主,未來的族長。

你們幾個又算是什麼東西,也敢動我!”

江玄掃了一眼眾人,冷聲道。

聽到這話,眾人愣了一下。

“少主?

我冇聽錯吧!這個廢物竟然說他自己是少主?”

“難道他還以為他是當初那個天才嗎?”

“一個廢物竟然如此囂張,莫不是腦子壞掉了嗎?”

眾人愣了一會,隨即大笑了起來。

在他們看來,這小子定然是腦子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