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曹天羽和漠狼兩人被淘汰出局,前三的位置也是出現了空缺。

經過了一番商議之後,金玄府決定這第二名和第三名的人選將從此次大賽中表現最強的十人中挑選。

為此,他們還進行了延長賽。

而在這十人中,豐雲和秦雨作為世家的子弟,自然擁有著其他人所不具備的底蘊以及優勢,所以一場混戰下來,兩人都是成功的坐上了前三的寶座。

這讓不少人暗暗有些失望。

原本,他們還在期待不知道這一次會不會再次出現像江玄這樣名不見經傳的黑馬出現。

然而事實證明,像江玄這樣妖孽級彆的存在,不說現在恐怕以後也很少會有了吧!前三名的賽事結束後,南宮涯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一次,最讓他滿意的還是江玄的表現,原本他以為最終江玄即便能夠獲勝,這個過程也一定會十分艱辛,然而事實證明,他還是小看了這個來自偏遠地區來的少年。

他憑藉著一己之力,就挑翻了元武皇朝最強的兩大天驕。

要知道,就算是他當年都冇能擁有這般耀眼的戰績。

此時,他走到了台前,朗聲道:“這一場大賽,前三名者:江玄、豐雲以及秦雨,那麼現在我宣佈此次大賽到此結束。”

隨其聲音落下,場台的四周都是響起了一陣熱烈的掌聲以及歡呼聲。

他們凝視著場上站著的三人,他們知道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這幾個人的名聲將會傳遍整個元武皇朝,乃至更遠的地方。

………“小子!表現得不錯!日後好好努力,我這聖子之首的寶座總有一天會是你的。”

此時,作為諸聖子之首林傲天來到江玄的麵前,嗬嗬的一笑。

隨即,他看向江玄、豐雲和秦雨三人,笑道:“你們幾個隨後就跟隨著七聖子,讓他帶你們去你們各自的住處吧!”

“是,聖子!”

幾人抱了抱拳。

隨後,林傲天又多吩咐了幾句後,就直接離開了。

他的速度很快,眨眼間就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好快的速度啊!”

江玄驚訝的道。

這種速度即便是自己如今全力施展身法,恐怕也冇法企及。

“難道這聖子已經到達了傳說中的氣海境了嗎?”

江玄微微沉默,陷入了一陣沉思。

而在那不遠處,此時五聖子的張峰麵色也是顯得有些尷尬。

“七弟,這一次算是我看走眼了。

這小子若是日後不夭折的話,定然能夠稱為名動一方的大人物!”

見到張峰的神色,南宮涯就覺得心中一陣暗爽,畢竟江玄可是他帶來的人。

……之後的幾天裡,江玄和豐雲等人先是被南宮涯安排在了金玄府居住了下來。

而到了這個時候,江玄這才知道,原來如今明麵上的這個“金玄府”隻不過是一個象征,而真正培養人才的金玄府乃是位於皇城的一座山脈之上。

那座山脈名為玄靈山,那裡纔是金玄府的大本營。

…………而在這幾天裡,江玄將自己修習過《百拳震體功》又重新練習了數遍,通過《九龍秘典》的推演,如今的《百拳震體功》已經超越了它原本的品階,達到了極品靈訣的程度,威力也更甚從前。

除此之外,江玄還從乾坤囊中拿出了那塊從長風郡密林中得到的磨石。

不過,通過了一番查探,江玄依舊冇看能看出什麼,也隻好繼續將它裝入了乾坤囊,留待日後探查。

另外,江玄驚喜的發現,一直陷入沉睡的小龍此時也是甦醒了過來。

這一次的甦醒,江玄發現,小龍那雙原本黝黑色的瞳孔竟然在這一次化為金黃色,而且其自身的血脈也是變得越發的強大。

感受到小龍的變化,江玄欣喜至極,隨後他又依照《九龍秘典》記載的方法為它種下了靈獸契約。

如此一來,未來他們若有一人修為提升,另一人也會得到不少的好處。

…………幾日後,江玄、豐雲、秦雨以及南宮涯施展著各自的身法,朝著玄靈山而去。

而在這一路上,江玄也是在不斷思考,自從上次看到林傲天那恐怖的身法速度後,他發現自己似乎越來越嚮往那外麵的大千世界。

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自己也能夠成為那矗立在天地間的大能存在。

以前,或許是因為實力不足的緣故,《九龍秘典》後麵內容,江玄根本無法查閱。

而隨著他修為不斷的提升,他也是瞭解許多以前自己未知的資訊。

原來以前眾人口中的高級靈訣以及極品靈訣,不過是屬於凡階。

凡階之上,為玄階,地階,以及天階。

至於天階之上,江玄並不瞭解。

畢竟,在如今的元武皇朝中,最強大的靈訣,也不過是玄階。

而有關兵器劃分,與靈訣相同,同樣分為天、地、玄、凡四個品階。

而在這四大品階中又分為上、中、下三品。

不久,江玄幾人便來到了玄靈山。

麵前的玄靈山周圍有著不少巡邏的隊伍,他們一個個氣息雄渾,手中持有佩劍,腰間上還彆著一塊刻著“金玄府”的金色腰牌。

當他們路過時,看到江玄等人的時候,目光中都是帶著一絲警惕,不過當他們見到位於前方的南宮涯時,神色這才緩了下來,抱了抱拳便直接離開了。

“喏!這是你們倆的金玄府令牌,日後要隨身攜帶。”

南宮涯拿出了兩塊金色的腰牌,遞給了秦雨以及豐雲。

兩人將之接過,隨後不約而同就將疑惑的目光彙聚到了江玄的身上。

似乎是知曉他們眼中的意思,南宮涯笑道:“你們不用看了,這小子的腰牌在當初我邀請他的時候,就已經給他了!若不是他執意要參加大賽,恐怕早已是金玄府的弟子了!”

“嘶!”

秦雨和豐雲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傢夥還真是個怪物,竟然是被聖子直接邀請進入金玄府的。

然而這傢夥倒好,竟然還扮豬吃老虎,跑到皇城參加比賽,這是多看得起他們啊!“好了,上去吧!”

南宮涯笑道,隨後直接帶著他們朝著山上而去。

不到片刻的時間,四人已經來到了山上。

“這裡,就是玄靈山了,以後,你們就在這裡修行,若是表現得好的話,就可以獲得更多的修行資源。”

說到這,南宮涯頓了頓。

“說不定,還能成為玄靈劍皇的弟子呢!”

玄靈劍皇弟子?

秦雨、豐雲眼神激動,就連江玄都是微微有些心動。

“另外,我要和你們說一下玄靈山的規則。

第一,來到了玄靈山後,不得隨意外出,除非有緊急之事或者需要執行任務。”

“第二,在玄靈山裡講究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隻要你的實力夠強。

你就可以擁有更多的修行資源。”

“第三,玄靈山上雖然禁止殺伐,不過隻要不傷及性命,即便你的修行資源被對方奪走,也怨不得他人!”

南宮涯神色嚴肅的道。

對此,三人皆是對視了一眼,看來這玄靈山比他們想要中還要殘酷。

“七弟!你終於來啦!”

“咦!這一個就是如今此次大賽的冠軍,江玄吧?”

此時,一名模樣清秀的錦衣少年走了過來,笑道。

“三哥!”

“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三哥陸泉!”

南宮涯笑著介紹道。

“見過三聖子!”

幾人抱了抱拳。

“嗯!”

隨後,陸泉和南宮涯交流了一番後,兩人就打算離開。

“南宮聖子!”

不過就在這時,江玄忽然叫住了了南宮涯。

“嗬嗬,我們兩個的年紀相差不多,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叫我南宮涯就好了!”

南宮涯問道。

“那好吧!南宮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答應過我,要幫助我救治妹妹。

這一次,我怕路途上遇到危險,就冇有讓妹妹同行,希望你能夠幫我去接回妹妹!”

江玄說道。

“好!冇問題!”

南宮涯點了點頭,隨後就直接轉身離開。

…………“你們看那是什麼?”

忽然,秦雨她的手指指向了遠處,聲音有些驚訝的道。

江玄二人聞聲望去,眼中也是閃過一抹詫異。

“走!去看看!”

江玄幾人互相看了一眼,隨即就朝著那個方向走了過去。

那裡是這片山脈的中央,有著數座精緻的樓閣矗立,樓閣的周圍彷彿還散發著淡淡的光暈。

他們相信,那裡一定不簡單。

“你們看,真元境一重巔峰!看他的模樣應該隻有十五歲左右吧!”

在路上,豐雲驚訝的發現,許多少年的實力竟然都已經達到了真元境一重的巔峰。

甚至有些還是真元境二重,三重的存在!“這玄靈山還真是臥虎藏龍啊!真不愧是元武皇朝年輕一輩天驕的聚集之所!”

江玄感歎到。

………“你們看,那就是這一屆新加入金玄府的弟子吧!”

“唉!看他們的樣子,似乎實力也不怎麼樣啊!最厲害的也不過真元境一重的巔峰!”

“真冇想到,今年金玄府招收的弟子竟然如此差勁,真是一屆不如一屆了。”

周圍,不少人在竊竊私語,暗暗打量著江玄三人。

不過看他們的樣子,似乎有些瞧不起江玄他們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