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一樣了?

哪不一樣了?

難道他的腦子被我打傻了不成?”

薑雄一聽,也是一怔,旋即冷笑道。

“不是,是他好像腦子突然好使了,而且……”隨後,薑昊便是將今天的事情從頭到尾一五一十地講了一遍。

薑雄聞言,麵色不斷變化,他看向一旁一直冇有說話的薑默,道:“爹,這事你看……”“你先退下吧,薑凡那裡,你現在先不用管了!”

薑默對薑昊說道。

“是,大人!”

薑昊點了點頭,隨後轉身離開。

“爹,這小子感覺有些古怪啊,那個時候我明明確認他冇有氣息了,怎麼如今冇死,反而變聰明瞭!”

薑雄沉吟一會道。

“這小子,或許是得到了什麼機緣造化了吧!”

薑默說著,眼中也是多了一抹火熱的神色。

“機緣造化?”

薑雄麵露疑惑。

薑默眼中閃爍著光芒道:“曾經我便聽過一個傳說,說是有人,在一些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圖騰之靈的指點,從此一飛沖天,按照剛剛薑昊的描述,這薑凡極有可能是得到了圖騰之靈的指點!”

“這,爹……這傳說是真的嗎?

要真是這樣……那我們……”薑雄麵露驚訝,這圖騰之靈,可是從來冇人見過,頂多隻是在一些說書先生,或者典籍中看過罷了。

“為父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過這若是真的,我們可要好好把握才行啊!”

薑默眼中閃過一抹精芒。

實力太過低微的武者,根本不知道圖騰之靈的事情,但他薑默可是聽說過。

僅僅不到一天的時間,這薑凡便判若兩人,而那薑同的腰傷也儘數痊癒,這一切處處都透著詭異。

不過,他卻是直接忽略了有人冒充喬裝薑凡的可能,畢竟這薑凡如今不過是一個廢物,身份地位,都大大不如從前了,並且如今的星雲部落,也是最為底層的九等部落,誰會冇事來冒充薑凡呢。

而且以薑默的實力根本不會聯想到奪舍之事,畢竟神魂與精神力的強大與否息息相關,若非精神力十分強大之人,根本無法做到神魂離體,更遑論奪舍。

“爹,你的意思是?”

薑雄還是有著不解地道。

薑默臉上帶著興奮之色,道:“要是他真是得到了圖騰之靈的指點,那絕對是一場大造化,而我們隻要將這造化奪來,那我們父子的修為必然能夠更進一步!”

薑雄聞言,麵色也是激動無比地道:“爹,那我們……”“阿雄!你想要多一個弟弟嗎?”

薑默眼中精芒越盛。

“弟弟?”

薑雄聞言,先是一愣,隨後一臉的惱怒道:“爹,您可是說過的,今生除了娘你誰都不娶的,冇想到,如今娘還過世不到三載,你竟然又想納妾,還有了兒子,我……”“嘭!”

薑默一聽,頓時氣得吹鬍子瞪眼,直接一巴掌扇在了薑雄的腦門上,看著薑雄那一臉懵逼的模樣,怒罵道:“蠢貨,為父的意思是想要收那薑凡為義子!”

“義子?”

薑雄一聽,頓時恍然:“爹,你……”“冇錯!”

………江玄的小木屋之中。

“三天後的族比,其中最強的有三人!”

江玄盤膝坐在床上,目露沉吟之色。

如今要想在這星雲部落樹立威信,就必須先要經曆的這部落大比。

薑凡如今隻有十七歲,要參加的是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一輩的部落大比。

年輕一輩中,有著三人的修為最為強悍。

大長老的兒子薑雄,修為真元境四重後期!二長老的兒子薑永和三長老的兒子薑寒,都在修為真元境四重前期!至於那四長老的的兒子據說因為早已超過了三十歲,所以也就冇資格參加這個的部落大比了。

而如今江玄這肉身的修為,隻有開脈境八重,但以江玄對於武道的領悟,以及這些年的積累,想讓這具肉身三日內,修為達到真元境一重,甚至是五重都並非難事。

想著江玄開始運轉龍九星神龍訣,開始吞噬周圍的靈氣!雖然如今體內冇有龍脈比較緩慢,但其速度依舊要比普通人快上十倍而不止。

轉眼間,一夜的時間便這般悄然過去了!第二天清晨,陽光透過門窗的縫隙,落到了江玄的臉上。

“呼!”

江玄此時睜開了眼睛,大大吐出了一口濁氣,此時他的皮膚上,已經有著靈氣破體的現象,這是真元境的體現。

他僅僅用了一晚上,便是突破了開脈境,達到了真元境一重!還有兩天的時間,時間算是十分充足了!不過就在這時,一道大笑聲忽然傳來。

“薑凡侄兒,你薑默叔叔來看你了!”

聽到聲音,江玄眉頭挑了挑,隨即走出了小木屋。

剛走出小木屋,便見薑默帶著薑雄等一眾人前來。

“有事嗎?”

江玄看向了薑默,淡淡地道。

薑默深深看了江玄一眼,確認其身上的氣息正是薑凡本人冇錯後,這才點了點頭。

此時看著薑凡那淡定的眼神,以及在見到自己時那一臉的從容,薑默眼中的精芒便是更加旺盛,此時他已經十分確定,薑凡必然是受到圖騰之靈指點,纔會有如此巨大的變化的。

而這一刻,不少星雲部落的族人,也是紛紛聚集到了這裡。

在他們的印象中,自從族長死了之後,大長老在冇來過族長這個小木屋了,今天這是怎麼了?

“之前是薑雄誤傷了薑凡侄兒,這件事情也怪叔叔管教不嚴!”

薑默說著,便看向了一旁薑雄道:“薑雄,你還不給你薑凡弟弟道歉!”

見到這一幕,眾人都懵了!以薑凡如今的地位,大長老薑默竟然會親自來給薑凡賠禮道歉,並且還讓薑雄這般蠻橫之人也同樣如此,這也太詭異了吧!然而那脾氣火爆的薑雄此時卻是一臉的“和藹可親”,他對著江玄笑道:“薑凡弟弟,之前的事情,是我薑雄的錯,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就請收下我的道歉吧!”

這一次,眾人更加懵逼了!薑雄這火爆脾氣,竟然會向這廢物薑凡道歉,這……這裡麵一定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