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默好像也發現瞭如今兒子的處境,當下目光一閃,開口道:“下麵,就是我星雲部落年輕一代第一人之爭了!”

此話一出,所有人神色都是變得激動無比。

原本這場戰鬥不會太過引人矚目,但如今因為薑凡的崛起,這一切就變得不一樣了。

隨即,薑默看向薑雄,道:“薑雄,你作為上一次部落大比的最終勝者,這一次,就由你來製定比鬥的規則!”

讓薑雄製定比鬥規則?

這一刻,眾人一愣,讓參賽者製定規則,這種事情好像還從來冇有發生過吧。

不過大家也都看出來了,這應該是這薑默故意為之的,他怕自己的兒子敗在薑凡手中,所以纔會使出這種無賴的招數。

江玄見到這一幕,隻是搖了搖頭,這薑默以為這樣就能夠打敗他嗎?

殊不知,在真正的實力麵前,一切手段就如同兒戲一般。

薑雄聞言,心中頓時大喜,當即進入了圈子,笑道:“薑凡,真正的男人,就應該實打實的打,這一次你我誰都不許閃避,就以一拳定輸贏如何?”

大家一聽,心中頓時一驚。

這薑雄的修為如今已經達到了真元境四重後期,隻差一步就能夠邁入了真元境五重。

而這薑凡呢?

他雖然看起來也十分強橫,但眾人認為,其修為定然冇有薑雄高,再加上這薑雄肉身強橫,如今這規則一改,這薑凡其身法上的優勢可就蕩然無存了。

這分明就是耍詐啊!“唉,這下隻怕這薑雄要贏了!”

“若隻是依靠肉身力量,這薑凡想必不是薑雄的對手!”

“不過這也卑鄙了些!……眾人眼中露出了一抹鄙夷,不過卻不敢大聲言語,隻能低聲議論著。

此時,眾人反而希望薑凡能夠獲得這最終的勝利。

不過站在圈中心位置的江玄卻是神色不改,他淡淡道:“出手吧!”

“嗬嗬,薑凡,你放心,這一次,我不會殺了你的!”

薑雄一聽,頓時冷笑一聲,旋即身上血肉頓時爆發出了一陣嗡鳴。

玄階下品靈訣:蓄力嗡鳴拳!眾人神色變化,這一套拳法他可以將全身力量全部都彙聚一點,爆發出極致的力量,看來這薑雄根本不像口中所說的那樣會手下留手。

下一刻,隻見薑雄直接朝著江玄衝殺出去,渾身力量凝聚在了拳頭之上,一拳就朝著江玄狠狠轟去!在見識了江玄之前的表現,這薑雄哪敢怠慢,此時他冇有半點留手,而是全力出擊。

不過麵對這可怕的一拳,江玄卻是一動也不動。

莫非這薑凡是被嚇傻了不成?

見到這一幕,眾人心中暗暗猜測道。

不過緊接著,江玄就在眾人一個個驚愕的目光下,緩緩地伸出了一根金色的手指!這一指,麵對那朝著自己凶猛襲來的一拳,便是輕輕一點!“哢嚓……”瞬間一道骨頭碎裂之聲便立時傳出!“啊!”

一道慘叫聲隨即便從薑雄的口中傳了出來,而他那轟出的一拳,也是猛地一頓,這一刻,他拳頭之上的骨頭頓時破碎。

不過,這隻是開始……“哢哢哢……”緊接著,那骨頭碎裂之聲,自薑雄右拳猛地擴散出來,傳到了整條手臂,隨即蔓延至全身。

“啊,啊……”下一刻,薑雄他整個身體就好像冇了骨頭一般,直接癱倒在了地上,口中不斷傳出了一道道撕心裂肺的慘嚎聲。

這一刻,無數人瞳孔緊縮,一臉難以置信。

一指,碎身!僅僅用了一指,江玄就將薑雄全身的骨頭全部擊碎了?

這是何等的妖孽?

何等的戰力啊?

真元,這絕對有著遠遠超過薑雄的真元境實力啊!這一刻,無數人腦袋齊齊轟鳴。

曾經的那個薑凡,可就是遠近聞名的真元境三重的天驕!如今當年那個天驕薑凡,再次回來了,而且,還是以更為強勢的姿態迴歸了!這實在太可怕了!想必如今他的修為至少也是真元境五重以上的實力。

江玄看向可大長老薑默,淡淡地道:“你之前說過,最終誰成為了這比鬥的第一人,我便屬於哪一脈,如今我贏了,我就屬於我自己這族長一脈!”

“薑凡,你可知你犯下大罪了,部落大比不允許傷人至殘!”

這一刻,薑默雙目猩紅,怒喝一語。

若非因為江玄身上有圖騰之靈給予的造化,隻怕如今他早就動手,將其斬殺於手下了。

“大罪?

你指使薑雄殺我,難道就不是大罪了,彆忘了,我可是部落少主,你們以下犯上,便是死罪!”

江玄一聽,冷笑著道。

眾人聞言,麵色也是有些變化,這件事,大家其實心知肚明,不過誰也不能講出來,如今薑凡這麼說,他是和大長老他們徹底決裂嗎?

“薑凡,你……”大長老怒喝一聲,便打算出手。

不過下一刻,那薑火卻率先一步邁出,開口道:“大長老,此事何須你親自動手,讓老夫來懲治一下這個惡徒吧!”

薑寒被江玄打殘了,隻怕短時間很難恢複,這薑火心中本就暴怒之極,如今正好找到了這個機會。

話落,薑火便直接衝殺出去。

薑默冇有開口,薑火的實力僅僅比他弱上一點而已,要是有薑火代勞,他自然無比樂意。

“惡徒?

薑火,你女兒剛剛做了什麼,難道你不知道!”

江玄一聽,冷冷一笑。

“廢話少說,小子,今日老子便打斷你的手,讓你也嚐嚐痛苦的滋味!”

說著,薑火便是抬掌朝著江玄的右手轟了過來。

這一掌之下,靈力呼嘯而出,瞬間便幻化出了一個碩大的掌印!“完了,這薑凡如今鋒芒畢露,又無人相護,隻怕這次完了!”

“如此天驕,要是被打斷一隻手,隻怕這一輩子就這樣毀了!”

眾人目光劇變,在他們看來,這一次隻怕薑凡徹底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