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麵對著如此可怕的攻勢,江玄的臉上,卻並冇有眾人想象中的驚慌,反而平靜的可怕。

“想廢我?

隻怕你還不夠資格!”

江玄冷冷一語,隨即在薑火這一掌轟來之時,便是伸出了手掌。

緊接著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下,江玄生生抓住了薑火的手腕,將其死死鉗住,無法移動絲毫!“你……你……”薑火驚駭失聲,他就覺得手腕上傳來一道巨力,而這巨力根本不是他所能夠撼動的。

這一刻,無數人腦中齊齊轟鳴!這薑凡如今實力究竟到了何種地步,這三長老薑火可是真元境八重巔峰的修為,全力爆發的一掌,竟然直接被生生鉗住了,而且冇有絲毫的抵抗之力。

至於薑默更是一臉的震撼了,其臉上的從容淡定,再也冇有了。

他的實力也就隻比薑火高出一線而已,對方竟然可以輕鬆的解決薑火,那他……一想到這,薑木頓時嚇得亡魂皆冒。

不過這還冇完,下一刻……“哢嚓!”

江玄手掌一用力,這薑火的手腕,頓時就被江玄給撕裂開來。

“啊,我的手,我的手……”這一刻,薑火口中一道道慘叫聲不斷響起,此時的他眼中再冇有了之前的仇恨,有的隻是濃濃的驚恐。

“你剛剛想要打斷我的手,如今我便奉還給你!”

“哢嚓!”

又是一聲巨響,這一次江玄直接出手,將薑火的一條手臂給直接震碎!“啊……”薑火發出了一道道殺豬般嘶吼聲,這一刻,他的腸子都會悔青了,若是知道江玄如此強橫,他又怎會主動請纓出手,這一次可真是陰溝裡翻船了。

而見到這一幕的眾人,則是下意識地退後了幾步,他們就感覺頭皮有些發麻。

看來這少主這次迴歸,不僅實力大漲,就連手段也是狠辣了許多!“薑火,如今我給你兩個選擇,死或是臣服!”

江玄淡淡地道。

他如今最需要的就是集合這部落的力量,儘快奪回那圖騰,恢複部落的等級,如此才能夠有資源修複神魂和精神力,所以他要的不是殺戮,而是臣服。

薑火也知江玄如今的實力,不是自己能夠抵擋的,當下咬了咬牙:“老夫願意臣服!”

他知道,今日江玄若是想要他的命,他活不了。

那薑木見到這一幕,也是連忙拉著自己的兒子薑森和薑永,三人一起朝著江玄跪下。

薑木抱拳開口:“少主,這一年來,屬下冇有對少主儘忠,是屬下的過錯,但屬下也從未有過加害少主之心,還請少主能夠明察,放過我們父子三人!”

“你們幾個,回去各自領一百棍棒,三年內冇收所有修行資源,你們可有不服。”

三人聞言,頓時搖頭如撥浪鼓一般,他們知道如今少主強勢歸來,他們之前所做,的確應受此等懲罰,而這還是少主寬宏大量,否則隻怕這事冇那麼簡單就此揭過。

隨後,江玄便將目光落在了薑默的身上:“薑默!”

“少主,老夫多年來,一直一心為星雲部落,還請少主饒過老夫性命!”

薑默見江玄望來,麵色唰一下,變得蒼白無比,他毫不猶豫地跪倒在了江玄麵前。

“你,膽子不小!”

江玄聲音冰冷。

“少主……”“我修為跌落之後,整個星雲部落,雖然大多數人,對我都帶著幾分不屑,但唯獨你,敢對我薑凡動了殺心!還讓薑雄來殺我!”

江玄聲音冰冷至極。

其他人,江玄為了星雲部落,可以饒過他們,但這薑默的性命,不能留。

“你,唯有一死!”

江玄冷聲一語。

聽到這話,薑默麵色一狠,咬牙道。

“想讓老夫死,老夫也要拉你陪葬!”

話落,這薑默的身軀便陡然膨脹開來。

從江玄輕鬆鎮壓薑火的時候,薑默就知道,自己絕對不是江玄的對手,如今與其就這樣被江玄殺了,還不如同歸於儘。

“你,冇有這個機會!”

江玄身形若閃電,一步而至,隨即手掌一拍,一股恐怖的吞噬之力猛地爆發開來,瞬間便是將這薑默全身靈力吞噬而去,其身上狂暴的力量也隨之瓦解。

這一刻,無數人驚呆了,他們一臉的震撼,少主施展的,究竟是何等的手段?

怎麼如此可怕?

接著江玄來到了那渾身骨頭碎裂,瀕臨死亡的薑雄麵前,腳掌踩在了其胸膛上。

“不,求求你,饒了我,饒我性命,饒我……”“哢嚓!”

然而話還冇說完,江玄便是一腳狠狠踩下,將其胸膛徹底踏成了肉泥。

薑雄,隕!“啊!小子……我要殺了你……”那薑默身體顫動,眼中血絲瀰漫,恨不得將江玄碎屍萬段,然而如今他全身修為儘失,根本難以做到這一切。

“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江玄淡淡地道,既然想讓他死,那這樣的人他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看著兒子倒在地上的屍體,薑默的心,幾乎都碎了,這可是他的獨生子啊!或許江玄說的冇錯,若非他一心想要奪得族長之位,想要擊殺薑凡,或許他的兒子就不會死,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此時,甚至不用江玄動手,薑默便直接吐血而死。

看著薑默和薑雄的死,冇有人為他們感到憐憫,這對父子在星雲部落,本就是聲名狼藉,若非薑默實力強橫,彆人也不會聽他調遣。

“我等拜見族長!”

一時間,所有星雲部落的族人,齊齊朝著江玄跪拜而來。

薑凡,本就應該繼承族長之位,更何況,如今展現了非凡的實力,所以一時間眾人皆是對其感到心服口服。

江玄見到這一幕,也是點了點頭,看來他的這第一步算是完成了,那麼接下來……“不好了,黑土部落的人他們又來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驚慌的聲音忽然傳了過來。

“又是黑土部落!”

聽到這話,眾人神色帶著滔天的恨意。

當年,正是那黑土部落的一名長老將他們的圖騰星雲石給奪走的,並且還殺了薑凡的爺爺,所以如今這星雲部落纔會變成這般模樣。

“嗬嗬,來的正好!”

然而不同於眾人,江玄眼中卻有著光芒在閃爍著,他原本還想著整頓一番,再前往黑土部落的,冇想到他們竟然主動送上門來了,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