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土部落,是七等部落,在他們部落中便有著好幾名真元境巔峰的長老,其底蘊根本不是星雲部落可以比擬的。

並且,他們有屬於自己的圖騰,每一位武者都可以藉助著圖騰之力,施展其圖騰血脈之力。

而如今的星雲部落,眾人都失去圖騰之力,再加上今日的一場大戰,大家都已經疲憊不堪了,根本無力再戰,所以一時間眾人的神色也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

“族長,我們怎麼辦?”

薑木看向江玄開口。

眾人聞言,也都齊齊看向江玄,眼中滿是幾分期待之色。

如今,這受到圖騰之靈指引的族長,或許是他們唯一的希望了。

“既然他們來了,那我們就出去會會他,當年的債,也是時候該討回來了!”

江玄說著,便是朝外走去。

“對!去討債!”

星雲部落見到江玄那毫無懼色的神情,神色也是變得激動了起來,之前族長的實力他們可是見識過的,看族長如今的神情,說不定真有對付的辦法呢!當下,他們跟在江玄的身後,隻感覺江玄的身影,突然變得高大了起來,彷彿無往不勝。

在星雲部落之外,此刻有一行四人。

這四人身上穿著那一件件獸皮,那都是二階高級靈獸的皮毛所做成的,一看便是來曆不凡。

而其最前方的一道身影,是一名頭髮稀疏的老者。

老者雖然頭髮稀疏,不過他卻是將每根頭髮都留得很長,並紮成了小辮子,看上去極為的怪異。

老者雖然蒼老,但卻是精神抖擻,渾身氣勢十足,看那樣子竟然還是一位真元境巔峰的強者!而其身後三人,也都有著真元境九重的實力!這老者的身後,此時便有著一位瘦小的武者開口:“九長老,這星雲部落,不過是一個九等部落罷了,當初的圖騰更是被您老人家給奪走了,如今他們都已經成了廢人了,還來找他們有什麼用?”

“大牛,你不懂,我黑土部落雖然是七等部落,但時常受到其他部落的威脅,這一次我們多收集一些人,如此才能在保護好我們的部落,不讓其他部落有機可乘!”

老者,開口說道。

瘦小武者聞言,眼中也是有光芒閃爍,道:“九長老,您的意思是,將這些九等部落的族人,都掌握在我們的手中,日後若是我們和其他部落爆發衝突時,我們的人就可以先按兵不動,先將這些九等部落的人,去打前陣,充當炮灰,以此減少我們的傷亡?”

老者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冇錯,其實在其他幾個七等部落,他們也都是采取這種手段,我們黑土部落,自然也不能落後於人。

而且這次族長說了,至少讓我們收取十個九等部落的頂尖強者!”

“九長老,那要是這星雲部落不願意呢?”

瘦小武者皺了皺眉道。

“這星雲部落,就連他們當年的族長都不過是真元境九重,可見其部落最高也就是真元境九重,我看他們應該冇有那個膽子反抗,不過若他們真的敢反抗,那我們就殺幾個人,也好殺雞儆猴一番!”

說到這,老者眼睛微微一眯,道:“來了!”

江玄此時站在人群的最前方,其身後,是那些星雲部落的人,此時他們一個個神情激憤,跟在了江玄身後。

這些人足足有一千之多,他們雖然實力不強,但那氣勢,卻是十足。

見狀,老者眉毛抖了抖,便是將目光落到了最前方的江玄身上,譏笑道:“怎麼?

難道你星雲部落都冇人了嗎?

竟然會派你這個廢物小子來主事!”

“禿頭老怪,你在和誰說話呢?”

江玄看向老者,眼眸平靜,聲音平淡地道。

禿頭老怪?

眾人聞言,神色頓時大變。

對方可是七等部落的九長老啊!不過很快,星雲部落這裡,眾人神色便是變得亢奮,從之前族長的表現,以及如今的言語,隻怕族長真的有能力對付這九長老吧。

老者身後,三名黑土部落的武者,聽到這話,眼中露出一抹怪異的神色。

這怎麼和九長老說的不太一樣啊不是說星雲部落不敢抵抗嗎?

怎麼如今看他們的樣子,好像他們纔是那待宰的羔羊一般。

老者聽到這話,麵色也是有些扭曲,他最為忌諱的,就是彆人對他的這個稱呼,這小子今天竟然毫無忌憚的說了出來,不過像是想到了什麼,當下他抑製住心中的怒氣,聲音冰冷地道:“小子,我念你年幼,就不和你計較了,自即日起你星雲部落就歸屬於我黑土部落了,你們還是趕緊收拾行裝,然後隨我回黑土部落吧!”

老者的聲音中,帶著一份毋庸置疑的語氣,很顯然冇有商量的餘地。

而對麵的星雲部落眾人一聽,麵色頓時大變。

他們已經聽出來了!這黑土部落,是想要吞併星雲部落。

這部落被吞併,可不是什麼好事,因為一旦被吞併,就將會變成對方的奴隸,受儘苦楚,說不定還會在戰場上被當成炮灰使用。

然而江玄卻是麵色不改,反而淡淡地道:“回去告訴你們族長,讓他儘快交還我們部落的圖騰,否則明天我將會親自登門拜訪,踏平你們黑土部落!”

“哼!小子,就憑你,也想滅了我們黑土部落?

我聽說你之前被你們部落的人打得重傷垂死,該不會因此被打傻了吧!不過既然事情說到這份上了,那麼今天我就先將你小子殺了,也讓彆人看看和我黑土部落作對的下場!”

說著,這老者全身氣勢爆發,就打算動手。

不過就在這老者即將動手之時,其身旁,那瘦小武者,直接開口:“九長老,殺雞焉用牛刀,我大牛便能輕鬆將其擊殺!”

說著,那瘦小武者,手臂上一塊黑土圖騰印記,便頓時亮起。

“土王臂!”

那瘦小武者一聲大喝,直接一道黑土便是將其整個右臂全部覆蓋而上,旋即一拳便朝著江玄轟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