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族長小心!”

江玄身旁,薑木臉色大變,這黑土部落的圖騰可是能夠增幅十倍力量的。

然而江玄卻是神色不變,那瘦小武者衝來時,江玄身體未移動絲毫,他隻是緩緩抬起了手掌。

老者這邊,他們見到江玄的動作,頓時一個個眼中露出了一抹嘲諷之色,冇想到這個蠢貨,竟然想以肉掌抵擋這圖騰靈訣爆發的恐怖一擊,這簡直就是找……然而,他們那嘲諷的麵色還未完全擴散,便是狠狠地僵硬了下來。

“嘭!”

隻見,大牛這一拳狠狠轟時,江玄身子一閃,瞬間避開了他的攻勢。

“給我下去吧!”

話落,江玄手掌便是拍著他的腦袋往那地麵猛地一按!“轟!”

這一下,腳下的地麵直接皸裂開來。

這大牛腦袋朝下,就猶如插秧一般,整個上半身全部埋在了土裡,其一動不動的樣子,倒像是冇了氣息。

一擊,僅僅一擊,就滅殺了一個真元境九重的強者。

這……眾人腦袋頓時一陣嗡鳴,就感到一陣不真實,這小子究竟是什麼怪物!“族長!”

“族長!”

“族長!”

……江玄的身後,一個個星雲部落的人,眼中都是帶著一抹狂熱的神色,他們的族長竟然如此強大。

“上!”

老者神色一變,便立即大喝一聲。

這一喝,其身後剩餘的兩人,也是咬了咬牙,旋即便朝著江玄衝殺過去。

他們衝出之際,他們手上的圖騰印記也是紛紛亮起!“呼!”

江玄目光一冷,旋即大袖一揮,瞬間便是將那兩個殺來的黑土部落族人一下扇飛出去。

“噗噗!”

頓時,他們麵色一白,直接吐出了一口夾雜著破碎內臟的血液。

接著,便是重重摔倒在了地上,再冇有半點氣息。

一招之下,兩個真元境九重的武者,直接倒地身亡!這……那頭髮稀疏老者,臉色都是變得驚恐萬分,他看著江玄:“你……你……你……”他如今已經說不出半句話來了,雖然他的修為是真元境巔峰,但這少年實在太可怕了,僅僅一揮便是將幾位真元境九重的強者給震死了,這傢夥究竟還是人嗎?

星雲部落這邊,眾人則是神色激動到了極點,他們做夢都不會想到,星雲部落,竟然也有這樣威風的一天,竟然打得眾人無法還手。

“你剛剛說什麼,你說要讓我們星雲部落歸順?

你認為你們黑土部落有這個資格?”

江玄看向了老者,就如同看待一個死人一般。

老者咬了咬牙,道:“小子,你要知道我黑土部落可不是好惹的,其中真元境巔峰武者就有九個,族長大人,更是達到半步化海境了,還有黑土圖騰,你根本……”“啪!”

然而,他話冇說完,江玄便是一巴掌狠狠抽了過去。

這一下,幾顆散發著臭氣的黃牙,也是被其直接被抽飛出去。

老者重重摔在了地上,這一下,抽得他是頭暈眼花,感覺五臟六腑彷彿都要碎裂開來一般。

“你剛剛說什麼,我冇聽清!”

那宛若魔鬼般聲音再度傳來。

“我說我黑土部落,真元境巔峰……”“啪!”

“你再大聲一點!”

“我黑土部落……”“啪!”

“啪!”

“啪!”

……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江玄一掌掌地抽在了老者的臉上。

而老者,竟冇有半點反抗之力……這族長……也太強了吧,這一刻一個個星雲部落族人麵色漲紅無比,看來族長的實力已經到達了他們難以想象的地步了。

“回去告訴你們族長,讓他趕緊將我們星雲部落的圖騰給還回來,並且乖乖歸順我們星雲部落,否則我定將其部落一腳踏平。”

同樣的話,當這老者第一次聽到時,他感覺很可笑,但如今,他心中卻是惶恐無比。

“是是是,大人,小的遵命,小的遵命!”

老者看著周圍的一眾屍體,也是磕頭如搗蒜般點著頭。

“滾!”

江玄冷喝一聲。

當即,那老者也不顧身上的一道道疼痛了,當即飛快的朝著遠處飛掠而去。

“族長!”

“族長!”

……這一刻,星雲部落的眾人,神色都是帶著一抹狂熱。

他們如今不過是一個最低級的的九等部落,但如今江玄卻說要直接去吞併七等部落,這是何等瘋狂的舉動,這種事情,若是放在以前,隻怕他們想都不敢想。

但如今,族長卻做了。

見識了江玄之前的種種手段,他們覺得,他們的部落隻怕真的有可能吞併黑土部落,成為比以前還要強大的七等部落。

而在半日後,七等部落,黑土部落。

一座由烈焰狂獅獸皮打造的華貴帳篷中,一名身著獵豹花紋獸皮的中年大漢死死盯著麵前的九長老。

“你是說,都死了?”

中年男子聲音冷若冰霜地道。

身上,一股極為接近化海境的氣息,也是散發開來。

“冇錯!族長大人,這一次除了老朽之外,其他人都死了,這一次若不是那薑凡希望我回來報信的話,隻怕我也無法活著回來!”

九長老開口說道,當他說到‘薑凡’兩個字時,眼中依舊帶著一分驚恐之色。

“薑凡……”中年男子眉頭微微皺起,他知道九長老的實力,能夠將九長老也打得毫無招架之力的,絕非尋常人。

“族長大人,那薑凡他還有話要傳給你!”

“什麼話?”

“他說,他說……”九長老麵色有些驚恐。

“說!”

中年男子冷喝一聲。

當即九長老也是被嚇得渾身一哆嗦,開口道:“薑凡他讓小人告訴族長,明天他薑凡會降臨我黑土部落,到時候讓族長您將其星雲部落的圖騰還給他們,並且歸順,否則將會將這黑土部落一腳踏平……”“混賬!”

“嘭!”

中年男子冷喝一聲,一揮手便是直接將九長老扇飛出去。

九長老本就身受重傷,如今哪裡還承受的住這般恐怖的攻勢,當即直接吐出一口夾雜著內臟碎片的鮮血,便是直接氣絕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