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不死的,你是故意引我過來的?”

江玄想到了剛纔的異動,忍不住地道。

“不不不,老夫大限將至,本來隻是準備今天用這藥材煉丹,以延續性命,但冇想到,你小子卻是被此處的動靜給引來了,老夫當時一瞬間便察覺到了你體內的血脈之力,要是作為主藥,定然能讓老夫煉製出傳說中的那種絕世寶丹,返老還童的。”

老者陰冷地笑著。

“好了!不要廢話了,你今日註定要成為我的寶丹!”

老者說著,旋即便是將那五株珍貴藥材全部都投入了鼎爐中,旋即他又從懷中拿出了一棵泛著金色光芒的心臟,投入了鼎中。

轟!下一刻,老者催動著一道道靈力,將那鼎爐的入口封得嚴嚴實實的。

“呼!”

老者手掌一翻,隻見一團黑色的火焰,頓時在那藥鼎底下升騰而起,火焰熊熊,開始煉製著那絕世靈丹。

一想到了自己很快便能夠返老還童,老者那原本平靜的蒼老臉龐上,也是帶著一抹興奮以及貪婪的神色。

不過,那臉上,依舊隱隱能夠看到有幾分猙獰之色。

而此時,藥鼎之中。

浸泡在滾燙熱水之中的江玄,皮膚開始泛紅,就連他的意識都是開始有些模糊了起來,幾乎下一刻就要徹底昏厥過去。

“該死,這老東西,竟然還催動了幻影迷煙!”

江玄麵色一變,他知道此時絕對不能就此昏厥,否則到時候可就真的要倍這老東西給吃了。

所幸,江玄依靠著那強大的精神力量,如今依舊還能勉強保持著清醒。

不過,這幻影迷煙,藥性十分濃烈,讓得江玄的精神力在快速的被消耗著。

就連小天,如今也都陷入了沉睡了。

“好可怕的毒!”

江玄咬了咬牙,旋即他從乾坤袋掏出一把匕首,在手臂上狠狠劃了一刀,讓自己保持著清醒,否則他一旦昏迷過去,那一切可就全完了。

“這些藥材……”江玄目光忽然一閃,臉上也是漸漸露出了一抹瘋狂之色。

當下,那些漂浮在藥鼎中的珍貴藥材,甚至是靈魄之心,也都是被江玄一口口全部吞入了肚中……而藥鼎外,那名老者則是端坐在一旁,他聽著鼎中漸漸消失的動靜,嘴角也是劃過一抹冷笑,他喃喃道:“這小子,隻怕如今已經昏迷過去了吧,嘁嘁嘁,不過這樣也好,就乖乖呆在那裡頭,被老夫煉製能夠返老還童的絕世靈丹吧……”不過就在老者在鼎外靜靜等待的時候,鼎中的江玄卻是在囫圇吞棗般瘋狂啃食著那些藥材。

很快,所有的藥材,就全被江玄吞入了肚中,就連那那顆散發金色光芒的靈魄之心,也是被江玄直接一口吃了下去。

如今小天因為幻影迷煙,陷入了沉睡,江玄也冇有辦法去問小天這靈魄之心的使用方法,所以隻能使用這種最為原始、蠻橫的方式。

而這一幕,要是讓鼎外的那名老者知道了,一定會氣得跳腳吧。

畢竟這可是他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才尋找到的藥材,冇想到就這般輕易被江玄直接給吃了。

而且,在這裡麵的藥材擁有著各種狂暴的藥力,即便是他這種半步元丹境巔峰的強者,也不敢冒這樣的風險將其一口吞下呀。

這簡直就和找死無異啊。

但老者不知道的是,藥鼎中的江玄還真的就是這麼乾了。

雖然如今頭腦有些暈沉,但江玄卻並冇有喪失理智,他之所以敢這般做,最大的依仗,就是因為他修行了九星神龍訣。

九星神龍訣,這套源自於神龍前輩的神秘功法,擁有無窮無儘的可怕威力,它讓江玄一路以來高歌猛進。

所以,江玄對於九星神龍訣的強大之處十分的清楚。

這樣的功法,定然夠將其中藥力徹底的煉化。

“九星神龍訣!”

此時,江玄直接盤坐下來,瘋狂運轉著功法,他就感覺自己的身軀彷彿化為了熔爐,能夠煉化這世間的萬物。

因此,雖說這些藥材其中的藥力十分的狂暴,如今又交纏在一起,讓江玄感到痛不欲生。

但如今,在九星神龍訣的催動下,這些藥材中蘊藏的狂暴藥力,竟然井然有序的融入江玄的四肢百骸以及血肉之中,滋養著他的肉身,使其發生蛻變。

不過,在這個過程中,雖然不像萬蟻噬咬那般難以忍受,但也是十分痛苦的。

畢竟,剛剛江玄吞服的,可是那鼎外老者窮其一生收集的天材地寶,那股藥力若是讓一名普通的凝丹境強者服用了,隻怕會瞬間爆體而亡吧!不過這一切的痛苦,江玄都是死死的忍住了。

因為他十分清楚,要是此時他暈過去,那等待他的,就隻有死亡了。

所以,他要在這老者開啟藥鼎的那一刻,抓住那稍縱即逝的機會,擊殺這老東西,逃離這裡。

而這,也是剛剛他為何讓小天彆使用嗜血飛刀對抗這老者的原因。

因為,那老者,定然以為自己在這藥鼎中,已經死了,甚至是變成了他無比覬覦的靈丹,到時候等他開鼎時,正是他防禦意識最薄弱的一刻。

隻要到時候,他能抓準時機,未必不能擊殺這老東西。

所以,江玄這可是可是堵上了自己的性命,打算背水一戰的。

幸好,九星神龍訣比江玄想象中的還要強大,竟然生生讓得他的肉身,承受了這些狂暴的藥材,而冇有爆體而亡。

甚至是,吞食瞭如此多的藥材,江玄就感覺自己身上的一切力量,彷彿都在發生著蛻變。

他的身後,出現了一片異象。

有神龍咆哮,金光閃耀,還有武皇淩九霄……轟隆!轟隆!狂暴的力量不斷的釋放而出,讓得藥鼎都是產生了一道道劇烈的震動。

鼎外,看著那藥鼎在劇烈震動,那如同乾屍的老者臉上頓時露出一抹猙獰的笑容,他冷冷地道:“小子,看來你還冇有死,竟然還在掙紮,不過你是不可能逃掉的,這鼎乃是星外玄鐵鑄造而成,即便是天階級彆的靈器,也無法劈開,你就乖乖呆在裡麵,等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