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莫非還以為,我還是那半年前的那個需要狼狽逃竄的弱小武者嗎?

如果你真以為那樣,那我也隻說你實在太天真了一些。”

江玄聽到三皇子的話後,神色不懼,反而譏諷一聲。

“哼!是不是,待會就知道了。”

三皇子冷笑一聲,旋即,他便是從那座椅上站了起來。

“嗡……”當即,一股恐怖強大的氣勢,頓時從他的身上爆發開來,宛若一條巨龍一般,自深海中騰飛而起,帶著無儘的恐怖威壓。

“凝丹境九重!這是凝丹境九重的強者才能擁有的強大氣息啊!”

幾乎就在同時,那些周圍圍觀的一眾擎天宗府弟子神色頓時一變。

“三皇子殿下,他居然突破到了的凝丹境九重!”

而此時,那些剛剛被江玄嚇得腿腳打算的聖武軍將士,則是麵色一喜,眼神微亮地道,他們知道,這一次江玄,死定了。

“哼!怎麼樣?

嚇壞了吧?

我的真實實力乃是凝丹境的九重!當初若不是因為受到那片空間的壓製,憑藉著我的實力,你小子隻怕早就已經死無葬身之地了!”

三皇子察覺到周圍一道道敬畏的目光,臉上也是露出一抹得意之色,他神色倨傲,望向了江玄,眼中帶著一份貓戲老鼠般的戲謔。

“你以為,隻有你一個人,突破到了凝丹境九重嗎?”

江玄搖頭譏笑一聲,道。

“嗯?

你這是什麼意思?”

見到江玄臉上帶著的那抹譏笑,三皇子愣了愣,他忽然生出了一股不好的預感,不過旋即他便是搖了搖頭,冷笑道:“哼!江玄,你也彆故作高深了!當初的精英弟子試煉,到如今也纔不過短短半年的時間,我不相信你這隻螻蟻可以突……”然而,還冇等三皇子的話說完,麵前的江玄,身上一股極為可怕的氣息頓時轟然釋放出來。

可怕的威壓鋪天蓋地,宛若山嶽一般,威勢浩蕩。

那股氣息,絲毫不比那三皇子身上的氣息要弱。

甚至,猶有過之!“這……這是凝丹境九重……”三皇子眼中也是閃過了一抹驚駭的神色,他看著麵前那白衣身影,第一次對一個人,產生了一絲驚懼。

他可是十分清楚,在半年前那個精英弟子試煉中,江玄的實力不過纔是初入凝丹境,在自己的麵前,就如同螻蟻一般。

但如今,感受著從江玄身上散發出的那股強橫氣息,甚至是比自己身上的氣息,還要凝鍊、浩瀚,就如同一片汪洋一般深不可測,三皇子眼中的自信以及得意,也在頃刻間儘數消散不見了。

“什麼?

江玄竟然突破到了凝丹境九重?”

“那可是凝丹境九重啊,在我們宗門內的核心弟子又有幾人能達到啊,然而江玄,這個不過才晉升不久的核心弟子,卻是達到了。”

周圍,無數擎天宗府弟子心中都是狠狠一顫。

這,究竟需要什麼樣妖孽的資質,才能辦到啊?

震撼!太震撼了!雖然江玄在之前便響徹整個擎天宗府,但對於一些頂尖弟子而言,江玄依舊還去不了他們的眼。

但如今,江玄突破到了凝丹境九重,卻是徹徹底底讓無數人感到心頭狂顫。

因為這說明江玄如今已經擁有了與那些頂尖弟子叫板的能力了,甚至即便麵對那些聖子人物,也有著一較高下的資格了。

“不!你怎麼可能提升這麼快!你絕對是吞食了一些丹藥而強行提升上來的實力,否則,你……你怎麼可能提升得這麼快!我……我要殺了你!”

三皇子心中此時就感到了一股濃濃的挫敗感,這讓他對於江玄的殺意更甚,他手中出現一柄金色的長槍,怒氣沖天地殺向了江玄。

“不自量力!”

江玄譏笑一聲,他渾身上下的威壓不再保留,此時他對於三皇子的殺意,已經攀升到了巔峰。

“神念銀針!”

這一刻,江玄的周身忽然出現千萬枚神念銀針,手掌一招,頓時呼嘯而出,鋪天蓋地爆射向三皇子。

“啊!”

三皇子痛吼一聲,他隻覺得腦袋彷彿被撕裂了一般,不過他手中的金色長槍,卻是去勢不減,直接殺向了江玄。

“當!”

江玄也冇有退避,直接迎了上去,與那長槍猛烈的碰撞,發出了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周圍所有人見狀,連連後退,生怕受到波及。

鏘!長槍如虹,此時被江玄握在手中,他雙手持槍,從高空上力劈而下,配合著九星神龍訣賜予他的強大肉身力量,直接便是震得三皇子連連後退。

嘭嘭嘭!可怕的攻勢不斷襲來,三皇子的兩條手臂也是被這股巨力震出了道道傷痕,流淌出血液來。

這一幕,看得周圍眾人麵色大駭。

二人都是凝丹境九重強者,然而三皇子卻是被江玄壓製得毫無還手之力。

孰強孰弱,立見高下。

三皇子所說的江玄乃是依靠丹藥強行提升修為的言論,如今也變成了一個最大的笑話。

“你怎麼可能變得這麼強!”

三皇子嘶聲大吼著,他的瞳孔緊縮,他原以為自己乃是凝丹境九重的強者,江玄在其麵前也隻有臣服的份,但如今,反而是他被江玄壓製得死死的。

“為什麼我就不能比你強?”

江玄淡淡出聲。

“我的底蘊比你來的深厚,你我如今在同等境界,我就不信你能夠比我強出那麼多!”

三皇子大吼一聲,他渾身綻放璀璨金芒,身後隱隱出現了一道蛟龍身影,其上瀰漫著一股威壓。

“這是聖武皇室一脈的血脈傳承顯象!”

周圍,有不少人驚撥出聲。

“喝!”

江玄大喝一聲,他眼神平靜,而其背後金光中凝聚出一個古樸的“武”字,讓他全身氣勢大盛,將三皇子背後的蛟龍虛影,壓製得黯淡無光。

“好強大的威壓啊!”

看到三皇子背後的蛟龍虛影一上來就被壓製了,眾人神色也是有些呆滯。

這江玄,究竟還隱藏了多少手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