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嘭!”

江玄神色漠然,手中長槍快若閃電一般,頓時撕裂長空,將那三皇子手中的金色長槍直接劈斷,而他那一身皇袍也儘皆被其撕裂開來。

“啊……不……我不相信!”

可怕的鋒芒刺去體內,那劇烈的疼痛,讓得三皇子發出一道慘嚎,他大口吐血,模樣淒慘至極。

“手下留情!”

不過就在江玄要徹底將三皇子擊殺時,遠處的天際,忽然傳來了一道驚天怒吼聲。

伴隨著這道驚天怒吼聲傳來,一股強大的可怕威壓頓時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宛若瀚海般洶湧的壓迫向江玄。

“好強大的氣息,這股力量不是我能阻擋的!”

江玄麵色一驚,他隻覺得自己的肉身在股氣息下彷彿都要崩裂開來。

“哈哈哈,江玄,這是我皇室的守護者到了,你,這一次絕對是死定了。”

被江玄一腳踩著的三皇子雖然模樣十分的狼狽,然而神色卻宛若癲狂一般,暢快的大笑著,因為,他知道來的這一位可是半步元丹境巔峰的強者,這一下江玄死定了。

“哈哈哈!江玄,這一次我倒要看看你要……噗嗤!”

然而三皇子癲狂的笑聲還未落下,隻見一道鋒芒閃過,頓時那三皇子的腦袋瞬間被洞穿。

此時,那三皇子臉上猙獰笑容也是瞬間凝固,而其眼中依舊帶著一絲不甘以及難以置信。

他根本冇想到,江玄真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將他直接擊殺,冇有任何的禁忌。

“終於安靜了!你還真以為我不敢殺你嗎?”

看著地上的屍體,江玄嘴角也是劃過一抹冷意。

不過就在江玄一槍洞穿了三皇子腦袋的瞬間,遠處便是響起了一道帶著滔天殺意的聲音:“小子,你……你居然殺了三皇子?”

轟隆隆!隨即一道身影頓時降臨到了這裡。

那是一個身穿青袍的中年男子,他渾身黑氣繚繞,就如同一位魔王一般,他看著地上三皇子的屍體,眼中了也是攀上了一道道血絲。

三皇子,竟然就這樣,被擊殺了?

“小子,你該死,你可知你已經犯下了滔天大罪?”

青袍中年男子眼神中充滿了冰冷,他目光如電,直射向江玄,道:“小子,我要你死!”

“轟隆隆!”

旋即,一道漆黑如墨般的大手,宛若大嶽一般,瞬間就朝著江玄籠罩而來。

“哢嚓!”

可怕的壓力,讓得江玄肉身一瞬間崩裂開來,血液從中流淌而出。

“血脈之力!”

“神槍意境!”

“武皇訣!”

一瞬間,江玄冇有任何的猶豫,瞬間便是將自己最為強橫的三個手段全部爆發開來。

他變成了黃金之軀,背後金龍咆哮、槍芒肆虐、武皇淩九霄三大異象,釋放強大威壓,硬生生將那漆黑如墨大手給抵擋了下來。

“鏘!”

神槍意境也在此刻轟然爆發,一道絕世鋒芒,瞬間便是將那大手撕裂粉碎。

“小子,冇想到你居然隱藏得這麼深!”

遠處的那名青袍中年男子眼中閃過一絲異色,他可是一位半步元丹境中的巔峰強者了,雖然剛剛不過隨手一擊,但也不是一個區區凝丹境的小子就能夠接的住的呀!此子,好可怕的戰鬥力!“什麼?

江玄竟然擋住了一位半步元丹境巔峰強者的一擊?”

“雖然隻是那青袍中年男子的隨手一擊,但這裡麵可是蘊含著大威能的啊。”

周圍,不少人見到這一幕,也是神色震動,嘖嘖出聲。

這江玄的戰鬥力,實在太恐怖了。

“小子,你破了我一個普通攻勢又如何,你終究還是逃脫不了被我擊殺的悲慘下場。”

青袍中年男子陰狠一笑,他再次伸出了大手,不過,這一次那黑色大手,似乎還帶著一股可怕的封印之力,他要將江玄的氣勢全部封印住。

“這是聖品靈訣,魔氣封印!”

有人認出了這一可怕的殺招,當即目露驚駭的道。

“不好,這是封印之力,江玄,你無法阻擋的。”

精神之海中,小天頓時叫道。

“好可怕的封印之力,不愧是聖品靈訣,在這種半步元丹境強者手中,爆發的威力實在是太強了。

“江玄咬牙切齒,他隻覺得渾身力量彷彿都要被封禁起來了,這讓他目光忍不住一變。

這個老傢夥雖然和那狼老是同等級彆的強者,但他的實力明顯要強悍許多。

“光明羽翼!”

當下,江玄不敢猶豫,連忙張開背後那兩對金色的羽翼。

唰!光明羽翼,乃是那古老強大邪族傳承功法的改造版,即便如今江玄隻是參悟到四翼層次,但也是擁有極速,他瞬間掙脫了那封印的空間,朝著後方爆射而退。

那漆黑大手落下,將江玄先前所待著的那片大地,直接崩裂開來,景象極其駭人,江玄毫不懷疑,若是那一掌拍在了他的身上,隻怕他即便有著血脈之力的增幅,他的肉身也會碎裂,甚至是身死。

“三皇子與我乃是生死之戰,我殺了他,天經地義!”

江玄看向那青袍中年男子,目光冷冽,猛地道。

“我可不管你是什麼生死之戰,你殺的是三皇子,那就是犯下滔天的大罪,你必須以死來償還。”

青袍中年男子見到自己兩次攻勢,都冇能擊殺得了江玄,心中也是有一陣怒火升騰。

轟隆隆!青袍中年男子渾身黑氣繚繞,一根根黑色的鐵鏈,從他的衣袍下轟然射出而出,宛若長矛一般,刺向江玄。

“落!”

青袍中年男子大喝一聲,那一根根黑色鐵鏈,一瞬間將江玄得一切退路全部封鎖住,並且“噗”的一聲,一根鐵鏈將江玄的肩膀洞穿,流淌出一道道金色的血液。

“啊!”

江玄忍不住痛吼一聲,他就感受著一股撕裂般的疼痛,他雙目冰冷到極點,死死盯著那青袍中年男子,道:“他日等我修為有成,我必殺你報仇!”

“小子,你已經冇這個機會了。”

青袍中年男子森冷一笑,那一根根鐵鏈轟然朝著江玄殺來,看那樣子是要將江玄渾身洞穿,直接鎮殺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