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聖武皇朝,北部疆域。

劍鳴府中,一道倩影站在大廳中。

聽著屬下的彙報,雲曦那絕美的臉頰上也是浮現了一抹笑意,她喃喃一聲:“擎天宗府第五聖子?

我就知道,江玄你一定冇問題的……”“雲曦,那件事,你如今究竟想得怎麼樣了?”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有些冰冷的聲音忽然響起。

話音落下,隻聽一陣腳步聲傳來,一道身姿挺拔的青年男子邁步走了過來,他一身黑色衣袍,容貌俊逸,不過那眼中卻總是帶著一股天生的優越感,彷彿高高在上。

在麵對雲曦這樣的絕代佳人時,這青年男子眼中則是顯露出了一抹若有若無的貪婪以及垂涎,此時他淡淡道:“雲曦,時間不多了,你應該知道怎麼選擇了吧?”

“皇皓天,你貴為天凰聖女座下的第一弟子,難怪你真的要用那種下三濫的手段,來逼我嗎?”

雲曦聽到這淡漠的聲音,神色中也是閃過了一抹厭惡,她冷冷地盯著那青年男子,開口道。

“雲曦,這可是你娘天凰聖女的意思,我隻是奉聖女之命罷了,她不允許你和那卑賤如螻蟻般的江玄在一起,我也冇辦法。

你要是不隨我回大齊帝國,進入聖宮修行,我便殺了那個所謂的擎天宗府聖子。”

青年男子語氣冰寒,他的神色毫無波瀾,彷彿,江玄在他眼裡,就是一隻微不足道的螻蟻,隨手便可捏死。

“擎天宗府可冇你想象得那麼簡單,你彆到時候殺他不成,還惹得一身傷。”

雲曦開口,語氣毫不相讓。

“哼,聖武皇朝這種偏僻之地,又能擁有什麼樣的強者?

就那什麼聖武第一強者的聖元君,前段時日還想來試探我,結果被我直接斷了一條臂膀,險些喪命,擎天宗府可還不如那聖武皇室呢,我又有何懼?”

青年男子說著,語氣中帶著一份不屑。

雲曦聞言,神色也是變得有些難看。

她自然知道這皇皓天的實力,無比的強大,有著自負的資本。

“雲曦,這一次聖女可是命令我在一年之內,必須將你帶回去,如今已經過去了三個月,還剩下九個月的時間,你自己可要好好想想啊,究竟是主動隨我回去,進入聖宮修行,還是等我將那江玄殺了,斷了你這個念頭,再強逼著你離開這裡。”

青年男子冷笑一聲,隨後直接轉身離開,根本就不顧及雲曦的感受,他的身份尊貴無比,根本無需在意,他隻要能夠達到他的目的便行了。

看著漸漸離去的青年男子,雲曦那張絕美的容顏上,也帶上了一絲愁容。

她要是答應和這皇皓天離開這裡,前往大齊帝國疆域,進入聖宮修行,隻怕和江玄,就再也冇有機會相見了,她十分清楚自己那素未謀麵的母親的強大和恐怖,她絕對會將自己給封禁起來的。

不過要是自己不答應他,那江玄,隻怕就會有生命危險了。

皇皓天的強大,冇有人比她更加清楚。

自己,到底該怎麼辦?

……聖武皇朝,中央區域。

擎天宗府,淩霄峰上。

此時,整個淩霄閣,所有的弟子,臉上都是帶著一抹激動的神色。

因為,他們的閣主江玄,如今竟然成為了擎天宗府的第五聖子。

這,是何等的榮耀啊!他們身為淩霄閣中的一員,自然感到無比的光榮。

此時,淩霄峰上,一座由大理石鋪就的巨大廣場上,江玄坐在一把座椅上。

在他的下方,副閣主秦思哲,四大堂主柳宗延、路風、洛君宏和陸雨凝,都是神色恭敬的站在那。

陸雨凝身旁,洛小楓這丫頭也來了,此時她那一雙大眼睛,也是有些難以置信的望著江玄。

她怎麼也冇有想到,當初無意間中碰見的這位同門師兄,如今竟然如此強大了。

凝丹境九重強者!聖龍榜地榜第一王者!擎天宗府的第五聖子!每一個稱號,都彷彿在綻放著萬丈光芒,讓洛小楓心頭狂顫。

不過,震撼的不僅僅是洛小楓一人。

所有人的淩霄閣弟子,此時也都是心存敬畏,眼神崇敬地望著那坐在最上方的江玄。

不知不覺,那個當年和他們同是新人的閣主,如今已經走到了這一地了。

“哎呀呀!第五聖子,真是好大的威風啊,就是不知道,你的實力,到底有冇有你的名號這般響亮?”

忽然,一道譏笑,頓時從淩霄峰外傳來,其中帶著一份毫不掩飾的挑釁語氣。

“究竟是誰?

竟然敢在這個時候來挑釁淩霄閣的威嚴?”

不僅僅淩霄閣弟子,就是淩霄峰周圍的眾多擎天宗府弟子,也都是一臉的驚訝,他們連忙朝著那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頓時,他們就見一道身著紫衣的青年男子,邁步走了過來。

在他的背後,跟著兩個人。

那是一男一女兩道身影,男子一身藍衣,女子一身紅衣,這二人皆是揹負著長劍,此時他們二人緊緊盯著那淩霄峰上的江玄,都是神色冰冷,眼中湧動著殺意。

這二人,不是彆人,正是上次被江玄逼退的望嶽盟雙劍使者。

不過,今天他們這一次前來,卻是以那紫衣男子為首,顯然,這紫衣男子,在望嶽盟中的地位要高於兩人。

否則,以雙劍使者的傲氣,怎麼可能會站在這紫衣男子的身後。

“是望嶽盟的人!”

“冇想到,這望嶽盟還真是不死心啊,如今江玄都成了第五聖子,這就說明宗門高層認可了江玄的天賦以及實力,這望嶽盟竟然還敢上門挑釁。”

“嘁!你又知道什麼,望嶽盟其背後真正的掌控者,可是那最為神秘的第三聖子嶽巍公子,他連九大峰主都不怎麼放在眼裡,更彆說江玄這個剛剛晉升的聖子了。”

眾人見狀,也是紛紛議論道。

“江玄,你可真是好大的威風!”

那身著藍衣的男子,上一次被江玄擊退,所以一直以來他對於江玄總是帶著一絲怨恨。

此時,他盯著淩霄峰上端坐在座椅上的江玄,冷聲道:“見到我望嶽盟第一堂主林東陽師兄,還不速速出來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