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要是真心拜訪我淩霄峰,我自然會親自迎接,不過我從你們身上感受到的,便隻有殺意。”

江玄站起身來,神色平靜地道。

“你就是那江玄?

哼!確實很狂,不過,你究竟有冇有狂傲的資本,我倒是很好奇。”

林東陽淡淡說著,他看著淩霄峰上的江玄,神色則是透著一抹傲然。

林東陽,望嶽盟麾下的第一堂主,半步元丹境中期的強者,聖龍榜天榜上強大的存在。

他在擎天宗府中,自然也聽說過江玄的一些事蹟,很多人都說這江玄乃是擎天宗府新生代中第一強者,甚至如今,他還被掌門親自冊封為第五聖子。

不過這讓林東陽有些不屑,在他看來,這個不到二十歲的小子,即便再厲害,又能厲害到哪去,所以他對於江玄被封為第五聖子,心中很是不服,他自認為自己,可不比江玄要來得差,憑什麼江玄就能夠成為這擎天宗府的第五位聖子,而他卻不能。

不過,江玄被封為第五聖子,乃是掌門的意思,他自然無法忤逆。

所以,林東陽便是想要藉助這個機會,好好教訓一下這個江玄,甚至要是有機會能夠將他直接廢了,那便更好了。

到時候即便掌門怪罪下來,有著嶽巍公子在背後撐腰的話,他也能夠無所畏懼。

畢竟,戰鬥之時,失手將對方廢了,也是時有發生的事情。

因此,此時林東陽緊緊盯著江玄,目光透著一股毫不掩飾的輕視和殺意。

而江玄精神力很強大,他一瞬間就從這林東陽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濃鬱的殺意,他目光也是漸漸冷冽了下來,心中冷冷一笑,看來自己如今被冊封為這第五聖子,很多人心中好像都有些不服氣啊。

不過,江玄可並不畏懼他們。

他修行的九星神龍訣,讓他有了越階搏殺強者的實力。

即便他如今隻有凝丹境九重的實力,但實力卻遠遠要高於普通的凝丹境九重強者,莫說同境界的強者,就算是半步元丹境前期,甚至是半步元丹境中期的強者他都有著那個實力去擊殺他們。

此時,感應著那林東陽身上的氣息,正是半步元丹境中期,江玄眼睛便是微微一眯,開口道:“你要是那麼好奇的話,大可以親自過來試試,彆讓這兩個廢物使者上了,否則,這一次我可不能保證他們離開的時候,身上不會缺少點什麼。”

“小子,你!”

雙劍使者聽到江玄那毫不掩飾的譏諷話語,也是勃然大怒。

不過他們也不敢動手,畢竟,如今江玄已經踏入了凝丹境九重,和他們不再是一個層次的強者了,要是他們出手的話,下場很明顯,他們兩人,將會必死無疑。

“狂妄!”

林東陽眉宇間閃過一抹厲色,他盯著江玄,目光如刀地道:“第五聖子?

不過一個虛名罷了,做人貴在有自知之明,你一個不過凝丹境九重的小子,竟然敢在我麵前如此的放肆,你可知道你現在在和誰說話嗎?”

“恐怕冇有自知之明的是你吧,你在我眼裡,其實就和你身後的那兩條狗冇什麼區彆,你要是再敢犯我淩霄峰,我必誅殺你!”

江玄冷笑著,隨後接著道:“收回你的驕傲,在我麵前,你冇有自傲的資本。”

“你可真是好膽啊!”

林東陽眼睛微微眯起,這江玄,知道自己乃是半步元丹境中的老牌弟子,竟然還敢如此狂妄,他究竟有什麼底氣。

“好,那就讓我來看看,你究竟有冇有說出這話的資格。”

林東陽話落,他猛地朝著江玄所在的方向邁步走去,其身上散發出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讓得周圍空氣都在一瞬間變得冰冷和肅殺。

他嘴角帶著一抹譏諷笑意,在他看來,江玄這個不過凝丹境九重的小子,絕對會在自己的這一氣勢之下,直接跪地求饒。

不過,當那氣息壓迫到江玄麵前時,江玄的麵色卻依舊平靜,不動如山,彷彿不受其氣息的影響。

“這江玄,果然不簡單。”

周圍,有不少觀戰的老弟子,也是看出了什麼,心中暗感震動。

“想僅僅憑藉著氣勢就讓我屈服,你也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

江玄朝前邁出一步,一股強大的戰意,從他的體內爆發開來,將林東陽壓迫而來的氣勢,儘數摧毀,他朝著林東陽走來,神色平靜,道:“就這麼一點氣勢,你也有臉拿出來炫耀,下次,還是彆拿出來丟人現眼了。”

“你——”看到江玄談笑間便是破了自己的氣勢壓迫,林東陽眼中也是閃過了一抹驚疑不定。

不過江玄此話一出,倒是讓得周圍眾人神色狠狠的一抽。

好狂!他,竟然直言,讓林東陽這位望嶽盟第一堂主,不要那氣勢出來丟人現眼。

這……簡直就是狂到冇邊了!要知道,這林東陽在望嶽盟可是僅次於嶽巍公子的存在,即便是放眼整個擎天宗府,也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但如今卻是被江玄嘲諷,讓他彆出來丟人。

這……不過,倒是也有著不少派係的擎天宗府弟子神色興奮,他們都是曾經受到過望嶽盟的壓迫的,此時看到江玄竟然能夠讓這位望嶽盟的第一堂主吃癟,這如何不讓他們不感到熱血沸騰和解氣。

“你這是在找死!”

林東陽也是動了真怒了,他大喝一聲,一股更為強橫恐怖的氣勢,頓時從他的身上爆發開來,一股狂暴的火焰靈力,開始在他的周身纏繞著。

“先天火靈體?”

小天驚訝的聲音在精神之海中響起。

“先天火靈體?

那是什麼?”

江玄也是有些詫異,開口問道。

“那是一種極為古老的強大體質,它傳承自遠古火靈獸的血脈,當然,這個林東陽身上的火靈獸血脈極其稀薄,不過,江玄你要是能夠狠下心來,以吞噬之力將這林東陽一身火之靈力全部吞噬掉,你的九鼎天火印這套聖品靈訣,一定會有一個很大的提升的。”

小天解釋道。

“你是說吞噬掉?”

江玄目光一閃,他看向了對麵的林東陽,嘴角也是揚起了一抹冰冷的弧度。

這一刻,林東陽不知怎的,他的忽然感覺到了一抹不安,彷彿此時的他正被一頭洪荒猛獸給盯住一般,而他自己則成了最可口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