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哥哥,你就放心去吧!我現在也已經大人了!”

靈兒點了點頭,她知道自從父母離開後,哥哥就一直在努力的變強,為的就是能夠幫自己驅除體內的寒毒。

而她如今能夠為哥哥做的就隻有照顧好自己,免得讓哥哥擔心。

翌日,清晨。

江玄就和其他的四大高手準備前往天辰郡。

不過,在江玄的身後,此時還有著兩道身影,正是秦雨和豐明。

原本江玄並不打算帶他倆過去,畢竟在那裡,如今流寇橫行,十分的危險。

不過,在兩人死纏爛打之下,江玄也隻能無奈的答應了下來。

此時在幾人麵前,一名身姿挺拔的少年站在那裡,正是幾大高手中排名第一的雲翳。

“出發!'他大手一揮,天穹上竟然飛下來數頭巨大的龍頭雕。

龍頭雕,這是一種都是可以媲美真元境一重的靈獸,日行千裡,能夠感知危險的存在。

這是之前,他們要離開時,林傲天特彆給他們的代步工具。

“這聖子還真是出手闊綽啊!”

江玄也是笑道。

……三日後,他們幾人,經過了長途跋涉,終於來到了這個天辰郡。

此時的天辰郡顯得格外的荒涼,四周的房屋都是緊閉著房門,根本冇有一人敢出來。

幾頭巨大的龍頭雕在此時落下。

“看來,他們是被那夥賊寇嚇壞了,這城中竟然如此荒涼。”

朱明也是感歎一聲。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有少年問道。

“我看我們還是分散開來吧!人太多的話,可能會太過引人注意!”

“記住,到時候大家儘量以保證自身的安全為主,若是遇到不可敵的危險時,就發出信號彈,我們會儘快趕來支援的。”

雲翳建議著說道。

“是!”

眾人應道,隨後便各自分開了。

這一次五大高手每人都帶著幾位夥伴過來,畢竟這賊寇太多,若隻是他們幾人,根本無法殺完,而且,那樣很可能還會陷入敵眾我寡的局麵。

之後,江玄帶領豐雲和秦雨,準備先去找一處客棧住下,順便打聽一些訊息。

“咯咯!”

不過,江玄幾人一連找了好幾家客棧,但都是敲了敲門,那客棧中的燈火就瞬間熄滅,根本冇有人敢去開門。

“怎麼辦?

這裡似乎冇有一家客棧肯收留我們!”

秦雨皺眉道。

“要不然,我們待會就去城主府,隻不過……”江玄有些猶豫的道,不過就在這時,旁邊的豐雲忽然開口,有些驚訝的道。

“咦!前方似乎還有家客棧來著。”

“哦?

快過去看看。”

江玄幾人快速就朝著那家客棧走了過去。

“咦!幾位客官是要住店呢,還是打尖?”

客棧中,櫃檯處一個虎背熊腰的中年男人,看到江玄等人走進來,也是露出了一抹奇異之色,他開問道。

“我們是來幫助你們剷除流寇的。”

江玄頓時出聲。

“你們是軍方的人。”

中年掌櫃聽到江玄的話,臉上的神色明顯緩和了許多。

如今的天辰郡守早已因為抵禦流寇被殺身亡,而且周遭的郡城根本冇有能力抵禦流寇,如今想來能夠有能力抗衡的,也隻有軍方的人了。

“算是吧!還請掌櫃給我一張地圖,順便說一下如今的情況!”

隨後,幾人就坐了下來,耐心的聽著掌櫃道來。

…………第二天清晨,江玄幾人就來到了天辰郡的一處山脈。

“這裡便是昨晚掌櫃的和我們所說的那處風淩山脈了,如今我們所在的位置是在山脈的外圍,而流寇大多都是處在山脈的深處,我們想要獲得更高的分數,就必須進入風淩山脈的深處才行!”

江玄取出一塊從中年掌櫃那裡得來的地圖,開始分析。

然而就在這時,一群六七人的小隊卻是突然從一旁的竄了出來。

而帶隊之人,正是排名第四的柯玄。

“江玄,看來你們也得知了那些流寇的巢穴就在這片山脈了,不過我勸你最好不要和我搶,否則到時候怕是功勞冇搶到,還弄得小命不保。”

柯玄顯然對於如今新晉高手的江玄有些輕視。

“你想說什麼?”

江玄眉頭一皺,他明顯察覺到柯玄話中有話。

“這樣吧!我看你們要不就和我組隊,到時候獲得的獎勵我七你三,怎麼樣?”

柯玄笑道,在他看來這已經是抬舉江玄,畢竟在明麵上江玄他們這個小隊,不過就兩個真元境一重,和一個真元境二重。

而在他們小隊中卻是有著他這位真元境二重的高手坐鎮,另外還有幾位真元境一重巔峰的高手,和幾名開脈境九重。

若不是因為流寇太多,他甚至不想和江玄合作,分他們一點。

秦雨和豐雲聽到這,都是眉頭微微一皺。

隨後他們的目光都是彙聚到了江玄的身上。

“抱歉,我這個人不喜歡和彆人分食,這一次的流寇首領的人頭我要了!”

江玄的話讓得柯玄的臉色一冷,他冷冷的道。

“不識抬舉,我們走!”

說著,就直接離開。

………“柯師兄,要不要跟上他們!若是遇到流寇,我們趁機撿便宜,順便……”在離開後,一個少年來到柯玄身旁說道。

說到最後,他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狠辣。

“不行!”

然而,柯玄卻是搖了搖頭,道。

“不管怎麼說他們也是金玄府的人,如今各位聖子也都是在暗中觀察著我們的一舉一動,若是到時候讓他們知道,可就不妙了。

“不過,依照他們的本事,根本撐不到最後,隻是可惜了秦雨的那個絕色美人了!我看我們還是走吧!”

“柯師兄英明!”

………一個時辰之後。

江玄帶著豐雲和秦雨,終於來到了風淩山脈的深處。

三人來到了一處小溪旁。

但就在他們準備休息一番時,不遠處叢林中,卻是傳來了一陣騷動。

“嗯?

好像有人接近了!”

“快躲起來!”

江玄連忙喝道。

聽到江玄的話後,豐雲和秦雨都是神色一驚,連忙潛伏到了周遭的草叢之中。

“江玄,你怎麼知道附近有人,我怎麼冇看見!”

此時,豐雲目光露出一絲疑惑。

對此,江玄輕輕一笑,他緩緩的道。

“因為精神力的緣故,我能夠察覺到這附近此時這附近有著一股殺氣。

這種殺氣隻有長期殺伐之人才能具備。

總之小心點!”

“殺氣?”

草叢中,豐雲目光微微疑惑。

沙沙沙!而幾乎就在三人潛伏在草叢後不久,幾道身影,便從那遠處走了過來。

那是三個身穿黑衣的男子,他們麵容凶惡,目光中透著幾分殺氣。

“真的來了!”

草叢後,豐雲神色一震。

他看向身旁神色一副儘在掌控的江玄,心中暗暗驚訝。

他冇想到,江玄的精神感知力竟然如此的敏銳,剛纔的他可是一點都冇有察覺到。

“他們一共三個人,每一個都有著真元境一重巔峰的修為。

現在怎麼辦?”

秦雨蹲在江玄背後,輕聲的說著。

此時,她的美眸閃過了一絲猶豫,雖然是他大將軍之女,然而這麼久以來,她還從未殺過人,以至於此刻的內心也是帶著一分懼意。

隨後,江玄看了看另一邊的豐雲,發現他臉上的神色似乎也有些猶豫。

察覺到兩人內心的想法,江玄微微沉默了下來,原本他準備直接出手將這幾名賊寇儘數斬殺於劍下。

但現在,他忽然改變了注意。

如果他們一直如此畏懼,將來若是遇到其他的賊寇,恐怕會有生命危險。

一想到這,江玄看向了兩人,隨後說道。

“我們幾人,一人負責一個,把他們斬殺了。

記住!到時候你們動作一定要快,否則時間拖的太久,戰鬥的動靜,必然會引來其他賊寇的注意。

到時候我們可就麻煩了!”

“好。”

雖然豐雲和秦雨此刻依舊有些猶豫,但最終他們還是重重點了點頭。

“哈哈,聽說今天我們寨裡又去搶了一大筆金銀珠寶,這一下我可要好好回去看看,我想這些應該足以讓我們吃上大半年啦!”

隻見一名黑胖的賊寇大笑著,目光帶著一絲貪婪的神色。

而在他身旁的兩名大漢也是在此時紛紛大笑了起來。

不過,此時的他們並不知道的是,在距離他們不遠的地方,正有著三名金玄府的天才正在慢慢的接近著他們,準備隨時收割他們的性命。

“先不急!我看我們還是先休息一會,到時候我帶著你們再去城裡擄掠一番,那時候說不定看我們幾個人的表現好,寨主還會大大的獎賞我們呢!”

一名賊寇此時來到了一棵大樹地下坐了下來,哈哈大笑道。

“嗯!有道理,到時候我們再去乾一票大的,讓那城裡那些自詡武道高手的傢夥看看,我們的厲害。”

“對!就這樣做!這一次定要殺他們個片甲不留。”

其他兩人對視一眼點了點頭,就打算休息一番。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動手!”

一道大喝聲忽然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