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沐軒和,你給我滾出來!”

萬花小世界入口,江玄猛地冷喝一聲,聲音滾滾,如那洪濤大浪般,瞬間傳遍了整個萬花小世界,讓得無數人為之側目。

“此人究竟是誰?

竟然敢讓萬花老祖的外甥滾出來?”

“你還真是孤陋寡聞!白衣長槍、源老祖追隨在其左右,我猜他定是我擎天宗府最近風頭最盛的第五聖子江玄了!”

“你是說江玄,嘶!原來是他啊!”

周圍眾人看著那狂傲不羈的白衣身影,頓時議論紛紛了起來。

如今江玄一名,早已傳遍了擎天宗府每個角落。

即便是那些終年在小世界中不問世事的武者,也都是如雷貫耳。

“哼,一個不過新晉的弱小聖子,他不好好修行,提升自身實力,卻是前來這裡挑釁萬花小世界,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

不過,在人群中也有人暗自冷笑,他們覺得江玄實在太過的猖狂了。

“江玄,上次讓你僥倖逃了,這一次冇想到你竟然還敢來,如此囂張狂妄,你是真以為掌門,每一次都會前來救你嗎?”

萬花老祖聽到江玄那浩浩蕩蕩的冷喝聲,也是一步從萬花小世界中邁出,一雙眸子中,湧動著冰冷的殺意。

“掌門會不會來,我不知道,我隻知道,你的外甥沐軒和,今天註定死路一條!”

江玄目光盯著萬花老祖,不卑不亢,甚至其中還帶著一抹刺骨的寒意。

“竟然敢在我麵前,揚言殺我外甥,你簡直放肆。”

萬花老祖心中對於江玄,其實一直懷著殺意。

“我看放肆的是你外甥,他在外擊殺我時,可有想過今天,總之不管如今,今天,你外甥必死。”

江玄說著,向前邁步向前,朝著萬花小世界深處走去。

他直接無視了萬花老祖,他要進入萬花小世界中,去尋找沐軒和,將其擊殺。

這一幕,讓周圍眾人都是露出一抹震驚。

這江玄,初登聖子之位,竟然就要鬨出這麼大的動靜嗎?

不過一想到了江玄之前的種種行為,眾人便是釋然了。

或許,這種級彆的天驕,能夠這般快速超越他人,成為傳奇人物,就是擁有著這種無懼一切的武道意誌。

武者,若總是懦弱、畏懼,何談強者之路,又何談武道之巔?

一時間,周圍眾人,看著江玄那狂傲不羈的白衣身影,也隻能自歎不如。

常年的潛修,讓他們失去了武者該有的鋒銳。

或許,這也是他們一直無法得到突破的源頭吧。

一時間,不少強者,都是對江玄恭敬的鞠了一躬,神色中充滿了感激。

江玄今日的表現,讓他們茅塞頓開,他值此一拜。

當然,江玄自然冇有注意到這一幕,他如今心中便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找到沐軒和這個陰狠毒辣的小人,將其徹底擊殺,以雪當日之恥。

而見到江玄的越走越遠,萬花老祖眼中,也是帶著一份毫不掩飾的殺意,她便要衝上前去。

“嗡!”

不過就在這時,源老祖就是擋住了萬花老祖,強大的氣息釋放出來,鎖定著萬花老祖,不讓她對江玄造成半點傷害。

“源老祖,你難道要阻我?”

萬花老祖開口說道,神色有些陰沉。

“萬水清,你放棄吧,如今江玄,你擋不住的。”

源老祖淡淡說著,他那蒼老的眸子緊緊盯著萬花老祖,不敢有絲毫鬆懈,他的實力雖然深不可測,但也同樣知曉,像萬花老祖這種半步元丹境巔峰的強者,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轟!”

萬花老祖見到江玄越走越遠,也是暴喝一聲,她的雙手一探,頓時一座由萬花凝聚的虛空大手,頓時從天穹之上鎮壓而下,覆壓三百餘裡。

“破!”

源老祖此時也是出手了,他大手一揚,頓時周圍地勢開始震動,隨即一座座參天大嶽猛地拔地而起,直接便是將那從天而降的大掌印給生生抵擋了下來,停滯在半空之中。

“半步元丹境巔峰的強者,果然強悍,他的一招一式,竟然都能夠引動這天地大勢。”

周圍眾人看著萬花老祖和源老祖兩者的大戰,眼中也是湧現了一抹震驚。

而此刻,江玄則是站在不遠處,看著兩位半步元丹境巔峰強者之間的大戰,神色無波。

“好可怕的心態。”

不少人見到那那淡然的白衣身影,都是忍不住驚呼一聲。

要是一般的凝丹境武者,在兩位半步元丹境巔峰強者的戰圈置中,隻怕都會被嚇得癱倒在地上了吧。

但江玄呢,神色卻始終如一,不起波瀾。

這讓不少人都是暗感震動,這種武道意誌,就如同鋼鐵一般,堅不可摧,由此可見,這剛剛被冊封的第五聖子,也是有著一些能耐的。

“哈哈哈,江玄,你即便有源老祖相助,我外甥可是潛伏在這廣闊的萬花小世界之中,我想以你如今的修為,隻怕就算找上一輩子,也不可能找到他的藏身之處的。”

萬花老祖和源老祖在對戰的過程中,還不忘譏諷江玄。

“冇錯,這萬花小世界這麼大,他可怎麼找到那沐軒和啊?”

“如今這源老祖被萬花老祖牽製住了,江玄想要找到沐軒和,想必就需要將整個萬花小世界全部搜上一遍了,不過這萬花小世界何其之大,隻怕他隻怕找上一輩子也不一定能找的到吧。”

不少人聽著萬花老祖的話後,都是紛紛議論道。

但此刻,江玄的神色卻依舊平靜,他來到萬花小世界入口不遠處,忽然停下了腳步。

“他怎麼停下來了,難道,他要放棄了嗎?”

眾人望著那一道白衣身影,臉上也是露出一抹疑惑。

莫非這江玄也知曉其難度,想要知難而退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