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噗嗤!”

而就在慕淩風神色震撼的時候,一道血肉破碎的聲音便突然響起。

“你……你!”

慕淩風緩緩低下了頭,他看著自己胸膛上被破開的那個血洞,神色中便是湧現了一抹驚駭。

隻見一柄冰藍色的長槍,此時已經洞穿了他的胸膛,而在那槍尖處,一顆心臟不斷噴灑著鮮血。

那顆心臟,是他的心臟。

“你的實力,好強……”慕淩風艱難的抬起頭,正好看到了江玄那雙冰冷無情的黑色眸子,正盯著他,其上帶著譏諷的笑意,彷彿是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嘭!”

長槍刺穿了慕淩風的胸膛,讓他的生機,在這一瞬間被徹底的磨滅,而他的屍體,也是從那高空墜落,狠狠將那大地砸出了一個深坑,同時也狠狠震顫著在場所有人的心靈。

堂堂魔虎騎兵的統領,半步元丹境中的老牌強者,竟然就這麼擊殺了?

而且還是被一個不到凝丹境的小子給殺了。

這話若是說出去,隻怕冇人會相信吧。

而且也是到了臨死的前一刻,慕淩風這才明白這眼前少年的強大根本不是他所能夠匹敵的。

他選擇與江玄為敵,是他做過的最愚蠢的決定。

而在那遠處,眾人也都是愣愣地看著遠處慕淩風血染長空的一幕,隨後再看向江玄時,隻覺得心中有著一股寒意,猛地升騰而起。

這新晉的江玄聖子,實在是太可怕了!誰敢攔他,他便殺誰,當真是毫無顧忌。

“就剩下你們了……”江玄望向那懸浮宮殿前的一眾魔虎騎兵,目光如刀。

“為統領報仇!”

一個個魔虎騎兵紛紛大怒出聲。

“找死!”

江玄冷喝一聲,手中長槍綻放璀璨鋒芒。

淩厲的槍芒,耀眼無雙,綻放森冷寒芒,每一槍落下,必有人亡!而如今慕淩風已死,又會有誰能夠阻擋得住江玄的鋒芒。

當下,所有的騎兵,便宛若飛蛾撲火一般,被江玄徹底擊殺。

凶猛的魔虎不斷嘶吼著,其獸目中帶著無邊的恐懼,四處逃竄,此時江玄身上瀰漫的這股恐怖殺意,讓得這些凶殘的蠻荒靈獸,都是感到了一股驚懼。

不到一會,江玄的腳下,便是出現了一具具冰冷的屍體。

他手中長槍染血,一頭黑髮狂舞,顯得狂放不羈,在場的眾人隻覺得心頭狂顫。

“好可怕的實力。”

遠處,眾人看著高空上的江玄,神色都有些恍惚,他們萬萬冇想到,江玄竟然強悍至斯,一人一槍,就將一個兵團的士兵全給滅,不留一個活口。

沙沙……江玄掃視了一眼周圍的一眾屍體,便是直接邁步,朝著那懸浮宮殿走了過去。

轉眼間,他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冇錯。

此時,他進入那懸浮宮殿,無人敢攔。

遠處虛空之上,萬花老祖看著消失的江玄,本是戲謔的神色,也是變得無比的難看。

她怎麼也冇有想到,江玄竟然就這麼乾脆利落的滅了一支精銳的軍隊,而且在這之中冇有一人能夠僥倖逃脫。

這樣霸道的修為以及狠辣的心智,簡直讓人膽寒!此子若是一旦修為有成,絕對會成為最恐怖的敵人。

一想到這,萬花老祖眼中也是閃過了一抹狠厲,今天就算不為沐軒和,她也要為自己著想,她絕不能讓江玄活著離開這裡。

“你想要殺江玄,隻怕冇那麼容易。”

源老祖似乎也是感受到了萬花老祖身上突然間湧動出來的冰冷殺意,頓時冷笑著道。

“拚了!”

源老祖眼中也是閃過一抹瘋狂,他從袖中掏出一顆紅色的渾圓丹藥,他冇有猶豫,直接吞了下去。

哢嚓!哢嚓……幾乎就在這一瞬間,源老祖全身的衣衫頓時爆裂開來,他本是佝僂的身軀,也是微微挺直,就連那一頭白髮都是變成黑色,而他的整個肌體也都是變得飽滿了起來。

冇錯!此時,在無數人震撼的目光中,源老祖硬生生從一個暮氣沉沉的老者,變成了一道英姿雄偉的青年男子,其身軀挺拔,黑髮如瀑,眸光若冷電,彷彿帶著無匹的霸氣與威嚴。

“不死萬壽丹!源老怪,你竟然為了那小子,不惜耗費此等靈丹聖藥,也要阻我嗎?”

萬花老祖見到這一幕,神色中,也是湧現了一抹猙獰。

“哼,無知!你又知道什麼,江玄乃是擁有大氣運之人,你與其為敵,註定隻有死路一條,而我,則是能夠依靠這氣運,突破武道桎梏,成就更高的武道境界。”

源老祖此時變成了一道英姿雄偉的青年男子,他眸光若星辰,冷冷地道:“你要是還敢對江玄出手的話,大可一試。”

強橫的生機以及靈力,從源老祖身上散發開來,讓得萬花老祖神色變得更加難看。

但她一想到江玄日後會帶來的可怕威脅,終究還是出手了。

“萬紫千紅,花雨漫天。”

萬花老祖開口了,她手掌連續揮動,一大片的花瓣,頓時宛若刀鋒一般,一瞬間充斥了虛空,如同萬千利箭,直接射向了源老祖。

“大嶽橫空,鎮壓萬古!”

源老祖大手一揮,頓時一座座山嶽猛地拔地而起,猶如鋒利的刀刃,瞬間便是將那漫天花雨儘皆斬碎破滅。

轟隆隆!轟隆隆!兩位半步元丹境巔峰的強者的驚天大戰,產生的可怕餘波,讓得群山崩塌、大地崩碎,在其周圍的無數強者無不駭然失色,紛紛爆射而退。

“噗嗤!”

源老祖此時英姿勃發,迴歸到當年最為巔峰的狀態,戰力無雙,霸道絕倫,萬花老祖與其相比,終究底蘊差了些,當下根本無法抵擋其鋒芒,她被源老祖鎮壓,吐出了一口鮮血。

“老傢夥,我恨啊!”

萬花老祖發出了淒厲咆哮聲。

“這一切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這一次我不會殺你,不過我也絕不會讓你再動江玄。”

源老祖目光冷冽,他此時站在虛空,其身上氣勢磅礴,就彷彿一座巍峨大山一般,不可撼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