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夜,江玄端坐在這一片竹林之中,閉目感悟著這青焰歸元劍的奧妙。

直到第二日,江玄這才睜開雙了雙眼,此時在他的瞳孔中,隱隱有些金色的火焰在其中閃爍跳躍。

他站起身來,看到那周圍的大地,蔓延的熊熊大火,也是有些驚訝。

“小師弟,彆看了,這是你參悟青焰歸元劍引發了天地火元素而出現的天地異象。”

此時,一道帶著幾分調笑的少女聲音突然從那遠處傳了過來。

江玄猛地望去,就見不遠處一道紫衣倩影正緩緩走來,其模樣正是許久未見的百裡蓧夢。

“夢兒師姐,你怎麼來了?”

江玄開口問道。

百裡蓧夢此時盯著麵前的江玄,緩緩地道:“小師弟,這一次我來是想要提醒你,五宗大比就要到了,這段時間你可要小心一些纔是,我聽說,聖龍榜天榜上的天驕,如今有不少都已經注意到你了,你可要小心他們提前對你出手啊!”

“夢兒師姐你放心,如今那些人,我還不將他們放在眼裡,他們若是敢來的話,我也會讓他們嘗一嘗我的厲害。”

江玄說著,語氣中帶著一股霸氣以及冷意。

“小師弟,你大話也彆說得太早了。”

百裡蓧夢無奈的的搖了搖頭,道:“既然我爹當年的傳承青焰歸元劍你已經如今領悟了,如今這這劍陣,對你也冇什麼意義了,剛剛童大師說讓你準備準備,是時候剛啟程前往水族拍賣會了。”

“好。”

江玄點了點頭。

隨後,二人轉身,便朝著劍陣外走去。

“江玄,你區區一隻螻蟻罷了,你究竟有什麼資格,成為那第五聖子,而且還敢轟然挑釁本少的望嶽盟?”

然而就在他們剛剛走出劍陣不久,一道帶著殺意的冷喝聲,頓時便是響徹了整個擎天宗府。

下一刻……“轟隆隆!”

空間中頓時發出了一道轟鳴,其天地也彷彿在此時變得昏暗下來,一隻巨大無比的手掌,此時也是從那天際落下,轟然抓向江玄所在的位置。

這一刻,江玄臉色猛地一變。

他察覺到,一種極端強橫的氣息,此時正鎖定著自己。

“是嶽巍公子!”

“冇錯,這嶽巍公子據說他和皇室一位老怪物有些淵源,這遮天蔽日的大手,應該就是傳說中那皇室中的一個無比強大的傳承,垂雲手。”

“嶽巍公子果然是十分強勢霸道,這纔剛一回來,竟然就直接對江玄出手,看那樣子似乎還想將其直接抹殺,這實在太可怕了。”

宗門內,無數人望著那浩浩蕩蕩垂落而下的大手,也是猛地驚呼一聲。

“嗡!”

虛空顫動,嶽巍公子出手,此時那黑色的垂雲之手,就如同一片巨大的烏雲一般,朝著江玄所在的位置壓迫而去,黑壓壓的一片,讓人感到毛骨悚然。

這一刻,江玄也是感受到了一股極端強橫的威壓,降臨到了自己的身上。

在他的身旁,百裡蓧夢也是神色微變,因為她十分清楚些嶽巍公子的恐怖。

“喝!”

不過,江玄隻是大喝一聲了。

他伸出手掌,身上萬千靈氣彙聚而來,化為一柄擎天巨劍,“當”的一聲劈砍在了那垂雲手之上,不過在那碰撞的刹那,便是瞬間被其可怕的力量生生壓爆了去,那垂雲手如同橫空大嶽一般,繼續垂落而下。

“區區螻蟻,也想憑藉著一道劍氣,就抵擋住本少的垂雲手,簡直可笑至極!”

嶽巍公子身影冇有出現,自始至終,隻有那威嚴霸道的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

隨著他話音落下。

“哢嚓!”

那垂雲手落下的速度更加快了幾分,這一刻彷彿就連空氣都被他震爆開來。

“好可怕的威力。”

眾多在宗門觀望的強者,眼眸都是微微顫動。

嶽巍公子,不愧是為最為神秘的第三聖子,其實力,隻怕不下於第一和第二聖子。

這一次,嶽巍公子親自出手,隻怕掌門,想要護住江玄這個第五聖子,都很難插手。

畢竟,這兩位可都是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不好過度的偏袒誰。

“這一次,江玄隻怕要被鎮殺於此了。”

“唉!真是可惜了。”

“這嶽巍公子行事,一向橫行無忌,他們二人,倒是挺像的,隻不過如今二人的差距實在太大了,所以這一次隻怕難逃隕落的下場了。”

周圍,不少人紛紛議論道。

冇有人看好江玄,這個第五聖子,在所有人心中,底蘊終究還是差了些,根本不能和嶽巍公子這種強大聖子比擬。

此時,眾人眼中帶著憐憫,他們似乎已經看到了江玄被那垂雲手抹殺的一幕了。

鏘!然而就在這時,一道驚天槍鳴聲,頓時從江玄所在的位置傳出,隨即一道可怕的鋒芒立即飛掠而出,其勢彷彿能夠刺裂天穹。

“嗡!”

在眾人駭然的目光中,他們見到了,在江玄的身後,此時猛地升騰起了一片青色的火海,其上可怕的高溫,彷彿能夠熔鍊這世間的一切。

“這是什麼,江玄的身後竟然升騰起了一片青色的火海?”

“這種可怕的烈焰之光,還有那散溢在虛空之中的絕世鋒芒,莫非,這是是那套傳說中的劍術出世了?”

“你說的是……那一套劍術?”

人群中,有老一輩強者眼中露出一抹驚駭,他們彷彿想到了什麼。

“烈焰升空,焚儘萬物!”

一道帶著無儘威嚴霸道的聲音,從江玄口中發出。

隨即……“轟!”

一道絕世無匹的烈焰鋒芒,橫斷了長空,撕裂一切,向著天際之上那覆壓而下的垂雲手刺去,威勢驚天。

這青焰槍芒,彷彿呼應這天地大勢,將那劍陣中萬千劍意都給引動起來,凝聚在了起來,化為一道擎天巨劍,彷彿可以撕裂一切。

唰!此時,江玄一步邁出,手中長槍,綻放熊熊烈焰,那無匹的槍芒,湧動在這片虛空中。

“轟!”

垂雲手也是迎了上去,和長槍碰撞,發出一道震耳欲聾的雷鳴之聲,那可怕的餘波橫掃開來,瞬間便是將那周圍的山峰,劃出一道道猙獰的溝壑,景象駭人之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