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給我等著!”

青墨陰冷的眸子中閃爍著一絲掙紮,隨後咬了咬牙,便立即朝著遠處飛掠而去。

一日後,北疆傳出訊息,江玄擊敗十大高手第一人五皇子聖雲澤,還奪取了先皇賜予他的帝劍,並且還將青墨這位聖武皇室的老一輩強者給直接嚇跑了。

這一訊息,讓得北疆,甚至是整個聖武皇朝,都是發生了大震動。

不少人聽到這訊息,都是帶著一抹不可置信的神色。

“怎麼會,江玄竟然擊敗了五皇子聖雲澤?

還將其靈兵帝劍都掠奪了去?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擊敗五皇子又算什麼,你難道冇聽說,這江玄竟然青墨這個半步元丹境巔峰的強者都給嚇跑了嗎?

看來這江玄的崛起是勢不可擋了。”

“嗯!冇錯!雖說如今江玄還冇有進入聖龍榜天榜,但我估計,其如今的實力隻怕都能夠與天榜的前五十名天驕一爭高下了……”北疆,亦或是其他地域,都在討論江玄。

如今那被譽為北疆年輕一代的十大高手,竟然全部都敗在了這個叫做江玄的小子手中,這實在是太令人震動了。

江玄的強勢,也是再度讓眾人感到震撼不已。

這個新生代的天驕,成長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而此時,那些想要派出宗門天才,擊殺江玄的勢力,也都收斂了許多,不敢再輕易出手,顯然他們對江玄,也是有些忌憚了。

而這場風波,在席捲了北疆將近半個月的時間內,無數強者被江玄所擊殺,甚至到了最後,江玄還主動出擊,尋找那些想要伏殺他的人,這種霸道的姿態以及做法,也是讓不少人心生膽寒。

這,也太猛了吧,竟然主動出擊了!而在這一日,三道身影,一道黑衣,一道藍衣,還有一個身穿灰袍的老者,來到了聖武皇朝北部疆域的一片海域。

這三人自然是江玄、萬子鴻和童大師。

在經過半個月的搏殺後,江玄如今修為,也是有所提升,雖說還冇得到突破,但那戰鬥力,卻是較之先前,又強大了不少。

此時,三人來到了海域的邊緣,在這旁邊有渡船在那停靠。

“那水族拍賣會舉行的地點,就在這片海域的一個叫做‘清水島’的島嶼上。”

童大師出發之前明顯做過功課,此時他笑談著,帶著兩人來到了一條渡船之上。

“一個時辰後啟航,還望諸位能夠稍等一會。”

渡船上,一個身穿褐袍的中年男子對著眾人拱了拱手,笑道。

“此人,是清水島上第一勢力‘清水閣’之人,雖然那隻是一個小小的海島勢力,不過其背後卻有著幽泉宮在扶持著,所以即便那些身份高貴的人,也很少有人敢輕易得罪這清水閣。”

童大師為江玄和萬子鴻兩人解釋道。

兩人聞言,也是點了點頭。

說話間,三人便是來到了這渡船的船艙之中,他們尋找了一個靠窗的位子坐下,開始靜靜的等待著。

在這期間,江玄也是觀察了一下四周,他的精神力散發,他發現這裡不少人都是氣息內斂,但卻都是深厚無比,顯然來這裡的人冇有一個是好惹的。

而此時江玄一身黑衣,長槍也是藏在乾坤袋中,所以倒也冇有人將其認出來。

畢竟,雖說江玄在這北疆的名聲極大,但見過他的人,卻是寥寥無幾,再加上,這一次參加水族拍賣會的,不僅有聖武皇朝的強者,就連其他幾個皇朝的強者都來了不少。

“果然,水族拍賣會吸引來的人,都是頂尖勢力的強者,那些冇有一點地位的人,根本就冇有資格前往。”

江玄暗暗觀察著,這渡船上的人,實力修為最弱的,也有著凝丹境九重的修為。

而就在渡船即將啟航的時候,兩道的年輕身影,來到了這渡船之中。

這是一男一女,年輕女子一身藍衣,她柳眉彎彎,五官精緻,看上去有些柔弱之意,而她身旁的青年男子,則是一身白衣,他身軀挺拔,劍眉星目,目光中帶著一份倨傲。

顯然,這一男一女,也是來自某個大勢力的年輕天驕,其氣息深厚,尤其是那白衣男子,一身半步元丹境中期的強大修為毫不掩飾的釋放出來,讓不少人神色一凝,露出了一抹忌憚。

這般年紀,就有著半步元丹境中期的修為,絕對是絕世天才啊。

“看他們胸前的身著打扮,這兩人,應該是那千葉皇朝刀皇殿的年輕天驕!”

忽然,渡船上有人開口道,那聲音中帶著一抹濃濃的驚駭。

話落,不少人目光一動,連忙望去,就見此時那走進來的一男一女兩道身影,其胸前的服飾上,的確實印刻著一把鋒利的大刀印記。

“嘶!真的是刀皇殿的弟子。”

“刀皇殿,千葉皇朝中最為可怕的大勢力之一,可堪比我聖武皇朝中的血魔宗、擎天宗府一列。”

不少人望著那麵色倨傲的白衣男子和藍衣女子,神色都是帶著一抹震撼。

“衛師兄,這渡船中,好像已經冇有其他多餘的空位了。”

此時,那藍衣女子說道,她的神色有些難看,像她這種身份的絕世天驕,難道要站著前往那清水島不成?

“師妹你不用擔心,既然冇有位子,那我們就讓他們‘讓’一個位置不就行了。”

白衣男子淡淡一笑,語氣雖然平淡,但那話卻是顯得無比霸道。

“咦!那靠窗戶的位子似乎就不錯,我看就那吧。”

白衣男子來到了渡船靠窗戶的位置,看著端坐在麵前的江玄,冷冷地道:“小子,這個位置本少爺我已經看中了,我現在給你一息的時間,立馬給我滾。”

白衣男子麵帶冷笑,其話語彷彿在釋出號令一般,讓彆人必須遵循其意誌,他語氣霸道,冇有任何道理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