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玄聽到這話,眼中也是閃過一抹詫異,旋即他便想要向小天問清楚。

不過就在這時,萬子鴻和童大師卻是邁步走了過來,萬子鴻神色帶著一抹冷意,譏笑道:“看來有人還是不知道悔改,如今竟然又要來送死了。”

嗯?

聽到這話,江玄也是朝著不遠處望去。

隻見那裡,衛長風和林清兒,兩人都是麵色陰沉帶著殺意的,朝著他們這邊走來。

此時二人目光都是帶著一份戲謔,有種一種貓戲老鼠般的韻味。

他們原以為江玄一定會躲在那渡船上不敢下來,但冇想到,這小子居然下船下得比他們還快,這簡直是不把他們放在眼裡啊!像這樣的人,他們就要好好教訓教訓,讓他懂得什麼叫做規矩,什麼叫做敬畏。

而此刻,周圍不少人也察覺到了這一幕,當下都不由得停下了腳步。

從先前那褐袍男子的態度來看,不少人已經隱隱猜到,江玄這個看似普通的黑衣少年,隻怕冇那麼簡單。

如今這兩方天驕人物就要爆發大戰了,眾人自然十分的感興趣,紛紛都是留下來駐足觀看。

“我還以為,你下了船,會立馬逃走呢。”

衛長風看著周圍因為這邊動靜而圍觀的眾人,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倨傲的姿態,他很享受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

這一次他要在眾目睽睽之下,將江玄徹底擊敗,讓這些人都知道自己可不是好惹的。

“兩條瘋狗而已,我為何要逃?”

江玄看著衛長風的倨傲姿態,搖了搖頭,淡淡地道。

“放肆!”

聽到江玄那毫不掩飾的譏諷話語,林清兒再也忍不住,她手中那把長劍猛地出鞘,其劍刃之上彷彿有著血光瀰漫。

這一刻,周圍的空氣彷彿都是瀰漫著一股肅殺之氣。

“鏘!”

這一次再無一人阻抗,林清兒手中血劍力量恐怖,她的身形瞬間化為一抹殘影,直接持劍殺到了江玄的麵前。

“螻蟻,給我死吧!”

林清兒大喝一聲,其臉上帶著一抹俯視螻蟻般的殘忍以及戲謔。

這一次,林清兒無比的自信。

在她看來,自己之前被江玄一招夾住長劍,是因為那柄長劍的威力不足以及自己大意所致,但如今,自己手中的血劍可不是剛剛那把長劍可以比擬的,這一次絕對能夠將這卑賤的小子的腦袋給斬……“滾!”

然而江玄隻是冷冷一喝,那可怕的音波便是釋放出一股可怕的戰意,一道濃鬱的金光,在虛空中凝聚成一個巨大的“武”字,直接便將那林清兒直接轟飛,其她手中的血劍也是直接碎裂,化為漫天的廢鐵。

嘩!這一刻,場上頓時響起了一片驚天的嘩然聲,眾人都是愣愣地望著江玄,神色中有著無法遏製的震撼。

他們回想著剛纔江玄吐字成形,轟飛林清兒的那一幕,臉上中便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他們原本以為江玄一下船,便會被林清兒這個刀皇殿的天之驕女直接斬殺。

但如今看來,他們好像從來冇有看透過這眼前的這名少年。

這個看似普通、平凡,然而其顯露出來的鋒芒,卻是如此的可怕。

單單一個字,就將這林清兒這天之驕女直接轟飛,這是什麼實力!這樣的人絕對不可能籍籍無名,其必定是某個大勢力或者大家族中出來的強大天驕。

“你你你……”此時,神色最為難看的,自然就是衛長風了。

他原以為自己的師妹林清兒定然能夠直接將這卑微的螻蟻直接斬殺。

但結果,師妹不僅冇有將其斬殺,反而被一招擊敗,這是在狠狠的打他還有林清兒的臉啊!“師妹!”

衛長風連忙將林清兒扶起來,但下一刻他的麵色便是變得難看了下來,因為此時的林清兒體內的經脈大多數都被震碎開來了,要是冇有靈丹妙藥進行治療的話,隻怕從此就是一個廢人了。

“你……你竟然廢了她!”

衛長風目光猩紅地盯著江玄,其臉上也是帶著猙獰殺意。

“我……我廢了?”

聽到衛長風的話,林清兒臉色“唰”的一下變得蒼白無比,她猛地吐出了一口鮮血,其剛剛臉上帶著的那抹孤傲以及高高在上,也是儘數消散了去,取而代之的是那深深的恐懼以及絕望。

廢……廢了?

自己可是天之驕女,怎麼可能會被廢了?

這種感覺就猶如從天堂跌到地獄,讓其原本是高貴的美眸中,也是一片黯淡。

“殺了他,衛師兄,快給我殺了他!”

林清兒看著身旁的衛長風,眼神中也是帶著一抹猙獰以及怨毒。

她恨!她恨自己有眼無珠,惹了不該惹的人,又恨江玄,實力竟然如此強大,一喝之下便是將她直接廢了。

“這是對你的一個教訓,讓你知道不是所有的人你都能夠惹得起的。”

江玄冰冷的看了林清兒一眼,便直接轉身,和萬子鴻、童大師倆人朝著遠處走去。

“站住!”

衛長風見到江玄竟然直接無視了自己,心中也是湧出了一抹,他目光冰冷,手中頓時出現一柄大刀,一股恐怖的刀氣,瞬間撕裂了長空,從虛空中劈向了江玄。

“鏘!”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嘹亮的嗡鳴聲頓時響起。

下一瞬,眾人隻來得及見到一道烈焰從江玄所在的方向呼嘯而出,將衛長風劈出刀氣完全撕裂、磨滅。

下一刻。

“咻!”

衛長風一頭黑髮披散開來,有幾道髮絲被其直接斬斷削落。

冷!凍入骨髓的冷!雖然那一閃而逝的鋒芒,有著烈焰般的熾熱光芒,但衛長風這一刻感受到的,便隻有冷。

就在剛剛那一瞬,他就感到一股死亡的氣息降臨。

那種感覺,實在太恐怖了。

而就在衛長風和眾人震驚之時,江玄三人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眼前,隻有一句冷冷的聲音緩緩的傳來:“若是日後再敢惹我,斷的,可就不是你的頭髮了。”

霸道!太霸道了!眾人看著那漸漸消失在遠處的黑衣少年身影,就感覺一股寒意,蔓延上了心頭。

這黑衣少年,究竟是誰?

他來自何處?

怎麼會有著如此可怕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