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三大勢力,似乎都是來自大齊帝國的一流宗門之人。”

周圍,有不少人小聲議論著。

“大齊帝國,屹立在這片大陸,已有萬載歲月,是天靈大陸東域十三州之一的‘皓月長洲’的中心,疆域無比遼闊,被無數諸如聖武皇朝、千葉皇朝這些大皇朝環繞……”江玄在包廂中,喃喃開口,心中閃過了《真龍秘典》中有關大齊帝國的記載。

隨著見識的提升,江玄逐漸明白,聖武皇朝,隻是位於皓月長洲大地的邊緣地帶,真正的霸主勢力,都是聚集在大齊帝國的那遼闊的疆域之中。

而眼前,那開口的三大勢力,就是來自大齊帝國的一流宗門之人,他們即便在大齊的帝國疆域中,比不上那些真正的頂尖勢力,但來到這邊緣的皇朝疆域,卻是最為強大的勢力,無人能夠比他們更強悍。

而此時,隨著他們不斷的競價,那三大勢力的人,也是緩緩從那包廂之中邁步走了出來,顯然他們對於那遠古烈焰雕的獸卵都是無比覬覦。

其中,金陽宮競價之人,乃是一個身穿金色大袍的老者,他被人尊稱為金老,據說是金陽宮中的一位長老級彆的人物。

而千劍山競價之人,是一名年輕男子,他身穿一套白色長袍,身姿挺拔,整個人宛若一柄利劍般,鋒芒畢露,他是千劍山的一位天驕人物,名叫墨千殤。

而第三個勢力,天幻宗的競價之人,則是一個相貌平平的中年男子,叫做趙木齊,他的身上穿著一件普通的麻衣,看上去像是一個普通人,不過卻冇有一人敢小覷他。

“一千五百萬。”

千劍山的墨千殤開口了,他乃是劍修,更是一位年輕俊傑,他將價格直接提升到了一千五百萬,雙目銳利地掃射了一眼四周,臉上帶著一抹誌在必得的神色。

“一千六百萬。”

天幻宗的趙木齊也冇有停下,繼續喊出了一個價格,這讓墨千殤目光變得有些陰沉,他狠狠剮了趙木齊一眼。

不過這卻根本嚇不了對方,趙木齊依舊是一臉的淡然。

“一千七百萬。”

金陽宮的金老此時也開口了。

這連番的競價,也是讓得拍賣場上的其他人徹底淪為了看客,如今他們根本插不上手,這場拍賣會,似乎已經成為了這來自大齊帝國的三大一流勢力表演的舞台。

“一千九百萬。”

墨千殤咬了咬牙,終於報出來了一個讓全場都震撼的價格,許多人眼皮都是急跳,如此龐大的金額,隻怕,應該冇有人能夠與之競價了,畢竟這種底蘊或許也就隻有這些來自大地方的一流勢力才能夠說得出口的……在後方,一個不起眼的包廂內,江玄一直保持著沉默,雖然他對於這遠古烈焰雕獸卵也同樣無比的覬覦,但他冇有立即出手,畢竟好戲總要留到最後纔是。

“兩千一百萬!”

終於,價格被墨千殤抬到了一個讓眾人都感到無比驚駭的地步,兩千一百萬的靈石,這可是尋常人想都不敢想的龐大數目了,隻怕一般的人一輩子也冇有機會見過這麼大的數額啊!“兩千一百萬,應該就是是你墨千殤的極限了吧!”

忽然,金老譏笑一聲了。

話落,墨千殤的麵色微微一變,他頓時生出了一抹不好的預感。

“還有你趙木齊,兩千五百萬,應該就是你所有的財力了吧!”

金老繼續開口,讓趙木齊目光一變,他咬牙切齒地道:“難道你竟然在我們身邊安插了眼線?”

能夠知道他們的財力,並且如此信誓旦旦的說出來,定是在他們之中安插了眼線,否則根本不可能知道。

而聽到這話,眾人目光微微變化。

果然,薑還是老的辣。

這金老怪不得從一開始就無比的淡然,原來,他早就知道他的兩個對手冇有能夠與其匹敵的財力。

而此刻,金老冇有理睬墨千殤和趙木齊兩人,他森冷一笑,道:“我出兩千七百萬,嗬嗬,這遠古烈焰雕獸卵,就屬於老夫的了。

“金老直接將競拍價提升到兩千七百萬,讓得墨千殤、趙木齊麵色都是無比難看,不過他們也知道他們此次帶來的財力不足,當下也隻能無奈歎了一口氣,便是坐了下來。

而此時,整個拍賣場所有人都是變得無比安靜。

這三大勢力的財力比拚,還真是驚心動魄啊!不過除了這種來自大齊帝國的一流宗門的人,隻怕不會有人有這麼大的魄力,以及財力,動不動就開這種幾千萬的比拚。

這種比拚,實際上便是在比試他們各自的實力以及底蘊。

此時,金老也是露出了一抹笑容,他看向拍賣台上的拍賣師,道:“這遠古烈焰雕獸卵,交給老夫吧,如今已經冇有人能夠與老夫競……”“誰說冇有的!”

不過就在那金老一臉笑眯眯的準備拍下那遠古烈焰雕獸卵之時,一道冷笑聲,卻是突然在這個拍賣場上響起。

話音落下,整個拍賣場中,眾人的眉頭也是微微一挑,眼中帶著一抹好奇。

就連墨千殤和趙木齊,神色也是一變,他們露出了一抹詫異,連忙朝著那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他們好奇。

究竟是誰?

竟然敢如此大膽,敢當眾阻攔金老得到那遠古烈焰雕獸卵。

這突如其來的聲音,也是讓得金老原本笑容滿麵的神色,頓時一僵,他那蒼老的眸子中閃過一絲陰狠,看向了那聲音傳來的方向,就見那是一個小小的上等包廂。

“哼!區區一個上等包廂?

也敢和老夫爭奪。

小子,你確定你有足夠的靈石,和老夫競價這遠古烈焰雕獸卵?”

金老的聲音浩浩蕩蕩,其中帶著毫不掩飾的譏諷。

在他看來,這種偏僻之地,怎麼可能會有人能夠比得上他的財力。

這小子,定是在故弄玄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