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九星神龍訣 >   第564章:突破

-

“嘿嘿嘿!江玄這一次若是再遇見那金老,我想你一定能夠成功將其徹底擊殺的!畢竟,你已經突破到了半步元丹境前期了。”

小天驚喜的聲音此時也在精神之海中響起。

冇錯,這一次最讓江玄驚喜的是,在他整整吞噬了將近六百萬枚靈石之後,他的修為終於得到了突破,踏入了半步元丹境前期。

隨後的幾個時辰中,拍賣會上又出現了不少十分珍貴的寶物,其中便包括了那道水族聖火。

小天在精神之海中興奮的催促著江玄競拍。

而江玄也是很快出手參與了競拍,原本他以為自己又要花費許多靈石,但讓江玄驚訝的是,當他剛出手競價之時,周圍許多的人似乎達成了某種默契,竟然直接停止了競拍。

“看來,這些人,都想給你一個麵子,或者說,他們是給那拍賣台上那位中年拍賣師一個麵子。”

小天得到了水族聖火,眉開眼笑的說了一句,隨後便直接催動靈力煉化那抹聖火。

“也時候該離開這裡了。”

這一次拍賣會江玄已經拿到了他該得到的東西了,也就冇必要繼續留在這裡了。

而他也冇有去尋找萬子鴻和童大師二人一同離開,因為他不想將兩人牽扯進自己的恩怨之中。

而江玄的離開,也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他們的眉頭微微一挑。

“也不知道這黑衣少年,究竟能不能從金老手中逃脫。”

有人小心的議論著。

不過,這一些江玄自然不知曉。

此時,他走出了清水大殿,便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隨後的幾日,江玄與大齊帝國金陽宮長老在水族拍賣會上的爭鋒,也是很快傳遍到了整個清水島。

對於這一訊息,許多人都是感到一陣震撼,有些難以置信。

畢竟,像江玄這種來自聖武皇朝這種偏僻之地的小子,竟然敢和金陽宮這種大齊帝國的一流宗門之人作對,甚至是當眾將金老所要競拍的東西,直接拍走,這可以說是絲毫不給其半分臉麵的。

這小子,怎麼會這麼大膽?

當這一訊息傳出後,瞬間便是點爆了整個清水島上的氣氛。

與此同時,江玄之名,也是徹底響徹了整個清水島,甚至傳到了聖武皇朝周邊皇朝勢力的耳中。

不少人都是直接來到了清水島外的海域,準備見證金老與江玄兩者之間的碰撞。

他們知道這一戰,要是江玄贏了,那江玄之名,必定會威名遠播,但若是他戰死了,那即便他在過去有著多麼輝煌的戰績,最終也會被人所遺忘,消失在這曆史的長河之中。

因為,冇有人會去關心一個失敗者的過往。

第五天,在清水島外的海域,這裡巨浪翻滾,波光粼粼。

江玄一身黑衣,揹負著那柄帝劍,他看著周圍翻滾不休的海洋,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殺氣。

“小子,交出遠古烈焰雕獸卵,我可以考慮隻廢了你的四肢,饒你一條狗命。”

一道蒼老的聲音此時在那遠處響起。

唰!隨後,隻見一道熟悉的蒼老身影,出現在了江玄的前方,此人正是金老。

咻咻!周圍,一個個從清水島上出來的強者也都是相繼出現,他們看著不遠處海域上那一老一少兩道身影,目光也是微亮,臉上露出一抹激動的神色。

這一次,究竟誰會是那最終的贏家。

是那異軍突起的少年天驕江玄?

還是,那來自大齊帝國金陽宮的老一輩強者金老?

此時,那片海域上,江玄和金老二人相對而立。

在他們的眼中,都是有著一抹毫不掩飾的殺意在湧動著,因為他們都知道,這一戰,根本無法避免。

不過,此時的金老卻是有著強大的自信。

在他看來,江玄這個小地方出來的天才,怎麼可能能夠和自己這種來自大齊帝國的強者一較高下。

這簡直就是蚍蜉撼樹。

“遠古烈焰雕獸卵,這等寶物,不是你能夠擁有的,還是趕緊交出來吧。”

金老雖然年邁,不過他體型高大,再加上靈力雄渾,所以此時開口,也是帶著一份無比強大的壓迫力。

“那遠古烈焰雕獸卵,是我出高價競拍下來的,你財力比不過我,難道還想殺人奪寶不成?”

江玄冷笑一聲,言語中滿是不屑與嘲諷,這金老顯然是輸不起。

聽到這話,周圍不少人目光也是微微一變。

那看向金老的目光也是變得不屑起來,他們雖然知道金老與江玄二人之間有矛盾,但具體發生了什麼,卻不甚瞭解,如今看來原本是這金老輸不起,所以惱羞成怒了,“閉嘴,小子!”

金老察覺到了周圍一道道不屑的目光,神色頓時變得越加陰沉了下來,他冷喝出聲,身上一股冰冷的殺意,瞬間釋放而出,他森冷一笑,道:“不管如何,小子,今日,你終究難逃一死。”

唰!話落,金老也不想繼續拖延下去,他大邁步衝向了江玄,雖然如今已經十分年邁了,不過卻勢若雷霆,動作迅捷無比,幾乎一個瞬間,便是來到了江玄的麵前。

“唰!”

江玄瞬間張開了光明羽翼,宛若閃電般後退,不過最終依舊遭受到了金老的一擊,吐出了一口鮮血。

“好強大的殺伐之力,不愧是金陽宮的長老。”

江玄神色也是有著一抹驚駭流露了出來。

這樣的戰力隻怕已經無限接近元丹境了吧!不過,在江玄心頭震動之時,金老也是一陣駭然。

剛纔那看似隨意的一擊,其實是金老蓄勢已久的大殺招,金老原本準備用一招,便將江玄徹底鎮殺的。

但冇有想到,江玄竟然擁有如此可怕的速度,竟然瞬間便脫離了他的殺伐範圍。

一念至此,金老心中的殺意便變得越發濃鬱,此子既然為敵,那便留不得,否則日後必成大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