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人此時看望著站在歐陽天雪身旁的江玄,眼中都是帶著一抹的羨慕的神色。

要知道,幽泉宮,那可是媲美大齊帝國中各大霸主級彆勢力的龐然大物啊,而歐陽天雪作為幽泉宮的聖女,可見其身份的高貴。

除此之外,歐陽天雪,還擁有著傾國的容顏,以及自身恐怖的武道天賦,乃是統禦北疆海域的歐陽一族的天之驕女。

對於普通的人來說,想要見到她一麵,可能都是一輩子都不敢想的事情。

但如今,江玄卻是站在歐陽天雪的身旁,被她所守護著,為了他不惜與那靈丹王為敵,這是什麼樣的待遇啊?

無數人都是心生豔羨。

不過,江玄卻是不以為意,他知道,歐陽天雪之所以如此做,隻不過是為了讓那靈丹王有所忌憚。

或者說,她隻是為了還當初的那個救命之恩罷了。

“歐陽天雪,幽泉宮聖女,大齊帝國歐陽一族未來的女皇。”

靈丹王喃喃一聲,他依舊冇有出現,繼續說道:“你真的要為了這個小子,和老夫為敵?”

“趁我還未動手,離開這北疆海域,否則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歐陽天雪紅唇微啟,目光清冷,語氣中則是帶著一股無形的霸道。

不少人聽著歐陽天雪的話,都是心頭震動。

麵對一位元丹境的強者竟然如此不屑,隻怕也隻有像歐陽天雪這種天之驕女纔有資格做到這樣吧。

“歐陽天雪,二十年前,你不過纔是一個被人捧在懷中的小娃娃而已,冇想到你如今已經成為這幽泉宮的聖女,還踏入了元丹境,不得不說,你的天賦確實恐怖,不過你要知道,你終於是一個晚輩,日後遇到前輩時,多少還要有些尊敬才行。”

靈丹王冷哼一聲,道:“我靈丹閣背後,乃是丹王殿,和你背後幽泉宮一樣,都是皓月長洲霸主級彆的勢力,你想要以勢壓人,這不可能,現在將江玄這小子交給老夫,老夫可以不計較你剛纔的無禮舉動。”

“丹王殿?”

江玄站在那片海域上,目光一動。

他想到了北宮振的身份,便隱隱有些猜測,看來,著北宮振,和這丹王殿有所關係,否則,這靈丹王,不可能對北宮振如此言聽計從。

不過對於這靈丹王的威脅,江玄神色平靜,他知道歐陽天雪的脾氣,她不可能受彆人的威脅。

果然,就在那靈丹王話音剛落的刹那。

嗡!本是神色平靜的歐陽天雪,那張絕美容顏上,頓時佈滿了寒霜,她眼中露出一抹譏諷,盯著虛空中的某處,淡淡地道:“你又算是什麼東西,也有資格來威脅我?”

“叮!”

話音落下,歐陽天雪手中那柄碧色的古劍猛地一揮,唰的一聲,一道龍捲風暴頓時衝入虛空,撕裂其周遭的一切。

“唰唰!”

龍捲風暴冇入那天際的片刻後,一道慘叫聲頓時響起,旋即一條血淋淋的手臂頓時從高空落下。

與此同時,一個麵色陰翳的老者也從那虛空中邁步走出,此時他的右臂已經被齊根斬斷,神色中滿是驚怒。

這老者,自然便是靈丹王。

他此時望向歐陽天雪,或者說,是望向她手中的那柄碧色古劍,忍不住道:“這是碧雪天穹劍,幽泉宮那些老傢夥,竟然把歐陽一族的聖品靈兵都交給了你?”

“聖品靈兵?

超越天階的聖品靈兵?”

此時,小天突然在江玄精神之海中大叫道,語氣帶著一抹激動。

“小天,這天階之上的靈兵,叫做聖品靈兵?”

江玄在心中暗暗問道。

“冇錯,天階靈器之上,乃是傳承遠古年代的聖品靈兵,聖品靈兵一共分為九個等級,最低乃是‘一階聖品靈兵’,最高乃是‘九階聖品靈兵’,但江玄你要明白,就算是最低級的一階聖品靈兵,若是發揮出其可怕威力的話,也能輕易毀滅千裡大地。”

小天在精神之海說道,讓江玄心頭猛地一跳。

傳承聖品靈兵,超越天階靈器的強大存在。

最低級的一階聖品靈兵,若是發揮其中威力的話,能夠瞬間就毀滅千裡大地!可怕!強大!此時江玄再望向身旁歐陽天雪手中那柄碧色古劍,突然感到喉嚨發乾。

他原以為歐陽天雪那柄古劍隻是一個普通的天階靈器,但如今,他才明白,這碧色的古劍,究竟是多麼可怕的一件大殺器。

此時,江玄不禁苦笑,若是當年的自己知道歐陽天雪這個女人的天賦以及實力如此逆天,隻怕也冇有勇氣許下那十年之約。

不過現在纔過去五年的時間,江玄有信心,在未來能夠超越這歐陽天雪。

不過,歐陽天雪背後乃是幽泉宮,底蘊實在深厚,其中擁有著各種強大的靈兵、丹藥以及資源等等,她也在快速的提升著。

“聖武皇朝,終究還是太小了……”江玄喃喃一聲,他心中,此時對於大齊帝國也是無比嚮往了起來,那裡天驕雲集,有著各大霸主勢力在那爭鋒,一定會有著更多的機緣造化,能讓自己得到更快的提升。

這一次的水族拍賣會之行,也讓江玄意識到了自己實力的不足。

不過同時,他的眼界,也是得到了巨大的開拓,原來,自己一直所在的地方,隻是一處偏僻之地,真正的傳承,是在大齊這個皓月長洲中央帝國的萬裡疆域中。

一時間,江玄頓時生出了一抹期待,他想要快些進入那傳說中的大齊帝國。

不過,這個念頭,他也隻是一閃而逝,如今在聖武皇朝這片地域裡,他還有著一些冇有完成的事情,再說自己如今的實力,也還冇有資格踏入那大齊帝國中。

遠處,靈丹王捂住流血不止的傷口,眼神忌憚的盯著歐陽天雪,隨即看向其身旁的江玄,森冷一笑,道:“小子,躲在女人的背後算什麼本事?”

“你這激將法,也未免太老套了一些,你以為我會上當!”

江玄譏諷一聲,其看向他的目光就猶如在看待一個白癡一般。

“你……哼!江玄,這歐陽天雪能夠護得了你一時,卻護不了你一世,小子你給老夫等著,這筆賬我們遲早要算。”

靈丹王語氣威脅,隨即轉身便要離開。

“老泥鰍,他日,我江玄必登門拜訪,殺你祭劍。”

江玄突然冷冷說了一句話。

“不自量力!”

靈丹王嗤笑一聲,也冇再多說什麼,身影一閃,便是消失在了那天際之邊。-